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6的文章

【工業污染】我們正走在十字路口

文☉李根政(2006.12.16)

前言
保育團體正為一群居住在西海岸淺海地區的白海豚到處請命,因為台灣所有大型開發案幾乎都集中在海岸地區。其中又以鋼鐵(台塑大煉鋼廠)、石化(國光石化)、燃煤電廠所造成的衝擊最大,在政府經建部門的極力推動之下,我們極為憂心台灣沿海的漁業即將全面崩盤,連帶著海洋生態的破壞勢必雪上加霜,白海豚將隨著這些開發案的完成而走上絕路。本文係分析台灣石化業正面臨十字路口的困境,提出一些觀察,對白海豚而言,此時,這些人世間的紛擾就是左右其族群存續的關鍵時刻,極需各界共同關注(2007.8.29)。

污染走到那裡還是污染!
高雄地區正面臨1987年以來最激烈的社會矛盾。因為依政府的承諾,中油煉油廠必需於104年遷廠,仁大工業區則是107年,現在的後勁、仁武、大社居民都有強烈的遷廠呼聲,如果在地民眾的訴求都成功,意味著中油在南台灣的版圖只剩下大林廠、林園廠,仁大工業區裡那些石化業的中下游勢將萎縮,因此經濟部和中油公司、石化業者、台灣石油工會等組成共同陣線,他們喊出「如果中油遷廠,將造成高雄地區11萬6千人失業」,要求就地更新,意圖推翻當年的政治承諾。

反公害運動對上了龐大的國營企業與大財團,勝算並不大。不過後勁地區被污染數十年,已累積相當深厚的民意基礎,今年的高雄市市長、市議員選舉,堅持主張中油遷廠的黃石龍議員再度當選,而把五輕遷廠納入政見的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陳菊也當選了。接下來,最傷腦筋的應是中央的民進黨政府和泛中油體系的石化業者。

事實上,五輕的遷廠牽動的不只是高雄地區,更往北連結到中台灣。「國光石化公司」是由中油及其中、下游石化業者組成的新公司,他們在行政院和經濟部門的支持下,積極推動在雲林台西的離島工業區設廠,彰化縣政府也積極拉攏往大城設廠。另外中油內部也在評估遷到高雄的大林埔新生地上(南星計畫)。

高雄的石化工業區附近的居民常有一種說法,他們認為像石化業這種高污染的產業,應該遷到人煙稀少的地方,好像雲林離島工業區是個相對較好的方案,但是他們似乎不了解,那邊也有世代靠海維生的漁民和蚵民;部分林園人會認為,都是因為五輕要遷廠,中油才會急著在三輕擴廠。我不知道雲林人會不會也在抱怨,如果不是宜蘭人反六輕,政府也不會來搞個離島工業區,讓台塑在這邊製造污染與社會不公;如果不是五輕要遷廠,國光石化也不會想來雲林。

這些一意追求用環境污染、耗竭資源來發展經濟的官…

【我與社運】請支持綠黨參選台北市議員參政為台灣環境注入生機

李根政2006/12/7

總統府的國務機要費醜聞、馬英九的特支費風暴,仍然是眾所矚目,貪腐一時之間成了過街老鼠,喧騰數月。然而立法院裡天文數字的肉桶分肥,比交代不清的國務機要費更赤裸,更無恥,但卻無人檢驗。

去年的湖山水庫預算,我們拼了命在立法院向立委遊說,逐一發送資料,說盡道理,領銜提案的賴執媛委員還親自一一打電話拜託,但最後是國民黨祭出黨紀,親民黨力挺之下,水庫預算表決通過。為什麼在野黨比執政黨更主動、強勢的捍衛這個有爭議的預算?表面上,立委任義正言辭為地方的發展打拼,暗地裡,誰都知道不就是椿腳利益,建設買票,我們合理懷疑根本是水利署拿1410億的治水預算和立委們交換而來。今年更慘,湖山水庫的預算,連表決的機會都沒有,在委員會就被雲林在地立委強勢主導過關。

