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3的文章

【我與社運】嗚咽的後勁溪在淌血

圖片
文☉李根政(台灣綠黨召集人、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蔡卉荀(地球公民基金會能源與產業部主任)

  日月光偷排毒鎳廢水,讓後勁溪又再次上了新聞。後勁溪全長21公里,流域面積約73.45平方公里,發源於大社觀音山,到八卦寮,開始被工廠夾擠:左為台塑仁武廠、中油高雄廠、楠梓加工出口區,右有仁武工業區、大社工業區、竹仔門工業區、西青埔垃圾場,然後才是仕隆圳與援中港圳取水口,供應橋頭與燕巢共1390公頃農田用水,再經過梓官養殖漁區,從援中港入海。


  從1960年代中油在上游設廠後,帶動周邊石化業發展,大量含有強酸、重金屬、有機毒化物的工業廢水排入後勁溪再流入農田,高雄農田水利會每年引入360萬噸高屏溪水來稀釋,仍無法阻止農田逐年減少。廢水偷排頻傳,2009年台塑仁武廠地下水超標30萬倍隱匿8年不報、2011年中油3年內偷排55次,到2年日月光違法被抓包7次,無論公私營均無視於對農漁業與生態環境的衝擊。而後勁溪只是台灣眾多嗚咽河川之一。

  為何廠商屢犯不改?依據現行《水污法》最高只能罰60萬,對日月光這種年收2000億的大廠根本不痛不癢。環保署主張用《行政罰法》向廠商追討「不當利得」,但經廠商上訴後,實收非常有限。「停工」就是讓廠商有感又符合社會期待的手段,但國內並不輕易裁處停工,如何要求廠商不得轉嫁懲處到勞工身上、復工後如何確保不會再犯,都欠缺更仔細的規範。  透過政策從頭把關
  層出不窮的污染違法事件,證實以上手段仍不足以嚇阻不良業者,環保署與立法院應當修改《水污法》,視污染情節、企業規模加重刑責同時公開包含廠商主動公開使用的化學物質排放的濃度與數量、環保機關的裁罰資訊,而不是等到出事才讓媒體報導,這樣才能讓居民、下游農漁民、社區巡守隊掌握完整的環境資訊,讓上下游廠商、銀行透過消費與金融的力量,淘汰不友善環境的廠商,促使企業真正負起社會責任。

  除了末端環保管制,更應禁止工廠或工業區鄰近農漁業區或設於上游,因此內政部與經濟部應該推動國土計劃、河川流域管理,計算環境承載量,規劃限制開發區,並輔導工廠清潔生產、資訊透明。農委會、衛福部則應該針對高污染風險區進行農糧研究、風險評估、流行病調查,為糧食安全與國人健康把關。
染紅破碎的河川大地讓全台心痛,掌握權力和資訊的政府,透過政策與法規從源頭把關,這遠比末端查緝更有效。人民除了譴責、抵制企業,千萬別忘了也要督促政府做點實事啊!  …

【文明反省】李玉坤:中油關廠後,希望可以從後勁直接走到半屏山

李根政@2013.10.10
筆者在李玉坤先生帶領下,參訪了後勁僅存的幾座老宅。圖為林宅,一棟200多年的老房子,地基取材自半屏山的硓咕石。

在中油未設立煉油廠之前,後勁人的生存發展、生活模式與半屏山關係密切,半屏山儲存、釋放了豐沛的地下水,提供農業灌溉水,而硓咕石則為建築房舍的重要建材,通常做為牆身下半部的石堵,其上再輔以夯土而成,其材料皆取自半屏山或其山麓。

如今,後勁僅存的少數老宅,仍可窺見其樣式。然而,高雄中油廠廠的設立,從此將後勁人和半屏山隔離了,切斷了這條自然與人文臍帶,有好多次,玉坤兄提到關於五輕關廠後的卑微夢想,不過就是希望可以回到從前,讓後勁人可以直接從社區走到半屏山,沒有中油的阻礙。

