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9的文章

苗栗山林的呼喚

圖片
無用之用--山黃麻林:多山的苗栗,因為頻繁的伐木、造林,很少可以看到美麗的天然林,130號線道大湖、三義鄉鎮界限往西約1公里處,線道兩側次生林(估計自然復育15年)林相完整優美。楊國禎副教授說明,由於瓦斯取代薪柴,讓這裡得以自然演替為次生林,這片森林裡主要的植物是山黃麻、白袍子、江某、香楠、台灣山桂花、九節木、月桃、金狗毛蕨等,還可以聽到竹雞、小彎嘴畫眉、五色鳥、樹鵲的叫聲。這片次生林維持了生物多樣性,多層次的植被也保護了水土。但是,許多林業人員從木材利用的角度來看,聲稱:這樣的森林一點價值也沒有。(2009.5.18攝)
因為調查伐木養菇和造林的議題,我們把目光投向了苗栗這個多山的地區。

苗栗有全台灣數量最多的碎木工廠,伐木商皆伐山坡地上的森林,再由碎木工廠將木頭粉碎為木屑,源源不絕的送到製包廠做成太空包,供應養菇業者,我們估計苗栗每年的伐木面積可能高達數百公頃;同時,這裡是2008~2009年全台灣申請造林面積第二名的縣市(45公頃),絕大多是地主先將森林賣給伐木商,全面皆伐後再向政府申請獎勵造林。

2009年,我們前後跑了四趟苗栗,看了許多伐木造林地,即便行車過程也隨處可見新鮮的伐木區和伐木後形成的草生地。2009年5月,邀請植物生態學者楊國禎副教授前往苗栗通宵、苑裡、銅鑼、泰安一帶勘查,車行約200公里,勘查了數個伐木造林跡地。楊教授有一個概要的觀察:「沿途沒有一片超過30年的森林。」除了農耕地外,絕大部分地區的植被是相思林、造林地、桂竹林與伐木後形成的芒草地,還有極少數的其他雜生次生林等,這是個頻繁翻土、擾動的不安土地。

以下分享通霄鎮二個造林案例,從中探討現今山林問題。

福龍里北勢窩段。該地主為「OO祭祀公業」,面積約7.5公頃的土地,屬國土保安區中的農牧用地,山體呈現一個ㄇ字形,坡度約在20-40度不等,原本是一片相思樹林,2008年伐木後形成草生地,部分為小花蔓澤蘭覆蓋。伐木後地主向縣府林務科申請獎勵造林,林務科現勘後認定此造林前地況為「草生地,部分桂竹及小花蔓澤蘭」,於是核淮其造林,提供的苗木是茄冬及櫸木,業主為了怕雜草叢生影響苗木生長,把殘存樹頭弄死(現場有些焚燒樹頭痕跡),甚至雇工噴灑殺草劑「巴拉刈」。此舉其實非常費工、花錢,顯見業者非常努力的想要照顧好苗木(照片一、二)。

經過這一番努力,廣大的林地上絕大部分是裸露地、焦黑的枯草,還有局部的崩塌,現場可…

【有毒廢棄物】毒物島十年省思──在死了一萬隻鴨後(2009)

圖片
近日,台南社大黃煥彰教授、晁瑞光先生所揭露的爐碴養鴨、農田污染事件,正持續延燒中,引發媒體關注的是食品安全的危機。

但黃教授等人一再聲明的是:「政府創造了一個資源再利用法,美其名是零廢棄,但卻是將有毒廢棄物包裝成資源物再利用,致有害物質慢慢都跑進環境中──必須要檢討資源再利用法和廢棄物清理法,進行爐碴的管制。」

簡單說,黃教授關注的不只是大竂養鴨的單一個案,而是政府正在做一件不負責任、遺害子孫的事──由於每年煉鋼業所產生的爐渣太多,根本沒辦法要求業者處理,於是就是把這些原本有毒的廢棄物,立一個法說是沒毒的,可以用來填馬路、當建材,聲稱這樣是資源再利用。

