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2的文章

【守護森林】讓保育歸保育,林業歸林業

圖片
回應台大森林系張上鎮「砍柳杉,疏伐非濫伐」

文☉李根政(2002.4)

近日,多位森林學者論述林業政策,其觀點主要有三:

其一、部分保育人士,一味地要求政府立法,全面禁止砍伐木材,包括人工林在內。

其二、因應國際木材市場限制出口的情勢,及國際輿論要求各國的木材使用要有一定的自給率,如果現在不能未雨繆謀,培育人工經濟林,以因應未來需求…。同時以鄰為壑,勢必引起國際保育人士的抗議等…

其三、強調柳杉疏伐的正當性,聲稱早期培育的柳杉林,應早作妥善規劃利用,以免浪費大自然資源,暴殄天物。

對於這些觀點,回應如下:

一、天然林具有的水保功能及生態多樣性當然優於人工林,因此,在現今國土災難頻仍之際,保育團體向來主張應立法全面禁伐殘存23%的天然林。而現階段最重要的山林政策應是經確實調查評估後,將林地劃分為「保育地」及「經濟地」,保育地內禁止任何形式的砍伐或開發行為,而經濟地在57萬公頃人工林地內,經審慎評估規畫出生產林地,進行所謂的永續營林,作為因應危機時之民生用材之使用。因此,張上鎮為文指稱:「部分保育人士,一味地要求政府立法,全面禁止砍伐木材,包括人工林在內。」根本是刻意抹黑,意圖誤導大眾。

二、台灣的林業向來就是在摧毀原始林,培育人工林經濟林,五十年來林業單位造林超過113萬公頃,現存人工林地尚有57萬公頃(含15萬公頃竹林)。因此,台灣的問題不在於有無人工經濟林,而在於歷來的經濟營林完全沒有任何經濟效益。我們同意在森林資源日漸匱乏的趨勢,台灣確實需要面對未來國際木材市場的供應緊縮問題,然而,我們要問的是全台龐大的林業官僚和森林系學者,已營林五十年,但木材自給率不到1%,這是誰之過?

三、今年二月,林務局宣稱北部一萬五千公頃林地,三千萬棵柳杉得了黑心病,將砍除。植樹節當天經保育團體揭發「柳杉黑心不是病,而是一種品種的特徵」。然而,至今官方從未正面回應,學者明知其嚴重的認知錯誤,也不敢直言。

保育團體主張柳杉應停止任何形式的砍伐,原因如下:柳杉造林是一個歷史的錯誤,然而砍樹容易、種樹難,已然成林的柳杉對水土保持仍有相當之功效,一旦進行疏伐等措施,勢力攪動坡地,勢必會衝擊到水土的保持。再者,以長時間來看,現存的柳杉林,既是水土不服,最後必然會老化、生病死亡,如果沒有人工的撫育、疏伐等干擾,林下的天然植被將會逐漸將取代柳杉,最後形成天然林。柳杉如果沒有造成危害…

【守護森林】明知無用的工程,還要砸2200萬做試驗?

林務局東勢處129林班地會勘記事

文⊙李根政(2002.4)

日前,林務局東勢林管處129林班地,坡地上原有的植被遭大量砍除,後經民間團體查證,證實為官方準備進行邊坡整治工程。129林班地位於台中東勢往烏石坑的產業道路上方,約在烏石坑橋前數百公尺,九二一地震後,坡面便有鬆動、脫落現象,根據民間團體的長期監測、觀察,歷經二年多,崩塌的坡面漸漸穩定,部分區域已進入初期演替的階段,歷經桃芝颱風洗禮,毫無受損,植被正持續拓展。然而,林務局卻發包讓包商砍除現有植被,再種外來草種,謂之邊坡穩定工程。

根據林務局的說明,這個工程是應居民之要求而進行,所採工法為「複合式格網毯舖設工法」,總工程費約2,200萬。林務局謂之最符合自然生態工法要求且最便宜,並經九二一震災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推薦。然而,根據設計圖,民間團體發現其範圍涵括已穩定之現有植被,難怪現有植被被大量砍除,對此,林務局東勢處袒承未充分了解現場,設計上的確有瑕疵。不過東勢處呂處長表示,這個工程已發包,和包商有契約關係,如果不做,會受處分,東勢處同意做局部的變更設計,僅在上面崩塌處施工,現有植被不動,希望能讓工程繼續進行。

