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4的文章

【金門】以生態保育建立小康、安全之金門島

文/李根政(2004.9.20)

2003/01/25聯合報有一則這樣的報導:「金門縣政府近年大力推展觀光,但諷刺的是,金門最特別的木麻黃行道樹不見了,傳統的閩南式建築少了,金門酒廠後方最壯觀的度冬雁鴨群消失了,增加的卻是一張張獵捕野鳥的網子,未見縣政府關心取締。教人懷疑,這真是在推展觀光嗎?」;「…正在台灣拍照的日本知名野鳥生態攝影師緒方浩平,當他到金門拍蒼翡翠和黑頭翡翠時,當地民眾正大剌剌架網捕鳥,這難道是我們要傳遞到國際舞台的形象和聲音?」

這樣的聲音無疑是一大警訊,代表著金門觀光業的危機,同時也是對近年來金門縣政府的建設評語。的確,從陳水在縣長任內開始的各式破壞性的建設,如闢建停車場,毀掉浯江溪之溼地;拓寬道路,大砍行道樹等,至今仍持續當中;同時常民之反自然文化、唯用主義、野生物食補之觀念仍根深地固,形成生態保育、觀光產業的最大挑戰。

筆者以回鄉數次之觀察,茲提數項生態保育、文化、教育建言,就教官、民。

一、原生林、植物之保育
金門鬰鬰蒼蒼的原始森林,經晒鹽、鄭氏造船、兵亂濫伐後,已蕩然無存,早年全島幾近光禿,因此每當平均風速大於四公尺東北季風吹起,全島便飛沙走石。直到國民黨軍徹退至金門,開始大批植樹,始漸次穩定土地,綠色生命在此庇護之下大量繁衍,大面積的綠色覆被,除減少風害外,也漸漸改變金門之微氣候,形成重要的維生體系,然而這樣的基礎仍甚脆弱,原生植被早已全面消逝,只殘存零散之棲息地或個體,而正進行中之次生演替,原生植物已成為次生演替的配角;而多樣、傲人的鳥類數,其棲息地大部分來自廢耕的農地,田邊的次生灌叢,以及無人管理的池塘。上述地域,一旦地主要開發或恢復利用,棲地立即消失,因數十年荒蕪而得以苟延殘喘的綠色生命,將又被逼入死角,連帶的鳥類的棲地也將消失。
因此,現今之保育策略,應由縣府和國家公園攜手,從都市規劃、土地利用、教育等手段,積極進行原生林、次生林棲地之保護及研究,保全現有原生植物之種源,以恢復金門之原始森林之目標,進行規劃。

二、行道樹之保護與種植
目前,以木麻黃為主的行道樹,嚴重老化,受丹恩侵襲後,全島哀鴻遍野,加上開路、人民之放火燒、環狀剝皮等之破壞,造成之傷害已無法彌補。此落寞景觀,除天災外,其實是林務單位過去未積極進行木麻黃行道樹下補植,現今又植樹過慢,方法錯誤、照顧不周所致。

以筆者觀察,現今金門行道樹之種植方式已如同台灣一般惡質:…

【我與社運】回家的感覺─寫在「綠生活行動論壇」開辦的前夕

文☉李根政(2004/9/12)

生態教育中心自1998年成立以來,關心過的議題計有棲蘭檜木林、全民造林、山林政策、有害事業廢棄物、海灘廢棄物與海洋生態、焚化爐、美濃水庫、吉洋人工湖、湖山水庫、陸砂開採、經濟動物、有機農業、都市綠地、行道樹、校園環境、柴山保護等。這些多樣的議題其實存在著有機的連繫,即人類或地球上多數的生界,最根本的維生體系水、土、空氣,而這些龐雜多樣人地關係,則反映著當代政府與民間的智能。

做為一個環境關懷者,多數情況下,我們如同救火隊一般,焦急、忙碌著一個又一個的單一議題,很少有機會停下來以較宏觀的視野,審視這些議題的時空定位。

了解土地的歷史,可以讓我們知道時空的座標後,增加一種與這塊土地連繫的深度與厚度;而地圖,則是一個幫助我們進行空間定位、找出關係的好工具。攤開地圖,我們總是急切的找自己居住的小窩,然後是社區、城市、區域、然後再把眼光放到台灣這個島嶼,我相信這是一種生物的本能反應,一種對家的渴望與依戀。

幾年來,我從一個邊緣的環運參與者,漸漸成了核心的運動份子。

耗費最多心力的是從搶救棲蘭檜木林到馬告國家公園一役,四年之間我不斷往返台北、高雄、台中,遊走於國會、政府各部門,與專家、學者,環運伙伴、原住民朋友對話,對抗扛舉百年悲情的原住民民代及其背後的政治力。每次回高雄的夜裡,在飛機上俯看著從北到南連綿不絕閃亮的都會帶時,都有一種置身星際大戰中外太空科幻城市的錯覺,對於一個從金門小島初來這塊土地定居的外地人來說,台灣真夠大,大到無法在短時間內,透過親身體驗與這塊土地建立起一種生命共同體的感受,有好長一段時間,家對我來說仍是150海浬外的金門島。

