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6的文章

請將電力資料全面開放

最近參與幾次能源議題的討論,對象包括地方政府、政府能源智庫、台電公司、學術機構、民間團體,大家共同討論著如何節能。這是筆者參與的社會運動中少見的正面氣氛,可以說是反核運動驅動政治改變的重大成就,更是台灣邁向民主深化,齊力推動國家改革很重要的社會基礎。 公共財當營業秘密
然而,這些對話也有令人荒謬不解的情節。例如:至今不管是學術機構,或者國家最主要的能源智庫——工研院綠能所,只能向台電一筆筆購買二手統計資料,來進行能源政策的分析研究。也就是說,台電不開放有利分析的原始資料,把屬於公共財的電力資料當成營業秘密,使得這些研究最核心的部分幾乎處於接近瞎子摸象的狀態。更無法進行社會對話,讓人民參與能源改革工程。  這次台電拋出531缺電危機,為什麼民間對政府和台電有如此大的質疑?筆者認為就是長期資訊封閉的結果。  舉例來說,針對「台灣到底有沒有缺電危機」,只要台電公布機組歲修與各種運轉限制的排程、調度計劃,就能釐清「備用容量」到「備轉容量」之間巨大落差的原因,進而理性探討台灣的電力開發與管理調度問題。再舉一例,服務業與工業是用電尖峰主要貢獻者,只要台電公開更細緻的、不同行業別的用電基礎數據,工研院、學術機構、民間就能針對不同地區、行業、用戶特性,協助行政院提出適當的節能與降載策略,使中央及地方政府、企業與人民都可以一起來配合。  「開放電力基本資料」可以說是蔡政府確立非核、能源轉型的政策之後,可以讓全民有感、一起做出貢獻的最關鍵一步!  這次限電危機促成政府、台電和民間團體達成應降低「尖峰負載」的共識。政府應該把握這難得的社會契機,立即要求台電開放發電、調度及隱蔽個資的用戶端基本資訊。  平等基礎有助對話
為了擴展民間加值應用,資料形式必須是容易被擷取轉換的原始資料。這才能使社會和台電有一個平等的討論基礎,讓嚴重撕裂的社會逐步建立互信,從對抗走向對話,甚至合作。 能源使用涉及各行各業,因此能源改革絕不是被媒體斷章取義的「百貨午休」而已。新政府與新國會應思考如何擴大中央地方、社會各界的參與,引領輿論在開放資料的共同基礎上討論能源轉型路徑,而不是平白葬送這波改革契機。 原載2016年06月20日蘋果日報投書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60620/37276244/

存命之喜!

圖片
選後,有很強的感受是自己不適合參政。
前陣子拜會了一位尊敬的民主運動前輩,他輕描淡寫的說,這不是問題,政治人物要有多樣性。
另外也問了他對社運和政運丶參政目標和手段之間的看法。
前輩同樣淡淡的說,政運只是社運的一種,方法丶手段並無不同。 要達成理想不可能用現實的手段達成。
嚴格說來,自己並非不知道這答案,但確實受到當前的政治現實環境衝撃,至今還在品味思考。
人生就是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永無止盡的拔河,更恆常處於悲欣交集。
就像每天起床前,得掙脫地心引力和黏人的床,直立起來,有時容易丶有時艱難。
每人總有受挫低潮的艱難時刻,需要重整身心,找到再出發的動力。
我,總以為自己是堅強的人,常常不願承認也會有低潮困頓的時候。
選後,適逢二位親人、一位好友辭世。
那段日子,我總愛拍晨昏的光,捕捉春天植物的新芽, 回看年少時愛讀的六祖壇經丶金剛經丶松尾芭蕉,日本徘句和一些禪宗生死文學。最後,心緖停在了吉田兼好(1283?-1352)的這些句子:
「人皆有死,然尚未及待,已襲掩而至, 宛如淺灘相隔千里,潮水瞬間已掩至腳邊砂石, 是故,人當恨死愛生。 存命之喜,焉能不日日況味之。」 -一徒然草,第137段,李永熾中譯本。
後來想想,那段時間就是自己重整身心的時候。
每個人總有過不去的時候,也許直視活著的可貴,就能找到再出發的動力!
我相信天命,但我認為的天命是把這身臭皮囊發揮到不浪費。 就像貧瘠的土地裡,即使是一根小草,也是奮力活著,開花結果一樣。

........給正面臨人生難題,或者因親友離世而傷心的朋友!
一起在生命的道路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