台灣的政治真的是從根就腐爛了。各政黨推出的候選人,黨派庇蔭、家族財力雄厚、和財閥掛鉤是必備條件,再也沒有任何從社會改革運動歷煉的新一代年青人。選總統、選縣、市長,誰當選其實變得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背後那群會隨著主子雞犬升天的策士、跟班,到底是「牛鬼蛇神」?還是真正的有識之士?現在的立法院裡形成一種高度默契,「在地立委」擁有絕對的權力,只要涉及在該縣市的建設案,其他選區立委最好閃邊站,不分區立委更是敬陪末座,發揮不了影響力,說穿了,這只是一種不問是非,卑劣的分贓邏輯,什麼環境保護、社會公平、世代正義根本進不了國會這個被染黑的人民殿堂。國會那些帶點理想性的台灣派立委,現在大都也只剩下黨的護航派,圖利自己的永續當選派;地方議會的選舉更是慘不忍睹,在高雄,今年議長賄選案遭判刑的議員仍是派出自己的親人「清白」出征,被判緩刑的人則低調的「清白」參選,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這樣的政治的確令人灰心喪志,
但我不相信真的沒了希望,
綠黨的朋友也不相信,

綠黨決定投入這個臭不可聞的政治大染缸。推出了台北市議員候選人,他們是「潘翰聲」在文山、松山信義區;「張宏林」在大安、文山區;「張聿文」在士林北投區。

這是一股從地方議會,逐步向國會挺進的綠色生機。
請給台灣生界一個機會,給地球一個機會,幫忙拉拉票。

【都市環境】高雄市環境政策白皮書出爐

民間團體選前拜會各市長候選人 <2006.12.4>

黃俊英對民間的白皮書表示肯定與支持。
陳菊率幕僚與社團代表深入討論各項議題。

由高雄市七個民間團體共同擬定的民間版高雄市環境政策,經過三、四個月的蘊釀,終於完成初稿。
這份白皮書是結合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高雄市柴山會、高雄市野鳥學會、台灣溼地保護聯盟、長鬃山羊單車俱樂部、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高雄市綠色協會等團體,將歷來對高雄市所面臨的環境問題,提出整體性的意見。
為了讓各市長候選人能夠針對白皮書的內容,進行回應,民間團體於11月22日以掛號信函郵寄給五位市長候選人事前閱讀,並著手安排當面拜會事宜。
11月29日,各社團體代表,準備了一份摘要版的白皮書內容以及訴求(如附件一、二),前往拜會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黃俊英、民進黨陳菊、台聯黨羅志明,三黨候選人皆親自接見。這些社團代表是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李根政主任、高雄市柴山會藍培榮理事長、楊娉育總幹事、高雄市野鳥學會林昆海總幹事、高雄市舊城文化協會曾光正理事長、台灣溼地保護聯盟代表黃明和、高雄市綠色協會總幹事魯台營等人。
早上10:00,各社團代表前往中山路國民黨市長候選人黃俊英競選總部。黃俊英表示,雖然選務繁忙,但他仍利用車上交通時間看完整本白皮書,他非常贊同民間所提各項環境政策,其主動表示應積極保護柴山,重視高市綠地分配嚴重的區域落差的問題,關於輕軌他表示,他並非反對而是認為路線不對,需再評估;而對於中油煉油總廠遷廠的問題,則訴求請行政院組成專案小組,進行討論,同時表示,將與民間對話溝通將會在選後持續。
中午12:00,各社團代表前往至聖路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陳菊競選總部。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陳菊針對民間版環境政策白皮書提出了一份正式書面回應(如附件三),對於民間所提訴求,幾乎全數給予正面回應。另外對於柴山的破壞問題,陳菊表示「有信心對抗財團,阻止柴山的破壞」,對於前鎮、小港區綠地面積偏少的問題,陳菊則表示將增爭取205兵工廠的遷移,創造更多的綠地;對於中油煉油總廠遷廠的問題,陳菊明確表示,將要求政府信守104年遷廠的承諾。對於陳菊在石油工會的壓力和生態保護之間,選擇了生態保護,民間團體表達十分肯定。
下午1:00,陳菊的拜會未結束,但與台聯黨市長候選人羅志明的約定時間已到,於是由柴山會、舊城文化協會、教師會生教中心等代表,前往民權路的羅志明競選…

【我與社運】參政解決台灣的環境問題

<2006.11.19>

總統府的國務機要費醜聞仍然是眾所矚目,貪腐一時之間成了過街老鼠。然而立法院裡天文數字的肉桶分肥,比交代不清的國務機要費更赤裸,更無恥,但卻無人檢驗。

去年的湖山水庫預算,我們拼了命在立法院向立委遊說,逐一發送資料,說盡道理,領銜提案的賴執媛委員還親自一一打電話拜託,但最後是國民黨祭出黨紀,親民黨也力挺之下,水庫預算表決通過。今年,湖山水庫的預算,連表決的機會都沒有,在委員會就被雲林在地立委強勢主導過關。