不過感覺來的時候既無法防備也無法預測,有一次,帶著疲憊的身心搭上夜班機,從台北飛回高雄,當飛機從台南切出海岸線準備在小港機場降落的那一霎那,看著高雄的夜空,瀏覽柴山、西子灣、旗津、高雄港…,我突然升起一種回家的感覺,這距離我來到高雄大約十年。

如果金門古寧頭的海埔地是我一生中的第一個銘印,那麼高雄柴山便是第二個。

老實說,遙遠的棲蘭檜木林若不是由於陳玉峰傳道式的解說和知識引導,自己不可能深陷其中長達四年,在馬告國家公園預算被凍結的那一刻,除了無奈外,其實也鬆了一口氣。因為對一個住在南部,要長期關注一個島嶼對角線的北台議題,在體能、時間的限制下,付出的代價實在太高,而且,漸漸地,覺得無能為力。

過去,只要…

【水資源】桃園水荒的省思─優先推動水資源減量、回收,取水技術多元化!

文☉李根政(2004.9.8)

艾利颱風帶來的龐大雨量,導致石門水庫的原水濁度高達數萬度,所有的淨水廠完全無法運作,桃園地區一停水就是十幾天,此時,水利單位馬上重提往上游興建高台水庫之議,然而,興建更多水庫或是取水口往上移真的能解決台灣的缺水問題嗎?

台灣有著每年2,500公釐看似不少的降雨量,但在豐、枯不均、山地陡峭、河川短促、人口稠密的因素左右下,本就是世界排名第十八的缺水國家,加上環境污染嚴重,全球氣候變遷導致降雨型態的改變,已使可用的水越來越少。然而,我們卻擁有世界罕見的高漏水率,全年自來水漏水量8.5億噸,比一座曾文水庫的總蓄水量還高;國人每天的用水達300公升左右,用水極為浪費,家庭廢水的回收率是「○」;目前台灣工業廢水的回收率是32%,而鄰國日本的回收率卻已達77%,如果我們的工業廢水回收率達到日本的水準,預估每年可節省約8億噸。也就是說,只要積極改善漏水率、提高回收率,其省下來的水將遠遠超過目前規劃中的湖山水庫、吉洋人工湖、曾文越域引水等開發案的總和。

因此,該是扭轉無限量開發的方向,導以總量管制為基礎,優先推動廢水回收再利用的時候了。具體的策略包括從源頭節制發展高耗水、高耗能的產業,提高工廠的回收率,建立社區的中水回收系統,提高水價,壓制民生用水成長等,如果把目前新的水庫、攔河堰等動輒數百億的工程費,移轉至此一方向,不僅可以減少對環境的破壞,也可以扶植對環境友善的產業。

其次,桃園停水問題並非水量問題,而是暴雨期水質無法處理的問題,蓋更多的水庫只會使山地的生態系更加危脆,環境風險更高。解決之道在於改積極發展多元的取水技術。包括地下堤堰(集水廊道)、地下水人工補注回抽系統等,這項提議並非鼓勵官、民無限量抽取地下水,而是在補注量必需大於抽取量的前提下,加強地下水的管理(包括水量、水質的維護),積極推動豐水期的地下水人工補注,如此不僅平日可供水,暴雨期,當地面水混濁至無法處理時,更是關鍵的救命水。地下水人工補注至少有幾項優點,包括洪水時可以發揮洪效果,豐水期的多餘水可以引入地下,提供枯水期使用,減少地層下陷等地質災害。荷蘭施行地下水人工補注已有140年的歷史,65%的用水仰賴地下水,台灣諸多的沖積扇如屏東平原、濁水溪沖積扇等即是適合進行補注、回收的區域。

總而言之,敏督利、艾利颱風所帶來的短時間、超大雨量,為全球氣候變遷下無可逃避的趨勢,這次的停水、…

【教育】大家一起擁抱大白熊─王小棣的電影

文☉李根政(2004.9.1)

九月一日王小棣導演最新電影─擁抱大白熊的首映會上,大大小小的觀眾笑中帶淚,共同分享了孩子的悲喜與渴望。

主角大軍的故事,這部片讓我聯想小小留學生、哥哥的二個小孩,也好像課堂上一個個帶著情緒挫折的小孩,都是沒有被好好愛。

給現代已高度物化的父母一個深深的撞擊,

孩子要的可能不是金錢、禮物、上名校學習的機會,

父母所認為最炫的才藝,最豐富的物質,可能都比不上無時不在的關愛與深情的擁抱。

主角大軍的父母也是這迷失的一代,

大人老想把孩子推出去…

電影的魅力,本就不是語言、文字足以宣說,

推廌大人、小孩;家長、老師,也試著走入電影院去擁抱大白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