重建會大地工程處的代表在會勘時,澄清重建會非推薦特定工法,而是要求依現場狀況,調整工法,如要植生也應種本土適地的樹種、草種,同時也反對砍除現有植被。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代表則表示支持進行邊坡整治,希望能使居民免於恐懼,避免經濟動脈受到影響,其立論是:這個地方花再多錢也許真的都沒用,但是至少維持住不要發生危害。

中興大學林昭遠教授表示:129林班地為礫石層,只是表面崩落,如果沒有外力,它就安定。但侵蝕溝如果不擋住,愈淘愈深,愈崩會愈厲害,因此建議要進行蝕溝整治,只要穩定基腳,做好蝕溝,工程不需要做。不過他表示林務局壓力太大了,這裡因為交通方便,可以說是示範性質,也許浪費,但建議還是做看看。

總而言之,官方和水保學者即使明知道做下去可能是浪費國家資源,僅能獲表面或極短期的效益,但還是希望工程繼續進行。

然而,根據靜宜大學生態研究所的研究,烏石坑一帶的崩積地形,類似火炎山、九九峰,常有大、小規模不等,好像「剝皮」似的土石崩落,當地人謂之「落屎石」。此類地質恆處於不穩定狀態,崩塌所形成凸出的坡面和凹陷的山溝,一段時間後,植被會先從凸出的坡面生長,再漸漸進入凹陷的山溝,形成較穩定的狀態,爾後再經地震等環境…

【守護森林】打破造林迷思,停止「全民造林運動」

文◎李根政2002.4

全民造林運動現場實錄

1996年賀伯災變後,政府提出全民造林運動綱領(如附錄)以因應國土的災難,為號召全國民眾
推行造林,依據運動綱領第七點訂定了「獎勵造林實施要點」,以一公頃20年發給53萬之獎勵制度,在全台各地展開了「全民造林」的運動,截至2001年為止,已造林超過27000公頃。(註一)
然而,經過我們的調查訪談,竟發現全民造林已變成「全民砍樹」的荒謬運動,每年三、四月間,雨季來臨前,全台山區正熱烈上演的竟是「全民造林三部曲」,其步驟如下。

步驟1 全面皆伐原生、次生或造林植被。

民間的調查發現,屏東縣保力林場、大漢林道、德文等地,為實施全民造林,將樹齡約30年左右的次生林、相思樹林,全數砍除!而根據了解,這樣的造林方式為全台普遍現象,農委會決策官員早有所悉。

步驟2 放火燒山、引火整地。

據屏東縣大漢林道檢查哨的警察先生及林農表示:包括砍伐、燒山等程序一切合法,都經鄉公所農業局及消防局核可,還特別強調,燒了之後土地才有養份,樹才長得好,不燒根本無法造林。
步驟3 種植林務單位分配之苗木。

農政單位規定的樹種僅有54種,其中還包括22種外來種,因此常常水土不服,造林存活率極低!凸顯農政單位所稱造林採「適地適種」是一派胡言,欺騙人民。

以上步驟皆以砍伐現有植被,種上政府指定的小苗,為領取獎勵金之前題,因此再大的樹也必需砍除殆盡。這項政策等同於政府以政策鼓勵人民砍伐森林,嚴重破壞水土保持。(相關鐵證請參閱附件全民造林三部曲)

基層皆曰不可,農委會一意孤行

全民造林運動從策劃到執行所產生的弊病,所凸顯的正是落伍的台灣林業經營體系與國土保安、生態保育的嚴重衝突。

為了促請政府停止這項政策,民間團體於五月二日在台大校友會館召開記者會,五月三日與立法院永續會共同召開公聽會與林政官員當面對話,由於媒體效應不佳,於是五月十三日在高雄又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揭發全民造林運動的真相。

五月十四日,在新聞媒體報導後,各地林農見證者紛紛來電,直陳當地全民造林之惡,痛心地質問政府:「原生林有何罪,非得置之死地不可!」由此可見,此政策累積民怨之深。而民間多次訪談基層承辦人員,都承認砍樹再造林是普遍的作法,更全數直指此一政策需全面檢討,甚至,五月三日由立法院永續會陳學聖、曹啟鴻立委所召開的公聽會中,農委會在面對民間的指控時,也未否認這是事實。

但離譜的是農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