紐西蘭銀蕨當國旗,台灣呢?

李根政@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共同召集人/不分區候選人
紐西蘭票選銀蕨做為國旗的圖案,讓喜受大自然的我覺得親切又開心,十分欽佩紐西蘭人民和藝術家的心靈選擇。
今年四月份去紐西蘭參加亞太綠黨大會期間,曾經拜訪過紐西蘭首都威靈頓市長Celia Wade-Brown,當時他就贈送我一枚銀蕨胸章,事實上,紐西蘭的銀蕨早已是許多文創商品的題材,五花八門什麼都有。在紐西蘭國會,我買了一條項鍊送給我親愛的老婆,正是銀蕨捲曲的新葉圖樣,這是我第一次送老婆項鍊禮物,據了解她很喜歡。

(圖片提供:傅志男)

台灣擁有四千多種維管束植物,我一直夢想著能夠每天帶上畫筆,盡情的描繪如大海般深不可測、了解不完的奇妙世界。更希望有一天,我們的藝術、文學、科學等,可以從這豐厚的大自然中得到養份,源源不絕的產生,讓人民的心靈和土地緊密的連結,而不是像是住在島嶼上的異鄉人。
如果要我選一個做為國家象徵的自然物,可以是:最高峰玉山,最高大的樹--台灣杉,或者紅檜、扁柏,亦或是從海邊到三千多公尺高山都看得到的台灣百合,迷人可受的蕨類,還有其他數不完的奇妙生命。因為,選項太多,得在內心交戰不已,難以抉擇。
紐西蘭的蕨類植物有162種,歐洲大陸只有 152 種,北美地區也只有 406 種,難怪紐西蘭人要覺得驕傲。(這些數據是引用自塔山自然實驗室,http://tnl.twbbs.org/article/conserv/tf/tf1.htm 整理自1960-80年代的資料。)
但是,台灣有多少種呢?2013的紀錄是747種,足足比以上三個地區還多,單位面積的蕨類種數密度更是高居世界之冠,而世界記錄的蕨類有65科,台灣就有38科。(這樣比較不一定精確,這幾年也許這些地區有新發現的物種,但可以看出台灣的豐富程度)。
就是這麼多元豐富!難怪東、西方的博物學家來到台灣都驚嘆不已!
然而,我們從小是離鄉離土的教育,從中國來的國民黨政府好像跟自然有仇,半世紀以來,伐木鏟除原生生態系,種樹種花種草都是要種外來種,幾乎是從官方到產業界一致的政策。
雖然,近年來保育的觀念已有提昇,政策也有相當改變,但沈疴已久,保護天然森、原生植物的政策和仍有待加強,台灣原生植物離人們的生活仍然遙遠,例如:我和老婆是植物--厥類的愛好者,但很可惜,在厥類王國的台灣,園藝界卻很少培育和繁殖,進不了人民的家裡和庭院。
陳玉峰老師曾經寫過一段名言:「如果,我們可以從哲學、文學、科學、藝術得到先哲的肯定與慰藉,我們更可以從自然界得到終極的溫暖與和諧,就像我們的老祖先之所以歌、所以頌、所以興,絕不會從蒼白的大地所產生。」
效法紐西蘭,重塑我們的國家象徵—國旗確實令人心動,但是,從文化、產業、國土和森林政策,保護大自然,讓人們的心靈更緊密的連結土地,是馬上就可以動手做的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守護森林】台灣山林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