台灣事業廢棄物的問題牽連甚廣,筆者嘗試整理相關脈絡,提供各界酌參:

奧辛鴨只是冰山一角,要檢討電弧爐產業

我們先談這次的主角:爐碴和集塵灰。

煉鋼業依其使用之原料與生產設備,可分為鐵礦砂為原料之高爐(中鋼、中龍鋼等一貫作業煉鋼廠),和以廢料煉鋼的電爐煉鋼廠兩類型。煉鋼過程主要產生兩類廢棄物,一是毒性較弱的爐渣,被歸類為一般事業廢棄物;另一是含戴奧辛劇毒的集塵灰(燃燒後產生的粒子和灰塵),被定義為有害事業廢棄物。

一般而言,高爐衍生的水淬爐石問題較小,但電爐業者的原料來自成份複雜的廢鐵、廢五金、甚至含放射性的廢料,其產生的爐渣未必毒性低,嚴格說來還是應該被納入有害事業廢棄物,然而,環保署卻允許業者以各種再利用名義做為道路級配、建材等,埋下恐怖的毒害危機。

電弧爐業者每年產生的爐碴高達100萬噸左右,環保署說:台灣早在1960年代就有鋼鐵廠熔爐產生的廢爐渣,但直到2008年才要求廠商上網申報爐渣,並以衛星定位儀管控最終流向,2009年4月開始,才管制爐碴傾倒農地。此意味著過去幾十年下來,被污染的水土不知道有多少?

而集塵灰則是法定的有害事業廢棄物,單單在南部,就有149家會產出集塵灰的業者,每年所產生的集塵灰至少16萬噸之多[1]。這些集塵灰是如何被處理?

還記得線西毒鴨蛋事件的元凶──台灣鋼聯公司嗎?

台灣鋼聯就是台灣十二家電弧爐工廠集資成立的集塵灰處理廠[2],其許可年處理量為59,000噸。由於戴奧辛毒鴨蛋事件,台灣鋼聯被勒令停工至今,環保署表示:截至98年9月底國內鋼鐵工業之集塵灰累積暫存量約達49萬公噸,這是另一個未爆彈。

經過台灣鋼聯處理的集塵灰還是產生了毒害,那沒處理的跑去那裡了?非法棄置?還是混入爐渣中…

【柴山】十七年的自然公園之夢

圖片
李根政(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柴山保護政策有了重大轉向。由於陳菊市長希望將柴山(壽山)劃為國家級自然公園,以防止土地標售及礦業開採,吳敦義院長已指示將柴山劃為國家自然公園。目前,營建署正著手進行國家公園修法,賦予「國家自然公園」法律位階,同時評估其範圍。

對於歷任市長來說,柴山是無法迴避的問題,除了民間團體鍥而不捨的監督,更因為柴山是高雄人維繫身心靈健康的聖地,從清晨到晚上,無分平日、假日,登山人口 每天數以萬計。以全台格局來看,柴山只是座小山,但面積約1,200多公頃已然超過全高雄市公園綠地的總和,其豐富的自然、人文生態價值更是無可取代。

1992 年,一群熱愛柴山的市民開始推動柴山自然公園,17年來,從吳敦義市長乃至謝長廷(代理市長陳其邁、葉菊蘭)、陳菊等歷任市長,對於柴山的法令建置及保護 工作雖略有作為,但自然公園之範圍、管理機制始終仍處於規劃階段。17年來,除了濫墾違建、桃源里土地爭議、寺廟擴建、中山大學、台泥開發案等陳年舊帳, 更衍生遊憩壓力日增、外來種入侵、人猴大戰、野狗等課題。「民間抨擊政府,政府發動淨山」已成固定反應的模式,市府始終喊著缺人、錢與權,相隔十幾年的前 後任市長,想必都體會到了這種困境,以致對於納入國家公園體系立即有共鳴。

的確,納入國家公園體系後,由內政部來協調國有財產局、國防部、林務局等中央機關,可終結多頭馬車的現象;引入中央之資源、權力(警察權),可迅速建立實質管理的專責機構。因此,就民間立場,當然給與支持。

