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3的文章

【守護森林】停止「全民造林運動」,回歸山林政策總體檢

圖片
文☉李根政(2003)

砍樹是為了造林!

每年三、四月,雨季來臨前,各地山區競相砍樹,目的即是為了配合全民造林之政策,經保育團體在屏東地區的現場調查顯示,全民造林其步驟如下:


步驟1 全面皆伐次生或造林植被。
(民間的調查發現,屏東縣保力林場、大漢林道、德文等地,為實施全民造林,將樹齡約30年左右的次生林、相思樹林,全數砍除!而根據了解,這樣的造林方式為全台普遍現象,農委會決策官員早有所悉。)


步驟2 放火燒山、引火整地。
(據大漢林道檢查哨的警察及林農表示:包括砍伐、燒山等程序一切合法,都經鄉公所農業局及消防局核可,還特別強調,燒了之後土地才有養份,樹才長得好,不燒根本無法造林。)


步驟3 種植林務單位分配之苗木。
(農政單位規定的樹種僅有54種,其中還包括20種外來種,因此常常水土不服,造林存活率極低!凸顯農政單位所稱造林採「適地適種」是一派胡言,欺騙人民。)
以上步驟皆以砍伐原生植被為領取獎勵金之前題,即使再大的樹也必需砍除殆盡,否則林農領不到獎勵金。此一現狀從八十六年推動至今從未改變,等同於政府以政策鼓勵人民砍伐森林,嚴重破壞水土保持。


在賀伯災變後,政府提出全民造林運動以因應國土的災難,為號召全國民眾推行造林,於是依據全民造林運動綱領第七點訂定了「獎勵造林實施要點」─行政院於85.12.9核定,以20年53萬之獎勵制度(註一),在全台各地展開了「全民造林」的運動。

全民造林運動綱領揭櫫其目的為「達成國土保安、涵養水源、綠化環境及減輕天然災害」然而,實施至今問題叢生,政府耗費鉅資,造林運動竟成國土災難之推手。事實如下:

一、經濟造林的迷思
各種研究及現況皆指出:人工經濟林之水土保持功能與生物多樣性遠低於天然林,然全民造林推動至今全數皆採「經濟造林」之方式,植單一人工林,設定輪伐期,如柳杉20年、肖楠50年、扁柏60年、按樹20年等…,意即20年後無獎勵金可領取,這些林木即將砍除販售…,與「國土保安、涵養水源」之政策目的相違。

二、因全民造林運動而被砍伐之森林面積可能高達二萬多公頃!
農委會曾於八十九年七、八月間進行「全民造林」執行成效查證,根據查證委員台灣大學農經系吳珮\瑛教授於自由時報投書表示:「我們查證委員根本無從得知,在該計畫執行的前三個年度裡,列冊造林撫育的二萬多公頃林地中,到底原本的使用狀況為何;也就是說,林務單位根本無法掌握在計劃執行後,究竟有多…

【水資源】二峰圳

文.攝影◎李根政(2003)

日治時代,林邊溪出山口─台糖萬隆農場,每遇洪水期即氾濫成災,枯水期則水源枯竭,為此,日人鳥居信平經四、五年之調查,乃於林邊溪上游(現今來義大橋上游約100公尺處)興建「地下堤堰取水工程」即一般稱之二峰圳,或稱集水廊道。

這項工程從1921年11月至1923年5月完工,其取水結構分為梯形堰體(最寬處3.94公尺,長287公尺)、半圓形集水暗渠(渠內0.9×0.6公尺,長455公尺)、拱形隧道、集水塔等四部分,橫亙、深埋於河床下2.7~9.1公尺,當時,由於工程技術等原因受限,堰體未能深埋到鳥居信平理想中的25公尺以下,以致效能未如預期,然而利用此一地下堰體,收集地下伏流水,仍有極高的效能,剛完成的十幾年間,旱季出水量66,500公噸,雨季達252,000公噸,即使歷今已八十多年,而且有部分損毀,加上林邊溪下游盗採砂石嚴重,致使原本埋藏於地下之堰體已部分露出,然而,目前每日的平均出水量仍達8萬2千噸。