【工業污染】我庄,保生大帝與後勁反五輕

文@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2004年,有感於大高雄是台灣工業污染重鎮,想要去面對此一環保運動失落的大塊,我的第一站是去拜訪後勁。
後勁反五輕是可歌可頌的反污染與民主運動,創造了許多第一。1990年舉辦全台第一次公投,當時有60.8%堅決反對五輕廠設立,39.2%同意協商,投票率66.4%[1];1987年至1990年,進行了長達三年一千多個日子的圍廠、請願、街頭抗爭,長期作戰的動員能量超越任何運動。雖然在郝柏村帶領軍警強勢鎮壓下,五輕廠仍然興建,但二十幾年來,他們緊咬著25年遷廠的政治承諾,持續進行組織動員,立場未曾鬆動,地方民代拒絕任何收買。這股後勁十足的社會力,到底從何而來,至今尚未完全窺其唐奧。
從黑髮抗爭到白髮的李玉坤先生,是我了解後勁重要的窗口。我常請教他,為什麼後勁人可以堅定的反五輕,他的答案是信仰的力量,有神明當靠山。1987年,當政府宣佈要在後勁興建第五輕油裂解廠,不同信眾陸續在萬應公與有應公,鳳屏宮問是否「反五輕」,結果分別擲出了六次的「立杯(筊)」,最後由爐主陳財向聖雲宮保生大帝請示是否反五輕,結果連續出現了六個聖杯。老祖將整個社區的力量團結起來,之後並數次顯露神蹟,一再強化後勁人反五輕的意志。 △現在的聖雲宮於1990年開始興建,1995年完工,花費台幣1

【我與社運】悼一位真摯瀟灑的反核青年--陳炯霖

李根政@2013.7.25

從臉書上傳來炯霖落海失蹤的訊息後,我和大家一樣都期盼著有奇蹟,
但老天爺帶走了他,偉傑說:這個世界終究關不住他。

我跟炯霖只見過幾次面,一次是日本導演鐮仲瞳在高雄影展期間,
主辦人--尚恩在御書房辦了一場小型論壇(2011.10.25)。
由我和簡秀芽、王敏玲、蔡卉荀與鐮導對話,
炯霖流利的翻譯真是令我們大開眼界,最厲害的就是從日語直接翻成很有味道的台語。

另一次是他帶著一群台、日、韓的朋友,環島走了一趟「跨越國界,找回自己之台灣巡禮」
2011年12月9日一行人來到高雄,借宿在辦公室,順便跟專職和義工做了分享。
談些什麼已忘了,只記得他們隨意的坐在地板上,團員們一邊彈著吉他、直笛,一邊分享的情景。
炯霖給我感覺就是被太陽晒得「黑金、黑金」充滿活力、真摯而瀟灑的年輕人。

看到這麼有才華的年輕人,我有一度動念想請他來地球公民工作。
沒想到,炯霖就這樣走到另一世界。

時局真亂,炯霖的離世,特別令人傷感。
有時在想,他是不是故意往大海中游,不想回來了。


【我與社運】二杯咖啡

李根政@2013.7.13
七月初,和妻回鄉的四天中,幾經斟酌,終於撥了電話約了洪君見個面,洪君在已修繕再利用的831--軍樂(妓)園建築內經營咖啡店,我和妻子於午后在這個充滿書香藝文氣息的奇特空間內,享用著洪先生手沖的好咖啡,香醇順口。
但更令人悸動的是,聽著眼前這位小我一歲,一身素淨,略帶文藝青年氣息的洪君,述說著這二年間的生命轉折,洪君回鄉其實是為了養老,一開始經營民宿,接著標下這間咖啡店的經營權,卻在幾個月前看到浯江溪口的道路開發案,在等不到任何人發聲阻止這毀壞生態與人文記憶的工程,於是和一群年青朋友,組織起「浯江守護聯盟」,挺身投入金門的生態保護與關注社會公義。
此刻的洪君,從養老心情轉變成環保鬥士,肉身雖是不慍不火的「文藝中年」樣,但卻充滿生命力。這杯咖啡令我心情振奮,對老家重新燃起一股希望。
隔一天,我們去拜訪住在慈湖邊的老友--楊君。十五年前我和一群畫友,曾經利用寒暑假在金門的鄉野背著畫具到處寫生,還一起開了「趨山走海」的畫展,楊君是其中一位。久未見面的楊君,在風光明媚的海邊蓋了棟容納一家三口的小房子,裡面有一間需要預約才開放的咖啡畫廊。楊君是咖啡達人,拉花手藝十分了得,凸起的奶泡可達3公分,圖案更是五花八門,「浯江守護聯盟」洪君的咖啡老師就是眼前的楊君,在這裡我們享用了金門最好喝的咖啡。
我們的話題除了咖啡,就是談「趨山走海」。在口鼻滿佈咖啡香氣中,楊君開始吐露十幾年來的心事。他說,十年來他已不曾跨出家門去畫畫,因為到處都是怪手、永不停歇的開發建設,老建築不是被推倒就是翻新,幾無想畫的景色。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但我瞄了楊君的眼睛裡似乎泛著薄薄的淚光。在旁的妻忍不住問了楊君:「你覺得鑽研咖啡算不算一種逃避?」
楊君是留學西班牙的美術碩士,藝術曾經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如今卻找不到往前走的動力,花俏高超的咖啡手藝,仍抹不去內心裡一股沈甸甸的無力感、失落感。 這杯咖啡喝得心有點痛。
旁記: 七月初,姊妹們陸續傳來八十幾歲母親身體狀況不穩的訊息,於是臨時決定回金門探視,仔細端詳拿下假牙的母親容顏,確實是老了。今年的四十五歲的我,在金門成長加上教書共二十年,在新竹唸了五年書,落腳高雄滿二十年,幸好家中兄弟姊妹多,替我陪伴老母親,少了後顧之憂,回家後,母親狀況回穩,放心多了。
最近幾個月間,金門出現了一群社運素人,自發性的組成浯江守護聯盟,主事的洪君曾經來電請求協助,儘管內心高…