然而,從1989年軍方開放部分區域供民眾登山遊憩後,20年來的柴山亦累積可觀的市民文化,諸如自動自發的保護獼猴、撿垃圾、背水奉茶;監督政府、自辦教育、解說、清除外來種等,此一原汁原味的市民自治文化,實應納入自然公園的規劃。

同時,考量2010縣市合併後大高雄的永續發展,建議可考慮擴大自然公園之範圍,納入旗后山、永安、茄萣溼地,以及同屬高位珊瑚礁之大、小岡山等,名稱則可 由大高雄人民票選產生,「大高雄國家自然公園」可以是選項。另外,由於自然公園範圍已採取「跳島」式之規劃,建請中央政府支持地方進行綠廊之建設,將每個 生態孤島串接為大高雄綠色網絡。

前後任高雄市長,不分藍綠、超越黨派的關注一座山的保護工作,是台灣難得的社會共 識,期望這十七年的自然公園之夢,真的可以實現。更期望在國家資源、權力全面介入經營管理時,能夠考量到落實在地…

【守護森林】論災後原住民之遷村與山林保育

圖片
△是誰在縱容伐木?誰在主導錯誤的山林政策?

文☉李根政

在一個討論小林村遷村的場合中,一位長期關切平埔族文化工作的村民--潘先生,在回應小林為何滅村問題時,開場便直指民國62年至72年獻肚山原始森林被全面砍代,更惡質的是連樹頭都挖起來,才造成今日的水土不保;無獨有偶,筆者在一場原住民部落組織對災後重建的記者會中,屏東達瓦達部落、霧台佳暮村的朋友,同樣痛陳民國5、60年及持續不斷的森林砍伐是重創部落的元凶。

這些指控正呼應著我們長期關注的山林政策。

在災後的近一個月間,原住民部落遷村,讓山林休養生息,似乎形成了社會主流的輿論,慈善組織也在安置區要受災的原住民簽下意願書,承諾在取得永久屋的同時,不得再回原居地,爾後修正為「不得從事破壞水土之行為」等。但是,舉國上下似乎忽略了,破壞山林最大的元凶是政府,而且許多錯誤仍在持續之中,筆者試舉近年三例說明。

其一、1996年,賀伯災後,政府推出全民造林,以每公頃20年53萬獎勵金鼓勵人民種樹,結果演變成砍大樹種小樹,經筆者等揭發後,才在2004年由游錫堃前院長下令停止,估計這段期間已毀林超過三萬公頃。然而,馬總統上台之後,今年起,此一獎勵造林之政策又持續推動,而且加碼至每公頃60萬元。

其二、經地球公民協會之調查,台灣每年因應養菇業所需之木屑,每年伐木面積約在2,300公頃,而農委會之統計則在3,000公頃左右,然而至今中央政府不理不采,僅屏東縣政府自覓財源,推出限制伐木補償之政策,試圖減少森林破壞,然而,此一伐木行為正移轉至台東縣,而苗栗縣是最大伐木區。

其三、高雄縣楊秋興縣長在災後加速推動寶來溫泉合法化,卻叫原住民要遷村,何來公平正義?

誠然,今日原住民保留地之利用方式,產業道路之開闢,超限利用、破壞水土者所在多有。然而,在把所有山區災難指向原住民土地利用不當時,政府更應清查公布:今日高山蔬果有多少比例是原住民栽種?多少比例是尾隨著伐木、公路開闢而上山之漢人墾戶?歷來超限利用取締成果?國有林地被佔用收回情形等…?尤其,更該檢討徹查的是,政府主導的山林政策、道路工程、水庫、攔河堰、攔砂壩、水力電廠、越域引水等工程,造成了多少山林水土的破壞?

