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根政辭任綠黨召集人聲明

116日傍晚開始,我和麗芬、育憬及輔選幹部、志工、支持者,還有中強律師,一起等待開票結果。位於北平東路這棟老舊大樓的綠黨中央黨部旁,就是蔡英文的勝選之夜,從六樓的陽台,可以看到民進黨全面執政的時刻來臨。在這樣的巨大的背景音中,我們看著電視上綠社盟的選情,一開始政黨票是1.4%,我在大廳和陽台之間踱步,之後每隔幾分鐘就往上跳一次,大家開玩笑說,你去多走幾次,我們的數字就會快速上升,那一刻之間,伙伴們一直懷抱著希望,直到2%以後,得票率的上升就緩慢,然後就停滯下來。

祕書處伙伴們拉著我開始確認記者會新聞稿,對於得票結果的失望,並未立即反應在伙伴們的情緒,因為,接著就得趕往了九點記者會的會場。

在投票前一天,我在高雄的大風大雨中,站上宣傳車掃街拜票,和稀少的群眾喊話揮手,那天的雨打在臉上會痛,那天的雨夜,志工們在高雄火車站、左營高鐵站奮力宣講發傳單,直到法定不能再宣傳的十點鐘,一刻都不願放棄努力。

綠社盟的所有團隊和志工伙伴們,投入許許多多的時間體力和熱情,幾次的寒雨,更讓許多伙伴感冒生病,對於這樣不如預期的選舉結果,伙伴們痛哭落淚。做為一個從2013年就籌劃、推動著2016希望能看到綠黨衝破5%的召集人,我和所有伙伴們一樣傷心難過,但是當得票率停下來的那一刻,我腦中轉動的是如何面對未來,以及如何鼓舞伙伴們及支持者繼續前行。

也許是社運從不缺乏的挫折,又或許國家的處境、政治理想的道路更加難行,壓抑了本該宣洩的眼淚。

關於我個人。記得剛開始參選的時候,美編志工俊彥看到我就搖搖頭說,這樣不行,沒有星味。選舉結果證明,南方的土味,謹慎低調成性的作風,進不了大眾媒體和鄉民的世界,對選舉更是不利。對「明星」欠缺信任是運動社群的文化,「政治代理人」、「草根民主」一直是綠黨的招牌價值,黨的組織文化,並不鼓勵創造政治明星,但是,矛盾的是要獲得媒體光環,還是需要政治明星,明星需要凸顯個人,不斷自我放大,被媒體放大。

「敗選」完隔天一早回高雄,老婆給我一個深深的擁抱,但還伴隨著對我的生氣。氣我這麼低調,不喜歡張揚自己,不喜歡經營FB與人在網路上互動的人,根本不適合搞政治,搞選舉。

家離高雄,往往政論節目打電話來時候,我正在高雄或他地工作,根本來不及參加,沒有媒體曝光的能力,做為黨的共同召集人與不分區,無法帶領突破重圍,空有社運核心社群的好形象,但在選舉戰力明顯不足。

我長期從事全台的環境運動,以高雄為基地耕耘了二十年,這次在高雄設立了競選總部,南高雄也因為麗芬—工會的關係,成立了勞工總部,二個競選中心加上親友、社群、志工們熱情的動員,最後只得到37,604票,得票率也相近全國平均的2.5%,這代表我自己在高雄從事社會運動,所能轉換的選票其實很少。選戰之中,我跑過了大部分縣市,串連各地進步社群,但一般的公眾對我們的認識度還是很低,這樣的情形,不僅對選舉不利,也對社運不利,很需要深刻檢討。

做為黨的召集人兼選舉總召,要為這次的選舉結果負很大的責任。很明顯的,我的侷限也可能變成了黨的侷限,放在當前的台灣選舉制度和文化中真的有很大的落差。接下來綠黨和綠社盟發展,我會慎重面對自己的侷限,在辭去召集人之後,評估在未來的政治工作上扮演更適切的角色。往後的時間,我將儘快拜訪選舉之中連結的社群和支持者,除了謝票之外,也進一步思考國家社會出路。

接下來,我仍然會和黨內外同志一起誠實檢討「敗選」原因,展望未來。對於未來綠黨與綠社盟的挑戰,我認為在於以下幾點:

一、「錢」和「人才」是政黨發展的關鍵,更是連動的問題,在沒有政黨補助款下,如何籌措資源留下人才,累積經驗,開創新政治路線。

二、從事社運二十年,我們不只在2008-2016之間與國民黨馬英九政權抗爭,也在20002008年期間,和民進黨近身肉搏了八年,民進黨財團化的問題非常嚴重,我們不會樂觀地以為蔡英文執政就可解決問題。綠黨,做為一個沒有席次的反對黨,在民進黨執政之後,可以做什麼有力的角色?有多少資源可以拼搏?如何不被邊緣化?

三、三十萬多選民的支持,選舉中連結累積的社會網絡,如何在選後持續經營,深化為一股更明確的支持力。

四、有關和社民黨的整合問題,選後應針對選舉的合作情形進行檢討,再經雙方的民主程序下就黨名、黨章和黨綱,發展策略等,進行充分討論,與支持者和社群進行對話。

五、綠社盟的外擴的能力有限,這次的選舉更驗證了只有進步社群(同溫層)的選票遠遠不足,做為「無力者」如何在扎根議題和社群的同時,爭取更多選人民認同和支持,強化轉化為選票的實力,會是一大挑戰。

小黨的選舉除了自己的努力,更受到大環境的變動,大黨操控選舉的影響。我的岳母說,本來拉到的票,最後被陳菊的眼淚收回去了;高雄輔選幹部的親友票,也有人被子瑜事件收回去民進黨了…。

但是,深深感謝三十多萬認同我們的選民,經過了這些大浪、海嘯,還願意投票支持我們,讓我們在這條新政治的實踐之路不孤單。

運動者沒有悲觀的權利,因為我們正是看到世界的不美好,還持續有夢想,想要打造美好世界,促成改變的一群人。

感謝綠社盟所有參政的伙伴,以及輔選幹部和志工,還有各界相挺的朋友們,讓我們不忘初衷,調整腳步再出發!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守護森林】台灣山林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