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6的文章

種樹綠化不應是政商口袋的永續工程

圖片
#宜蘭羅東運動公園的九個翡翠山丘,營造了一個以台灣原生植物為主的森林,
裡面有喬木、灌木、草本植物,物種豐富又禁得起颱風考驗。














八十多歲的母親,在金門那頭的電話說:一輩子沒經歷過這麼大的颱風,狂風暴雨的那夜,屋瓦被掀、玻璃破碎吹了滿屋,內心的恐懼可比八二三炮彈。莫蘭蒂颱風除了帶來農損、建物損害之外,樹木的折損的數量更是龐大。近年來的颱風豪雨,揭示全球氣候極端化已是趨勢,因此風災後的植樹復建,不該只是把原來的樹種回去,而應該徹底檢討綠化政策,強化因應氣候變化的韌性。
台灣有四千多種維管束植物,都是經過大自然千錘百鍊下,得以適應存活的物種,無論從多樣性或特有種類角度來看,台灣都可以說是植物大國。生長在海邊的抗鹽耐風,生長在陡坡上的耐旱抓地力強,不同海拔、不同地區各有適應得很好的物種,有的耐陰,有的嗜好陽光。如果要種樹,就得考慮台灣不同地區的氣候環境,選擇適合在地的樹種,「適地適種」應該是綠化政策的基本款。
然而,半世紀以來,綠化工程幾乎完全忽視台灣的生態特性。山坡地上我們把原生林砍除,種上外來種,或者非在地的本土種;公園和行道路充斥著外來種,根據筆者曾進行過的高雄市校園和行道樹的調查,大約七成以上都是種植外來種。種樹其實很政治,外來的國民黨政權連種樹都喜歡外來的,但號稱本土政權的民進黨,綠化政策與前朝大都是無縫接軌。
當然,樹種選對了,不表示一定長得好。一棵樹要在台灣的公共空間上好好活著,並不容易,除了颱風豪雨的考驗,更多的是人謀不臧。
種樹時,樹根包裏著不織布袋入土,植穴太小根系無法開展,或者被水泥完全封死,不當修剪導致病變、重心失衡,這些都是愛樹人士講了幾十年的陳年問題,另外,行道樹也不是人人喜愛,有些住戶店家怕小偷從樹上爬進屋子、怕蟲害、怕根系破壞建築、嫌掃落葉麻煩、風水不好、擋招牌、不會開花....,這些問題並非完全無解,只是政府沒有看重這件事。
如果我們期望台灣的公共空間可以看到「百年大樹」,就要先確立不同類型公園,公共空間,行道樹等的屬性定位,考量氣候、樹種、地形、空間土壤條件、日常管理等面向,發展出各種符合台灣生態的作業準則。例如行道樹,就很需要考慮社會文化因素,建立合宜的公共討論機制,和店家住戶建立起商議程序,讓行道樹變成人們心中「我們的樹」,避免樹木們一再受虐。
台灣的公園有什麼綠化典範嗎?宜蘭羅東運動公園這幾年間因颱風侵襲下,有很多樹木被連根拔起,今年筆者再度重遊…

陳菊市長 黑琵棲地蓋馬路是執政污點

圖片
這幾天高雄市政府鐵了心,決定在國際級的茄萣濕地上開路,不知道陳菊市長有沒有想過卸任後的歷史評價。
2008年,高雄縣楊秋興縣長主政期間,茄萣濕地開了1-1、1-6道路,把原本170公頃的鹽田濕地,硬生生的剖成了南北2塊,總工程費約台幣6億1000萬元。
茄萣濕地開路三輸
1-1號道路全長約1840公尺,寬度65公尺,可能是台17線中最寬的路段;1-6號道路全長約594公尺,寬度40公尺,2條路加起來,濕地損失面積超過14公頃。儘管當時環保團體不斷反對,但路還是在楊縣長強力推動下開了。 
完工之後至今,地方人士說:這條路變成了「三輸道路」──濕地生態破壞,車子從這條外環道呼嘯而過,社區經濟重創,道路比地面高3公尺,地價也炒不起來,地主也輸了……。這是楊縣長任內留下的污點,我們不會忘記這段歷史。
2011年縣市合併之初,民間團體迅速拜會遊說高雄市政府,1-1道路以北80公頃的濕地成功的透過都市計劃變更為公園,記得當時陳菊市府口口聲聲都是濕地保育。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2012年陳菊市府竟然開始規劃1-4道路,這條路寬30公尺、長900公尺,要花納稅人1.5億元公帑,再度切割寶貴的濕地,2014年由高雄市主導的環評會,無視環保團體的反對,通過了環評,之後,居民委由詹順貴律師提起行政訴訟,今年初這個爭議環評被法院撤銷。 
本來,這是高市府很好的下台階,但萬萬沒想到,高市府竟重啟環評,8月31日由陳金德副市長擔任主席,6位市府機關委員參與投票,在球員兼裁判、未釐清爭議下,以10票:5票強行通過本案。 
陳菊市長任內在人工濕地的開闢和營造,劃設茄萣濕地公園的努力,確實應予肯定。然而,一旦國際級保育物種黑面琵鷺棲息的自然濕地,被1-4道路縱切而過,之前的政績也彌補不了這項保育污點。 
請陳菊市長想想,在茄萣濕地這件事,是否想要得到和楊秋興縣長,同樣的歷史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