「原住民遷村,讓山林休養生息」,猶如鋸箭療傷法,一則簡化了山林保育的問題,讓我們失去關照整體山林問題的視野;二則容易讓政府推卸山林政策改革責任。

再者,原住民部落遷村不只是換個地方蓋房…

【守護森林】悼八八風災樹木亡靈

圖片
文☉李根政

百萬年來,我族在這個島嶼生存、繁衍、蛻變、再生,

我們根系緊緊交纏,身軀與枝葉或相依相偎、或巧妙互補,既競爭又合作。

我們奮力向地紮根,向天仰首、分分秒秒、時時刻刻,吸收、轉化、釋放生命的能量,並與廣大無邊的生靈共享、共存。

然而,百年來我們的祖先、族人遭刀斧幾近滅族,倖存者僅在少數陡峭的山頂、溪谷;子孫在墾地的邊緣、廢耕的土地上苟延殘喘。

但那種駭人的生物並不歇手,刀斧、怪手挺進了我們殘存的地土。

那日,天神忽然震怒,連著三天三夜狂風暴雨,我們緊緊交纏的根系四散,在倒下之際亦離開了我土,我們在無堅不摧的土石泥流中滾動著,被卸除了枝葉、手足、剝去皮膚,無所選擇地離開家園,魂魄消散。

三天三夜後,風雨停歇,我們千千萬萬的枯骨橫陳,躺在人類的街道或者住家、河床、新生的河道、田野,甚至遙遠的大海。

我們昔日身形已不可辨,妳的手臂靠在我的身軀上,我的身軀又交疊著不曾謀面的族人們,凌亂的在無聲的烈日、黃昏、星空下,任命運擺布。

人類叫我們是「漂流木」。我們沒有個別的身份證,他們描述我們傷亡數量的用語是:農田漂流木46.7萬噸、水庫漂流木1.14萬噸、河川…萬噸。看來,在他們眼中,我們並非什麼生命。

我們自問,活著的時候並沒有對不起天地,但天地為什麼將滿腔的憤怒加諸我身?加諸我千千萬萬的族人?

雖然我有此不平,但或許天地自有安排,我們必得犧牲,才能換得後代子孫公平的對待?

*八八災後,台灣南部的海邊、河川、水庫、田野,甚至街道都出現了大量的漂流木,數量可說是史無前例。當林務單位忙著在標示貴重木,宣示國有財;盗木集團大刺刺的運走貴重木,準備發一筆災難財;部分災民也在申請漂流木再利用時。社會卻未要求林務單位徹查漂流木的來源?原因?與盗伐有無關係?
如此大量的漂流木正是山林國土全面潰決的指標,政府實應深入追查了解。
另一方面,八八水災不只造成數百條人命之傷亡,同時也有千千萬的樹木植物、野生動物之傷亡,筆者建議國人、社團、宗教界或可不拘形式的為所有生靈祈福、迴向,讓所有傷亡的生靈得安息。

【環境與民主】真正的人道是斧底抽薪解決問題 ──八八水災後復建及國土規畫建言

圖片
文/圖☉李根政(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莫拉克颱風來襲,三天二夜的暴雨狂風,導致災情慘重的八八水災,國人將之比擬為50年(1959)前之八七水災。然而,勿忘二、三十年來日益加劇的洪水災難,1989年東台灣的銅門災變、1990年紅葉災變,開啟台灣山區災變惡化之警訊。1996年賀伯災變後,大災變的頻率更快速增加,2000年象神、2001年8月桃芝、9月納莉颱風、2004年敏督利、2005年海棠、2008年辛樂克,每一次都造成山區土石流、沿海淹水。

為什麼發生大災難?全球氣候變遷導致史無前例的超大豪雨當然是因,但若不是百年來伐盡台灣原始森林,開闢山區道路,鼓勵或放任農業、寺廟、觀光業向山、向河搶地,何以山地如此脆弱;若非向大海爭地,超抽地下水、在河川築壩取水、攔砂,發展高耗水的養殖漁業、工業,何以海岸消失、地層下陷?