【環境與民主】流失中的民主,公民社會如何突危?

李根政@2013.6.24
高屏大湖經過十年的民間運動,終於在環保署環評會上被否決,這是一場難得的勝利,在環評制度信用瀕臨破產中,讓人民拾回一點點對體制的信心。然而,若不是社區的力量、環保團體的堅持,趨動地方政府和民意代表的表態反對,高屏大湖早已動工興建。
然而,一場努力十年,捍衛700公頃良田的環境運動,放在整個國家社會的大浪潮中,就像一個小小的浪花,迅即沒入無止境的大海之中。
台灣目前的處境,很難讓人不焦慮。
根據一部鳥籠公投法推出的核四公投案,正在立法院等待一場表決大戰;證所稅、十二年國教背後隱藏著更大的稅賦、分配不公,以及國家財政懸崖問題;國民黨政府與中國簽訂了服務貿易協定,影響遍及國人的食衣住行育樂,甚至生老病死的行業,但在此之前,一般老百姓毫不知情,在野黨也提不出任何反制的辦法。 一個又一個的政策,所影響的不只是產業和生活,其決策過程及結果更衝擊台灣的民主體制。
地球公民基金會所從事的環保運動,是奠基於人民意識的覺醒,以及公民的行動。過去幾年,我們試圖在草根運動、政策監督與倡議、遊說,與健全法令制定之間,建立一條改變的路徑,然而,組織的能量常耗費於個別開發案,應付國會中層出不窮的搞破壞議案。
我們依然踩著堅定的腳步,守護著家園,然而,當國家的民主體制不斷被侵蝕、瓦解之際,公民社會難道只能在一個個的議題中防守、爭議,或者在狹窄的政治空間中,尋求主流政黨施捨一點人民和環境應有的正義?
今年309的廢核遊行彙聚了22萬反核民意,超越了藍、綠,突破了環境運動的小圈子,從社會中湧現的自主力量,正是一股形塑新社會的原動力,如果核四公投成案,廢核四所需要的50%投票率,900多萬票的高門檻,將成為台灣民主運動與公民社會的指標。


【我與綠黨】關於綠黨,給好友們的一封信

圖片
關於綠黨,給好友們的一封信: 這封信是要告訴大家,我有了一個新的身份—台灣綠黨的共同召集人,同時讓大家了解綠黨的現況,拜託大家支持綠黨。

根政曾於2006年擔任綠黨中執委,但純屬掛名,多年來只是綠黨的疏離黨員。,十幾年來,我認為公民社會的力量是促成改變最重要的根基,因而我專心做打底的工作。

事實上,地球公民基金會致力於團體草根的環保力量,透過研究調查,媒體揭露,群眾運動,乃至利用國會行政部門施壓,最終正是要促進政策的改變,這個過程本身就是公民影響政策、政治的運動。