現在的立法院裡形成一種高度默契,「在地立委」擁有絕對的權力,只要涉及在該縣市的建設案,其他選區立委最好閃邊站,不分區立委更是敬陪末座,發揮不了影響力,說穿了,這只是一種不問是非,卑劣的分贓邏輯。為什麼在野黨比執政黨更主動、強勢的捍衛這個有爭議的預算?表面上義正言辭為地方的發展打拼,暗地裡,誰都知道不就是椿腳利益,建設買票。

台灣的政治真的是從根就腐爛了。各政黨推出的候選人,黨派庇蔭、家族財力雄厚是必備條件,再也沒有任何從社會改革運動歷煉的新一代年青人。選總統、選縣、市長,誰當選其實變得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背後那群會隨著主子雞犬升天的策士、跟班,到底是「牛鬼蛇神」?還是真正的有識之士?國會那些帶點理想性的台灣派立委,現在大都也只剩下黨的護航派,圖利自己的永續當選派;地方議會的選舉更是慘不忍睹,在高雄,今年議長賄選案遭判刑的議員仍是派出自己的親人「清白」出征,被判緩刑的人則低調的「清白」參選,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這樣的政治的確令人灰心喪志,
但我不相信台灣人民真的這麼弱智,

綠黨的朋友也不相信,
於是有一批對台灣不死心的新世代傻瓜,
決定投入這個臭不可聞的政治大染缸。

他們是綠黨推出的台北市議員候選人潘漢聲、張宏林,以及推薦的候選人張聿文。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為地球嗆聲─潘翰聲」在松山信義區,登記第1 號;「守護地球長長久久 守護山林-張宏林」在大安文山區,登記第 9 號;「守護唯一的陽明山、終結黑金纜車-張聿文」,是士林北投區的 13 號。

在此呼籲大家多拉票,讓台灣的綠色政治開花結果。

【我與社運】賴幸媛.以蒼生為念,奮戰不懈

文◎李根政

<2006.09.29>
永續會是立法院中真正跨黨派的次級團體,在成天陷入政黨惡鬥、圖謀個人私利的立法院裡,是少數仍然保有理想性格,願意為台灣長遠發展、公共利益而努力的稀有動物。

即將卸任的執行長──賴幸媛,是台聯黨的不分區立委,在對壞事習以為常,隨時逢場作戲的立院中,像賴委員一樣,遇不公不義還會真的憤怒,願意為弱勢人民、環境奮戰不懈的更是少數中的少數,其赤子之心常令我動容。

今年1月11日晚上12點,湖山水庫預算表決前夕,疲憊不堪已昏昏欲睡的我,接到賴委員來電討論湖山案,此時的賴委員仍在辦公室一一打電話向每位委員說明拜託,雖然隔天表決結果,是以125比73輸掉了這場預算之戰,但能找到支持刪除預算的73位跨黨派立委,賴委員確實居功厥偉。(73位委員中,台聯黨12人;民進黨58人;國民黨2人;親民黨1人)

賴委員在本屆執行長任內,與民間團體推動「永續論壇」,永續會辦理了湖山水庫、農業.生態.動物福利、吉貝嶼BOT案,中科七星基地共5場的論壇,試圖在國會援引聽證之程序,將有爭議的環境議題,透過釐清爭議點,交互辯論,找出共識或歧異並持續追蹤。論壇試圖擺脫國會中政黨惡鬥、不問是非、唯私利取向的惡習,為台灣理性的國會問政以及未來的國會聽證制度樹立典範,這在抄短線的立院生態來說,是少有的遠見。

從去年到今年在立院一片混戰中,水患治理的預算從800億飆升到1,410億。賴委員夥同永續會其他委員和民間團體,從場內到場外,力爭審慎評估,要求舉辦聽證,確保有其工程必要性、不破壞生態等,最後這些訴求分別納入石門水庫治理的主決議和水患治理的附帶決議中;中科七星案,賴委員陪同后里的居民參與環評審議、立院陳情等,真情流露的賴委員總是站在第一線與大家共同吶喊。至於成功刪除花蓮西寶水力發電廠預算,持續關切美國牛肉輸台的健康風險、中國毛巾傾銷案等,其投入的精神和表現已有社會公評。

說實在的,像賴委員及其他認真的永續會委員,其瀕危程度,已達需制定特別法加以保護的地步,但法律恐怕也沒用,因為立委靠的是選票!如果台灣人民還是要支持黑金、黨派、家族近親繁殖的政治人物,那麼,這些人才真的會從政治圈中絕種。