早在1959年,地理學家陳正祥研究國府從1949年來台10年之間,耕地所增加的24萬公頃,絕大部分為山坡、河灘、塗灘、沼澤以及劣地等,當時,其評論此等荒地之起用,正可說明台灣土地利用已達極限。放眼今日土石流重災區,觸目皆是檳榔、茶園、果樹、竹林,以及各種短期作物,連山之巔、河之濱都不放過,只有在少數極難開墾之陡峭山壁,存有苟延殘喘的次生林,不要說什麼原始森林,連一棵超過30年的樹木都難尋。這些地區的土地利用方式,就是把住家、耕作區的森林伐盡,連留給自己一個活命機會的生態緩衝區都沒有。

我們歌頌著「披荊斬棘、以啟山林」的價值觀,視水、土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之資源,向天搶地,先違法再求合法化,占用公地習以為常;人們購買高山蔬果、茶葉,助長山區開發,欠缺符合環境保育與社會正義的消費倫理;工程顧問公司、建築師、學界,昧著良心協助政府、民間規劃興建破壞環境的工程與建築;政府部門之間政策大矛盾,大開發是主流,保育只當成裝飾品。政府宣稱的旗艦農產品如烏龍茶、台灣鯛等,都必須付出慘痛的環境代價,然後再由水利署、水保局、林務局以攔砂壩、堤岸、護坡等「永續工程」,創造源源不斷的地方利益,不僅浪費公帑,更使災難加劇。
大地不安、天地之怒,每年幾十、上百條人命的犧牲,都是提醒我們必須調整土地、資源利用的方式,從法令、政策、生活、教育等層面進行全面的改變,否則我們只能週期性的災難中傷心流淚、付出廉價的同情。

國民黨政府固然在救災時荒腔走板,但我們不要忘了,民進黨在國土政策上可圈可點…

【我與社運】論抗爭的愛與慈悲

圖片
文☉李根政

2005-2007年間,我與詹順貴、文魯彬等環保人士擔任了環保署第六屆環評委員,在號稱具有否決權的環評會中,與徐光蓉、周晉澄、郭鴻裕等學者委員,共同對抗了來自民進黨執政者對環評會的掌控。

但是,今年我拒絕了各界推薦參與第八屆環評委員之甄選,原因是,即使被推薦了也鐵定不會當選,更重要的原因是從擔任環評委員的過程中,看到環評制度的致命缺陷,確認了體制外抗爭之必要。

環評委員共有21席,其中7席是研考會、農委會、國科會等政府部會的官方代表,14位是遴選委員選出的學者專家,依據環評委員遴選辦法,遴選委員由環保署副署長擔任召集人,成員包括5位環保署推薦的專家學者,5位機關代表組成(內政部、交通部、經濟部、農委會、環保署綜計處長),依此組成,色彩鮮明之環保人士如何進入?第六屆委員的產生是民進黨執政者在黨外時期與環保人士併肩作戰的淵源,加上對環評制度還不熟悉的特殊政治情境下意外促成,不僅空前,也應是絕後。

依現行環評委員會的組成,只要政府下指令給7位官派委員,加上掌握4位專家學者的支持,投票就過半數。在一些顯著破壞環境,且政府視為「雞肋」開發案,環評委員或許可以否決,但只要是執政者支持的大開發案,環保署就得貫徹執政者意志,環評會則淪為開發者背書的工具,頂多要求開發單位減輕環境影響。民進黨時期,爭議極大的中部科學園區后里、七星基地,被要求限時限刻完成環評審查,我們在環評會道理說盡,投票就是輸;台塑煉鋼廠硬是要通關,用盡卑劣手段,幸好碰上經濟不景氣,才暫時停擺;現在換成國民黨執政,中科四期二林基地,還沒送案審查,就對外宣布7月底要動工,為了配合施工進度,環評專案小組幾乎是每週一審;台電大林廠擴建案,環保署費盡心力為台電公司辯護,動用國家資源打壓環保團體、地方環保機關,卻不見對破壞者的環保要求!

其實,翻開台灣環境運動史,環境保護從來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沒有抗爭,就撐不出環境保護的空間。抗爭的過程當然要講道理,但是講道理是為了喚起更多人意識覺醒,是為了增加談判籌碼,壯大反對力量,而非天真的以為講道理就可以講贏。

如果不是新竹水源里民的圍廠抗爭,李長榮化工怎會遷廠?
如果不是鹿港人走上總統府,杜邦公司怎會撤離?
如果不是宜蘭人堅定反六輕,今天雲林麥寮的癌鄉就換成了宜蘭。
已通過環評的美濃水庫、吉洋人工湖,如果不是因為人民抗爭,逼得政治人物表態,怎會停建?