因而,從環保運動到綠黨,在價值和目標上本無二致。

然而,當前國家的發展方向實在令人憂心,政治環境的敗壞,已危及公民社會所依賴之民主根基,而二大黨在犧牲環境、剝削勞動者的政策上幾無區別。在我參與十五年的環保運動中,讓我們疲於奔命、四處救火的正是一連串向財團傾斜、向政治利益妥協的環境政策。雖然,幾年來,我們持續阻止了一些開發案,修正或建立了一些環境法規,然而,我們卻無法從源頭將這失控、即將墜崖的列車轉向。

顯然,在厚植公民社會力量的同時,也必需將此轉換為一股實質的政治力量。我的理想是:台灣綠黨可以創造一個嶄新的參政模式:連結積極的公民,進步的社運人士,為台灣的政黨政治注入活水,而且正向回饋、壯大公民社會;創造從社運到參政之間的良性循環,而非被主流政黨收編的單行道。

三月初,知道綠黨要改選一任二年的中執委,我開始認真和環保運動界的好友們討論是否參選,同時也向地球公民基金會董監會報備,獲得大家一致的共識,因而,根政乃決定參與3月17日的中執委選舉。

2007

【聲援良知】2月1日去台北聲援被台塑提告的莊秉潔教授

圖片
【聲援良知】2月1日去台北聲援被台塑提告的莊秉潔教授。

從台塑提告以來,莊教授承受莫大壓力,但仍不卑不亢。台塑這個惡霸財團,走到那裡,污染就到那裡;告學者、買媒體,政府束手無策!但人民不該沈默。回來後,想起要寫這四字。

我的落款是:「台塑六輕謀財害命,秉潔教授揭露真相;惡霸財團提告凌遲,意圖泯滅學術良知;不屈不撓莊秉潔,各界聲援救良知。」

有關訴訟的進度,請朋友們讀淑娟的環境報導。
http://shuchuan7.blogspot.tw/2013/02/blog-post.html

【我與社運】2012台灣環境運動的幾點省思

圖片
作者/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蔡卉荀.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 過去一年中,地球公民基金會持續在「山林水土」、「工業污染」二大領域耕耘,我們共主辦了41場記者會及行動;協辦10場記者會;發布12次聲明,刊出17則媒體投書;舉辦49場次的社區說明會、論壇等,還有133場次的對外演講。相當於平均每週一場記者會,每三天就有一次守護環境的行動;每三天就有一場演講。另外,我們也致力於運用國會的槓桿,促成對政策或法案的改變,今年度我們共提出了4項法律案、4項預算案。我們試圖建立起從草根到政策改變的行動路線,結果是幾乎天天處於救火的情況。2012台灣的環境運動可以說是遍地烽火,個人無法對個案進行全面性的關照,僅能以地球公民基金會的運動經驗,提出幾點觀察和省思。

政經決策下,個案運動的困境

2012年12月12日全國產業發展會議在爭議聲中落幕,產發會本是財團的一言堂,但幾位環保團體的成員,還是堅持進場表達意見,立錡科技公司的董事長邰中和一句「再吵下去,我告訴你,15K都到不了」,經台灣生態學會蔡智豪在FB不精準的揭露,意外引爆爭議。

產發會中列出了167項共同意見以及33項其他意見的共識,打著建構優質投資環境的名義,要求:

「鬆綁外勞基本薪資、簡化並縮短引進外勞審查、加班工時彈性調整;鬆綁工時、定期契約與資遣解雇之規範,放寬勞務派遣;藍領外勞可以申請永久居留。

依據廠商所提產業用地需求,加速開發產業園區。產業園區授權地方政府核定權責,研議由30公頃以下非都市土地擴大至30公頃以下非都市及都市土地,以縮短新設園區審議時程。

開發量體採總量管制方式,允許彈性調整建蔽率及容積率,以滿足不同產業類型之使用需求。

推動桃園、新竹、台中、彰化、雲林、台南及高雄七大缺水區域水資源開發計畫之可行性;研議新設與開發產業園區穩定水源之方案;既存搭排戶工業廢水無污染之虞者,仍准予搭排,以減少產業衝擊。」

這些所謂的共識,無非是要求:降低勞動成本,賦予合法快速的搶地、搶水的權力,以及放寬環保標準。

2012年這場產發會並非空前,也非絕後。政府為財團服務,排除投資障礙的政策向來一以貫之。

2006年7月,民進黨執政期間也曾召開「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會中同樣宣稱有516項結論,當年蘇貞昌主政的行政院為了表示對經發會的支持,提出的「大溫暖、大投資」的計劃,同樣著手「鬆綁土地、勞力、資金、環評與行政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