謹以此文向即將卸任的賴幸媛委員,還有優秀認真的助理們致敬!另預祝長期投入環保事務,同樣奮戰不懈的新任執行長田秋堇委員,開創立法院永續會新格局。

作者/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

【我與社運】賺「無閒」的教師會幹部

文☉李根政

<2006.07.15>
衡量教師會力量的強弱,除了會員人數之消長,會務人員的數量與素質,無疑是最重要的指標。事實上,高雄市教師會之所以能夠在各方面領先其他縣市教師會,除了優秀無私的領導人外,透過和教育局的協商,爭取會務人員的公假是一大關鍵。沒有專職的會務人員,教師會在談判、協商、組織經營面向,等於手腳被束縛,完全沒有發展空間。

1996年成立之初,首任理事長張輝山老師完全以課餘時間從事教師會工作,一年後爭取到理事長、總幹事的公假,接著透過和教育局的不斷協商、爭取,逐年增加到目前的七位,這些會務人員來自各高雄市各級公立學校,每週在校授課四節,其餘時間公假推動教師會會務。

我接觸過一些基層教師,聽到會務人員每週只要上四節課,馬上升起一種不平之感,彷彿這是天大的福利,我今年到新學校報到時,教評委員天真的問,如此一來,你對學校有什麼貢獻?
事實上,教師會幹部常常得抗衡來自行政部門的壓力,這是責無旁貸的承擔;然而,來自教師同儕不平的眼光、窄隘的度量,則是不可承受之重。

佛家禪師說,過盡千帆只有兩條船,一為名、一為利。就現實的社會而言,「名」如果不伴隨著利益,名又何用?如果教師會幹部因為能力、品性傑出,得享大名,為社會做更多奉獻,教師會如同培育棟樑人才之搖籃,何其榮幸?而「利」呢?擔任會務人員,上班作息時間配合政府公務部門,沒有寒暑假,上班時間從早上8:30到下午5:30,晚上、假日加班是常事。但是,沒有學校裡的組長、主任、校長加給,沒有寒暑假的不休假獎金。過去唯一的利是,92-94年間每月補貼500元交通費,但96年為了購置會館已取消,多年來,個人在每週回校上的四節課中也常有公務需處理,為避免麻煩,常以請事假自付代課費了事,我相信這不是個人特例,簡而言之,擔任教師會幹部,無「利」可圖,只有賺「無閒」,最大的利益在為於社會付出後心中的坦蕩。

1993年,為了和老婆結婚,我從金門「嫁」到高雄,1995年輾轉調到高雄市永清國小;1998年起,我應張輝山理事長之邀,成立生態教育中心,擔任教師會總幹事,兼生態教育中心主任;一年後,陳銘彬理事長,支持我專任生態教育中心主任,至今擔任教師會會務人員已達八年,然其間因就讀靜宜大學生態所,留職停薪兩年,所以實際上是六年。唸靜宜生態所的兩年間,我到台中促成台灣生態學會的成立,擔任首任祕書長,期間我仍持續領導生態教育中心,未曾間斷,…

【環評】七星過關,環評已死!

李根政/高雄市(環評委員、綠黨中執委)

中科七星農場開發案,在環評大會中未釐清歷來爭議的情況下,即草率地針對「有條件通過環評」和「進入第二階段環評」進行表決,結果以十比八票有條件通過本案。

七星基地的爭議主要是,一百公頃的土地是為單一廠商友達而量身訂製,政府至少要先投資一百億以上的公共建設,即使三十四年也無法回收;友達生產的是液晶面板,根據環保署環檢所在九十一年的報告顯示,電子及光電業所排放符合廢水排放標準之放流水,對水域生態毒害甚大,其中尤以本開發案將生產的LCD-TFT 之彩色濾光片,其排放水生物毒性最大,即使稀釋一百倍魚仍會死掉;同時業者進駐后里,單單致癌的有機污染物(VOCs)排放量即佔台中縣的十八%,相當於每天在后里、七星農場傾倒五公噸的致癌性物,任其逸散。今年初水利署的正式評估報告指出,中科三期基地的用水將使中部地區用水的高度緊張,然而,政府各單位拼命為其護航開發單位,顧問公司所撰寫的環評報告更充斥關鍵的不實資料,意圖掩蓋事實真相,嚴重誤導環評委員的判斷,然而遺憾的是經委員一一指出後,毫無辨證的機會,即被不負責任的「有條件通過」,嚴重應有的程序及實質正義。

七星通過,是對環評制度踐踏。本次支持應進入二階環評,進行嚴謹審議的八位委員都是專家學者;反觀支持有條件通過的十個委員中,有五位是從未親自與會參與專案討論的官派委員,若以環評制度所要求的科學與專業來說,這次的審議可說是「行政院」的手伸進環評會的必然結果。
憂心的是,以現今環評會組成來看,二十一位委員中有七位是官派委員,如果官派委員都成鐵票部隊,那麼只要遊說、影響四位委員即可達到過半,未來只要行政院支持一定要通過案件,不管遭遇多少質疑,都會通過。那麼等於宣告環評制度已死!