這樣的說法,不代…

【鄉村農業】2009年,台灣將失去了什麼?

圖片
文☉李根政

2009年,台灣環保運動的超級戰區從台中、雲林,延燒到了彰化、苗栗,彰化正推動著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大城國光石化廠;苗栗縣政府則是強徵農地推動後龍科技園區。這些工業的開發將使台灣失去什麼?

一、減少耕地面積。中科二林園區占用635公頃的農田,後龍科技園區使用了約270公頃農田。兩案加總台灣將損失900公頃的耕地,如果依每人生存所需耕地的最小值0.07公頃計算,台灣又損失了可養活近13,000人的耕地。

二、破壞溼地、海岸、海洋生態。國光石化廠面積約4,000多公頃,預計抽、填1.56億立方公尺海砂來建港口和工業區。如此一來,不只一片南北長約5.5公里的海岸泥灘地將消失,也會加速台灣的海岸消退,影響中華白海豚的生存。

三、污染農漁生產環境。中科二林園區的廢水將排入舊濁水溪,其下游有福興鄉數千公頃的淺海養殖漁業(牡蠣田、文蛤、西施舌、蝦猴),近萬漁民賴此維生;國光石化廠也將衝擊沿海漁業。

四、搶奪農業用水。國光石化廠每天用水40萬噸,中科二林園區需要16萬噸,後龍科技園區則是3萬3,500噸,加總每天約需60萬噸,相當於200萬人的民生用水,必須移撥農業用水或者開發新的取水設施才能供應。(天花湖水庫、大肚攔河堰)

五、空污、毒水增量驚人。國光石化、中科二林園區完工後,每一年將往天空傾倒3萬多公噸的污染物,其中包括6,000多公噸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以及數量不明的劇毒氣體,幾十萬噸的有毒廢棄物,幾千萬噸的有毒廢水。

六、二氧化碳大幅擴增。國光石化廠二氧化碳排放量將達1,193萬噸;中科二林園區1,095萬噸,兩案加總為2,288萬噸,約使台灣的碳排放再成長約9%。二林園區的耗電需要二座80萬瓩的燃煤電廠才夠。

在土地、能源、水資源匱乏的台灣,毀棄寶貴的農地,拼命的擴張高耗能、高耗水的製造業,在全球氣候變遷已然啟動之際,是短視的自殺行為。

此時此刻,台灣是那麼迫切的需要人民和政府的遠見。

作者/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找出路】再生?碳粉匣回收的啟示

圖片
△二度就業的婦女,用巧手讓廢棄物找到新生。
△這些碳粉匣若非回收再製,將浪費多少資源,增加多少垃圾?


李根政2009.5.23

在心路基金會惠曼小姐的引介下,我們一行人參觀了位於高雄市民族一路旁的榮科公司。

這是一家從事碳粉匣回收再生的公司,他們強調是讓碳粉匣「從生到生」,循環使用好幾次的環保工業;有意思的是,榮科雇用的員工是婚後尋求二度就業的婦女,廠房是利用龍鳳水餃的舊建築,雖說都是「二手」的,但是,據該公司陳春發董事長表示,所做的回收碳粉匣,除非以設計完稿使用,否則一點都不輸一手原廠的,而其價格只有原廠碳粉匣30-50%。

在聽取簡報以及和陳董短暫的接觸中,就已充分感受到這家公司的特色。

一、重視環保與員工的工作健康與家庭生活,在高雄設廠、高雄繳稅、雇用在地二度就業員工,實踐關心在地、本土的理念。陳春發董事長說,南部人重感情、手工細、腦筋好,當然要留在台灣設廠,而且工作是為了生活,所以盡量不加班。

