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1的文章

【我與社運】國光撤案,公民運動再接再厲!

文☉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經過漫長的抗爭,馬英九總統以國光石化開發案,對環境的衝擊超過當地所能承載,宣布政府將透過經濟部要求中油在國光石化董事會上,不支持彰化投資案。馬總統感性的表示,在彰化大城看到溼地農民和養蚵人跪地祈求上天保佑,「深刻體會到當地生態,與來自土地令人動容的生命力」,這是他做出最後決策的重要基礎。

基於普遍「人性」,我們沒有理由懷疑執政者心中的善根和反省力,然而,如果沒有鍥而不捨、動搖選票的反對運動,馬總統會願意真的聆聽來自土地、弱勢人民的心聲?或者認真考量「世代正義」?或者,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蘇貞昌、蔡英文會願意公開承認過去的錯誤?

人民的力量、選票的考量,才是讓朝野領導人不得不改變的關鍵。否則,為何環評歹戲拖磨一年多才決策?為何讓鄉親父老在漫漫長路反覆奔波,在環保署外忍受烈日、雨淋,枯燥的等待?乃至悲憤、傷心流淚?為何放任經濟部長以失業、產業出走等不實言論恐嚇人民?任由環保署角色錯亂的一再想方設法為國光解套?
一年多來,環保團體、鄉親父老、青年學子、藝文、醫界等辛苦動員的成果,非僅止於國光撤案,更強化了公民社會的力量,催化了對石化業以及高污染、高耗能產業發展模式的對話和反省,由此觀點,反國光石化運動當然是台灣社運的重要里程碑。

然而,我們無法認同某些偏頗的評論。中時的社論說「社運團體,在民進黨執政的八年中,沈寂風散,力量潰失」,「透過國光石化…不再與政黨結合,走出自己的路」。這種一口咬定十年社運只是某政黨的「外圍團體」的評論,是因為無知產生的偏見,更是對這十年來守護鄉土,不離不棄的環運界一大侮辱。

從2000年民進黨執政至今,環保團體始終沒有放棄對政府的監督。

從新十大建設中的蘇花高速公路和吉洋人工湖;大投資大溫暖計畫中的台塑大煉鋼廠、國光石化、中科三期、彰工電廠;延續自國民黨的湖山水庫、曾文越域引水、全民造林;乃至2008年國民黨二度執政後的台電大林電廠、中油三輕擴建案、農村再生條例、中科四期、灣寶後龍科技園區、東山掩埋廠等不勝枚舉的錯誤政策,何處沒有草根人民與環保團體集結、抗爭、聲嘶力竭的吶喊?又何嘗沒有挑戰政府成功的案例?

十幾年來,台灣的環境運動已經走在超越政黨、政治意識型態,以土地、世代正義為終極關懷的道路之上,看似微弱的公民社會,透過一個個遍地開花的愛鄉護土,捍衛弱勢農漁的運動,已逐漸成為台灣新社會的基盤,是…

【我與社運】民進黨總統初選第四場政見會.李根政提問

圖片
4月20日晚上8:00~10:00民進黨總統初選舉辦了第四場政見會,邀請了前衛生署長李明亮、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擔任提問人。在政見會前半小時,根政將提問內容提供給蔡英文、蘇貞昌、許信良三位候選人,並在現場提問(2分鐘內)。

李根政執行長提問內容如下:

國民黨執政的五十年間,台灣傲人的經濟發展,大部分是建立在資本家不必支付環境破壞的成本,剝削廉價的勞工、犧牲弱勢農漁民以及人民生活品質之上。不幸的是,民進黨執政的八年,仍延續國民黨的經濟政策,以追求GDP成長為目標,推動新十大建設、大投資大溫暖等計畫。當中包括許多爭議極大的開發案,例如「蘇花高速公路」、「四大人工湖」、「台塑大煉鋼廠」、「國光石化」、「中科三期」、「彰工燃煤電廠」等。

根據第六屆環評委員的統計,如果2005-2007年間的重大開發案都通過,台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再增加43%。然而,為了大財團的投資,當年蘇院長面告張國龍署長說:「失衡的環評不妥」;蔡副院長也親自帶領經建團隊排除所謂的「投資障礙」;2006年國家永續發展會議上,經濟部、大財團甚至聯手抵制溫室氣體排放的減量方案。這一連串的施政,將國家持續推入高污染、高耗能的發展模式嚴重忽視環境、社會成本、世代的正義,違背了永續發展的道路。

請問:三位總統候選人,如果民進黨有機會再度執政,是否會持續以追求GDP成長做為國家發展指標?還是將有所修正?修正的方向和實踐策略為何?

三位候選人回應簡記:

蔡英文:對於執政時候的思考和政策走向,2008在野後,民進黨進行政策總檢討,認為產業發展與環境保護不衝突,應該發展對土地、環境友善的綠色經濟,所以才反對國光石化在台灣設廠、提出2025非核家園。

蘇貞昌:確實,我們過去都重視經濟的發展,亮麗的數字,而忽視了環境的保護,也做了相當多的錯誤判斷,所以今天才要收拾後果,民進黨應該謙卑的反省,勇敢的檢討。對於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的產業應該拒絕,以「公平的產業」、「幸福國家」為目標取代過去的政策。

許信良:從前二位的回應可以知道,民進黨在野不是壞事—可以好好的反省。台灣應放棄高污染、高耗能產業,但不表示要放棄高成長;可以透過大膽開放陸客、陸生,以觀光消費帶動經濟。

根政短評:民進黨能為過去執政反省、認錯是好事。但是,三位候選人並沒有回答是否會持續以追求GDP為發展目標,產業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