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0的文章

【工業污染】2009年台灣環境人權閱覽

圖片
文☉李根政(原載2009年台灣人權報告,台灣人權促進會出版)
序曲:向北方抗議

抗議、抗議!
夜行巴士,從高雄的林園、大寮,從彰化、雲林,從苗栗的灣寶…
從350公里遠的南方,從都會的邊埵,出發到一個決定咱命運的所在,
那個地方叫台北,

台北有政府官員、專家學者、鎮暴警察,
他們規定咱講話只有3分鐘,抗議要申請,

政府官員、紅頂學者臉不紅、氣不喘為開發單位護航。
生病、癌症,他們講:是咱吃煙、喝酒、生活習慣不好,
無法證明是工業污染造成的。
縣長、鄉長、民意代表,
出賣咱的健康、靈魂、尊嚴,換他們的地方建設。

咱的青春是冒黑煙的青春,是帶著臭味的青春;
咱的囝子,在黑煙、臭味、爆炸中長大。
不甘願啊,我入土之後,子孫啊同款受拖磨!

有人抗爭是為油錢,我來抗爭是為子孫,
從黑髮抗爭到白髮,從黑髮抗爭到白髮,
不甘願啊,我入土之後,子孫啊同款受拖磨!

2009年一開春,潮寮毒氣事件仍在持續延燒,憤怒的高雄人走到凱達格蘭大道抗議無止境的毒氣污染。這幾年來,後勁、林園、大寮人,飽嘗著工業污染所累積的憤怒,正一波波地向的台北權力中心抗議,除了環保團體中的年輕面孔,抗議隊伍中許多是頂著白髮的老人家。
另外,彰化、雲林、苗栗灣寶的人民則北上抗議著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國光石化、後龍科技區等開發案。總結起來,工業污染毒害居民的健康,衝擊食品安全,工業區擴張強徵民地,搶奪珍貴的農田、水資源,也破壞了農漁生產環境,應是今年最顯著的環境人權課題。

大高雄.污染受害者的怒吼

△大寮鄉民的怒吼/何俊彥攝
一、潮寮事件.從2008年12月1日起至12月29日止,緊臨大發工業區南側的潮寮國中、小連續遭受四天六次的毒氣攻擊,造成上百名師生送醫治療,重者全身抽搐、嘔吐,住院超過二個禮拜,輕者終日昏沈,欠缺食慾,居民人心惶惶,聽到救護車聲便直奔學校,擔心孩子中毒。然而,環保署直到2009年1月2日才作出調查報告,找出7家嫌疑犯,1月7日則點名榮工處的大發廢棄物處理廠是最大污染源,建議縣環保局勒令停工,而和環保署一樣長期失職的工業局和縣政府則似乎置身度外,工業局甚至站在廠商這邊反駁環保署的調查難有說服力。由於無法確保不會有下一波毒氣攻擊,潮寮國中、小師生被迫易校上課,環保署說,即使工廠做最大努力、環保單位全天候監控,仍無法改變有空污發生的可能,遷校是最好的方法。

1月16日,大寮鄉民不滿政府未回應其主要訴求,動員潮寮、會結、過溪三村共1,700…

【我與社運】地球平安,公民行動

圖片
2010給會員的年度報告暨賀新年 「你們協會的執行長是開車或騎摩拖車上班?」,一位會員告訴我,他的同事帶著挑釁的語氣提問,彷彿要以此衡量這個團體是否值得尊敬,幸而我是騎單車上班的,這才通過了考驗。 「生活環保的聖人」似乎是許多人心中衡量環保人士的一把尺,甚至認為只有100%實踐的人,才夠格從事環境公共事務。但是,我得坦承,生活在台灣.高雄這種工業文明所支撐的大都會,還有自己多多少少的欲望、慣性,因此,我每天的生活還是有些耗能、不夠環保。 從事環保運動的朋友,「言行一致」確實很重要。但是,社會大眾更該關注的是該人士或團體處理公共事務的理念和實踐能力。因為,現今環境破壞的根源來自政府和大企業。例如,一個力行減碳的台灣人,一年所能減少的碳排放僅約2、3噸,但是,政府正積極推動的中科四期二林開發案就將增排1,095萬噸、國光石化將增排1,193萬噸,二者足可抵消約800萬人以上的減排努力。(更何況,如果沒有體制的配套,根本無法讓800萬台灣人同時改變高碳排放的生活方式)。 不可否認,個人的行動有其必要,但不要誤以為靠個人生活環保就可以解決環境問題。做為一個公民,我們可以團結起來,透過組織化的運動,改變這個不公義、不永續的社會和經濟體制,這就是環保團體存在的價值。 1%的夢想,地球公民協會邁入第3年 有位環運界的好朋友,年齡與我相仿,不論學歷或運動經驗都是一時之選,但薪水時有時無,搞運動十幾年,還是不敢讓父母親知道自己在環保團體「工作」。朋友們常讚嘆我辭去教職,但我更常想到這些付出青春,年紀不小卻仍舊孓然一身,儼如「羅漢腳」的朋友,與他們相比,我已擁有太多。 以台灣現有的經濟力及廣大的中產階級,想支撐更多專業的環保團體來為人民和土地代言應非難事。但是,目前多數環保團體的運作卻是仰賴政府的委託案,從中節省開支勉力支撐一個公益組織,因此,人才總是留不住,經驗也很難累積。這樣的環保團體,要如何和勢力龐大的政府、政客和財團對抗?如何發揮持續的影響力? 發展有組織、有群眾的環保運動,是台灣社會關鍵的功課,如果這一關不打通,台灣的環境不會變好。從十年前我就夢想著:只要每個人捐出每月所得的1%,那麼100個人至少可以創造一個工作機會,讓有志從事環保事務的年輕人投入,環保力量就能日益壯大。 幸運的是,地球公民協會已在實踐、開創台灣環境運動的新局。儘管大多數台灣人根本不知道什麼叫「環保團體」,也還不習慣捐款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