二、由於所有製程純手工,所以可雇用的員工不少,每年約二億的營業額,可雇用100多名員工。

三、和心路基金會合作,蒐集各種碳粉匣,在取得原料的同時,每個月可提供獎勵金給心路做公益,協助智能及發展障礙者。從以上標準來看,榮科幾乎可說是一家「社會企業」,在現有市場機制的運作,加上政府綠色採購的輔助下(註1),不論其製造的產品、雇用的員工,都解決了一部分的環境和社會問題,以商業的手法,達到了公益的目的。

榮科公司表示,一支出廠年份在四年內的碳粉匣,其零件約有95%可再利用,可重複回收充填七、八次以上,看到員工們細心的拆卸、清洗、組裝、填充、測試每支碳粉匣,蠻令人感動的。
但是,深究這樣的產業背後,將會看到現代化文書作業背後要付出的環境成本其實是相當高的。
根據環保署的統計,台灣每年用掉200萬支碳粉匣,其中用過即丟的廢碳粉匣約150萬支,製造了2,100噸的廢棄物,回收率約只有四分之一,「再使用率」僅約15%;據統計,碳粉匣再使用率以歐洲的31%最高,其次為美洲的29%,台灣明顯低很多。

回收再生碳粉匣的產業理當受到鼓勵,然而這樣的產業也面臨挑戰。如同原廠業者的質疑:「如果有瑕疵,要花費更多紙張和碳粉,豈不是更不環保?」所以,將再生碳粉匣的品質提升接近原廠的水準是非常關鍵的價值,如此一來,才能讓使用者對再生碳粉匣產生信心,提高採用率,同時抵擋來自中國的山寨碳粉匣的低價競爭…

【守護森林】美麗島土地淪亡錄—宗教團體法讓國土再失守

圖片
△今人觸目心驚的山區廟宇。
文/李根政2009/5/22

每一次聽到「美麗島」這首歌,很少不被胡德夫的歌聲和李雙澤所創作的旋律所感動,但是,歌詞中重複出現的--「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詞句,卻是值得當代台灣重新思考的價值觀。

所謂的「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其實就是砍伐森林、開拓耕地的過程,大自然被認定是取之不盡的資源或無用的荒野,要被人類拓荒來利用;然而,森林、土地都是有限的,更是珍貴的維生體系,400年來,從平野、淺山到高山已處於過度利用的狀態,我們正飽受著水土流失、環境災難頻傳的嚴重威脅,從台灣山林土地和原住民的角度來看,漢人的「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其實是一場災難。

儘管現在的台灣已號稱法治國家,然而對國土的利用和管理,仍然充斥著這種「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拓荒」情結。基本上,「先占先贏」,「先違法再尋求合法化」是一貫不變且有效的叢林法則。在山上侵占國土、超限利用,先砍伐國有林再種上高冷蔬菜、果樹,侵占國有土地蓋寺廟、民宿等等司空見慣,同時,在民主─民粹的體制下,這種情況變本加厲,為了選票,從地方到中央的政府,長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許、放任,再加上民意代表的施壓,久而久之,就形成尾大不掉的問題,政府唯一的功能,就是一再修法協助違法者合法化。

違法占用公有非公用土地的讓售條件,本來是規定民國59年以前占用者可以先租後售,後來修正到民國82年以前占用者也可以先租後售,一再讓出「除罪」的空間。

而最近,立法院即將通過宗教團體法,其中最有爭議的第二十一條,打算再把合法化的條件放寬到「宗教團體只要占用公有非公用土地超過5年,可以申請讓售」,如此一來,合法化的年限再一舉退讓到民國93年。易言之,我們的法令是藉由一次次的退讓,來助長違法者猖狂的火焰!