根據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86年度一份「以集水廊道開發水資源之可行性研究」*的報告中指出,二峰圳等集水廊道的工程,在台灣山坡地區,極具應用價值。集水廊道埋藏於地下,因此與水庫或攔河堰比較,具有諸多優點包括:無水庫淹沒區、無潰壩風險、水質穩定、用地面積小、設置營運及維護成本低,因此其興建阻力小。而最適合的地點為屏東平原和濁水溪沖積扇邊緣山坡地,該報告強調,若能妥為興建集水廊道,其供水量應高於林邊溪地下堰堰之供水量。

*江中央地質調查所水文地質組崇榮、黃智昭、賴典章,1997。「以集水廊道開發水資源之可行性研究」,經濟部86年度研究發展報告,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印行,研究時間:自85.7.1~86.7.31。
註:本文相關資料由屏東科技大學丁澈士教授提供。

▲原本深埋於河床下2.5~9.1公尺的地下堰體(集水廊道),如今不堪河砂盗採,已露出河床。
▲人孔:進入廊道察看、維修測量的入口

▲明渠導水路:左邊的水圳是灌溉用水,當水量溢出中間的潛堰漫過右邊的水圳,便回流林邊溪。

▲二峰圳利用100公尺左右的高程落差來輸水,完全不用任何人工機械力。

▲來義村外的分水工

▲鳥居信平八十年前在分水工旁所植的小葉桃花心木,已成大樹。

【水資源】審慎評估四大人工湖計劃

文◎李根政(2003)

總統大選前,政府宣示了五年5,000億的新十大建設,其中,攸關水資源的重大政策為四大人工湖案。此一計劃,相對於山地水庫集水的工程,無疑是水利署面對南台灣反美濃水庫運動衝擊之下,所引進較為進步的思維。然而,以目前的吉洋人工湖設置計劃來檢驗,我們會發現,這項跨高雄、屏東兩縣,面積約700公頃,總工程費用約243億,蓄水面積588公頃,開挖深度約12公尺,每日供水34萬噸的大型水利建設,存有多重缺陷,值得當局審慎評估:

一、設置地點錯誤!形成超抽地下水,少量補注地下水!

興建人工湖的目的原本是為了取用豐水期的地表水,補注入地下水層,通過地下水層之天然過濾再取用,全台在地質、水文特性上,最為適合的地點為濁水溪沖積扇和屏東平原之扇頂地區,地下水位低,補注空間最大;但是吉洋地區已位於中、下游地區,地下水位極高,平均約2~12公尺,一旦人工湖開挖至12公尺,地下水必然立即湧出,等同於直接將700公頃的地下水層暴露於地表,如此相當直接取用地下水,若加入廣大湖面的巨量蒸發量及地下水源污染的風險,其效益還不如直接挖井抽取地下水!

另外,吉洋人工湖預計以高美攔河堰引荖濃溪水注入,估計年入滲量為1,100萬公噸,出滲量為800萬公噸,也就說年補注量僅為300萬公噸。這樣的入滲量,對於地下水之補注簡直杯水車薪,簡直沒有什麼地下水補注的功能。

二、合法採砂,圖利業者,環境受創,人民遭殃!

根據水利署的估計,700公頃的吉洋人工湖,預計可開採砂石6,500萬立方公尺,保守估計可獲利100億以上。這一項大規模的陸砂開採行為,其所帶來的環境問題如地下水源污染、空氣污染等可有評估?再者,吉洋之砂石預計分三年開採,估計每分鐘三輛砂石車,如同屨帶般奔馳於旗山、美濃、里港、高樹一帶,可想而知,施工期將對當地居民的安全和生活環境產生如此大的衝擊!
然而更荒謬的是,所謂人工湖的BOT方式,竟是將最賺錢的採砂工程由民間參與,而其他的水利工程由政府出資,此舉不意味著將圖利有權勢、有財力的砂石業者?同時本案由於是水資源開發建設,所以規避了「土石採取法」之相關規範,將來政府要如何管制BOT廠商違法超挖等行為。

三、現有污染不除,人工湖將成毒龍潭?

吉洋人工湖預定地一帶,目前為採砂和盗採最為猖獗的地區之一,當地許多農田己被開挖成一個個深達2、30公尺的大狹谷,地下水自然湧出,當地人戲稱千島湖,加上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