為了選票,所有政黨和絕大部分政治人物都想向宗教團體示好,現有的宗教團體法版本是在民國90年民進黨主政時就已提出,然而,當時民進黨內尚有良心之士基於財稅黑洞的理由,挺身阻擋。如今,換成國民黨執政,版本不變,但執政的國民黨全力力挺,民進黨也不反對,於是這樣一個對國土和財稅制度會造成禍害的法案,很快的在內政委員會通過。幸而,在二讀時,民進黨陳節如立委表達異議,才有機會進入朝野協商。

從4月底接獲訊息以來,我們開始拜會民進黨柯建銘總召、國民黨黃昭順立委,同時與內政部民政司、國有財產局等確認條文的適用情形,這些過程,讓…

【金門】南山--湖下單車行(二)

圖片
文☉李根政

這個路堤,名為慈堤,又是老蔣的另一個移情之址。過去在戒嚴時代,是從古寧頭通往湖下的戒嚴之路,要通過都得拿出身分證件,否則只能繞路而行。

現在沿著路堤,於原本的塊石堆起的斜坡新闢了一條單車道。


△單車道聽起是好事,但過了堤岸後,單車道開始沿著海岸高架興築,我們有了單車道,但損失了一段天然海岸。
△慈堤外,小白鷺面向風的方向,整齊的站在鬼條砦上。
△沿著這條單車道到了湖下,有小一塊蔬菜田,在田裡工作的是一位阿媽。
△這也是海邊的標準景觀。從潮間帶、耐鹽的沙灘、草生植物(馬鞍藤、待宵花、濱刺麥),一路往內陸挺進, 植被漸漸高大,苦楝是這個灌叢中最高大的樹,林下是瓊麻。

△斑茅、甜根子草、苦楝,不變的物種,但土地公的配置卻處處動人。
△田野裡放牧的黃牛,常可見小牛和母牛在一起,蠻符合動物福利的。
△湖下一處喝咖啡的海邊,被整成這樣?龐大的水泥怪物目前正一步步改造金門。

△人們喜歡整齊的樹木、平整的草皮,這樣叫做「景觀改造」。

△老牛、老農,我的父親也是這樣過了一輩用牛犁田的日子,養育了一家大小。


△回到北山,騎去水尾塔後方,再找幾棵桑樹覓食,甜美多汁的果實,數量很多,可以讓你吃到抲嗝!這裡有小葉桑,果實小而圓,比較甜;像我們養蠶寶寶那樣的大葉桑樹,果實長而大,但較酸。(關於這二者的區別,尚未查證。)
我以苦楝之花做為今日旅程的結束,在我看來,苦楝淡紫色之花開滿整個樹時,足以和櫻花媲美。而且,同樣花期不長。

【金門】在雷區掃墓

圖片
今年清明回金門看媽媽還有掃墓,另外,也很想念春天草木的氣息。這篇記錄是主要給家人看的。

△掃墓的第一站來到公墓,這裡是曾祖母、祖父、祖母、父親最後的棲身之所。

△李家的墓地早先都在村莊外的田裡或著較偏遠的海邊。

△第二站,媽媽叫它做「赤土」,是紅土地的意思,金門很古老的地層,這裡葬著曾曾祖父及他的父親,由於國共戰爭,曾曾祖父(李增雀)的墓地被圍在鐵絲網中成為軍事管制區,從此無法掃墓,曾曾曾祖父的墓則還在。 △這裡原本是木麻黃林,加上自然演替,已是一片蠻漂亮的森林,由於擔心有地雷,已把大部分樹木砍除,進行排雷的工作。右邊這位老阿伯批評說:我在這些種田幾十年,那有什麼地雷,都是借機亂花錢,因為排雷是以一平方公尺計算的,很昂貴。 △沒想到我們過去都是在雷區裡掃墓的。
△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位於古寧村西邊的田裡,有著另一個祖先的墓(清朝),二哥和三叔花了一個早上除草,才露出墓碑。

△辛苦了一天,最快樂的是發現旁邊有一棵桑樹,整個樹結實纍纍,又甜又有水份。
全家人像柴山的猴群一樣在樹上覓食,不亦樂乎。

△連媽媽都笑得合不攏嘴,真令人開心。

△孩子們手上捧著滿滿的桑果,我問最小的姪兒,今天好不好玩。他說:很好玩。

△這是金門最迷人的田野,田邊的雜木林、黃牛、旱田。猶如樸桑莊嚴的風景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