(本文已刊載於 2006.07.01,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生活消費】液晶電視

文☉李根政
<2006 .06.11>

家裡一台21吋的映像管彩色電視,是丈人送我們的結婚禮物之一,尺寸是我們決定的,至今已有12年。不過螢幕已泛黃5年以上,喇叭也成破嗓子,確定無法修復,成了快絕種的機型。我和老婆盤算了好幾年,始終捨不得換,一來是看電視很浪費時間,既然把第四台都切了,何必換新,二是覺得浪費。

記憶中,生命中看電視最快樂的時光,似乎永遠只停留在小時候擠在柑仔店前,看著畫面不時跳躍、閃爍的黑白電視,那時候不管看什麼節目,心情遠比現在興奮多了。2006年,台灣的熱門八卦新聞首推趙建銘和泰安休息站,我常在想,擁有42吋液晶電視的人和21吋老電視的人,看同樣的節目,誰比較幸福? 當整體自然和社會環境急速惡化之際,人類的幸福感會隨著液晶電視的尺寸而增長嗎?再者,人們追求大尺寸液晶面板對環境會不會加重負擔呢?

去年八月,我擔任環保署的環評委員,我接觸了二個與液晶電視相關的個案,一是雙喜礦場,一是中部科學園區的后里基地。

雙喜礦場是位於苗栗的舊礦場新開採案,去現場勘查時,環評委員指定要去看已開採的礦場復育情形,一到現場發現原本被覆完整次生林的蒼翠山體,被開腸破肚,映入眼廉的全是光禿禿的景象,礦主種上幾十棵直挺挺,沒半片樹葉的小樹苗,竟宣稱說這已是在做復育。

矽砂礦是製造玻璃的原料,玻璃是液晶面板的主材料,全球液晶電視的需求增加,意味著要開採更多的矽砂礦,在全球各地免不了這種慘烈的開發。

后里基地是中部科學園區的三期基地,屬半導體和光電產業,其中后里農場進駐的廠商是華映、力晶,七星農場是友達,友達所生產面板(TFT-LCD)[1]就是液晶電視的螢幕。國科會和經建官員不斷向環評委員說明,面板業是政府重點扶植的產業,正面臨激烈的國際競爭,對手是韓國,如果稍有遲疑,商機頓失,國人則普遍有著高科技產業低污染的錯誤認知[2],在此情形下,幾位環評委員的審慎把關,竟引發行政院、經濟部、大企業主、工商媒體大反彈,不斷批評環評委員是經濟發展的絆腳石,在關鍵的時刻更由官派委員當投票部隊,硬是把這樣一個有爭議的案子通過了。

然而,台灣發展面板產業的背後,要付出龐大的環境和社會成本。

面板業的建廠需求動輒上百公頃,隨著面板尺寸而擴張,沒有人知道這種競爭有沒有個限度,政府也不管台灣有沒有那麼多完整的100、200、300公頃的土地,可供面板業無限擴廠;面板業的投資額動輒數千億,這些錢大部分是…

【守護森林】「原住民保留地造林補償條例」應暫緩推動!

2006/5/15

由原住民立委曾華德等32人提案的「原住民保留地造林補償條例草案」,從94年5月至今,在立法院已經過多次討論。本提案所持理由是為激勵原住民林農營林意願;再者,台灣自然災害多,政府投注龐大經費於災害復建,負擔沈重,不若投注於造林,一可收造林之效,二可符合社會補償正義之要求。然而民間對此一條例深感憂慮,其原因如下:

一、人工造林,可能是另一造災運動。該補償條例第一條指出是為「配合政府造林、育林之政策,促進原住民族經濟事業之政策,達到政府全民造林運動的目的。」然而,民間對於「全民造林」則有不同意見。

1996年農委會在賀伯颱風後推出全民造林運動,透過20年每公頃獎勵53萬元的機制,鼓勵人民造林,解決土石流的問題,結果到2004年為止,造林3萬多公頃,耗費國庫100多億,但荒謬的是民間調查和官方的專案查證都發現,全民造林演變成「砍大樹、種小樹」政策執行結果和目的竟然完全相反。

過去,民間調查「砍大樹、種小樹」的案例,有許多即是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結果是平地來的造林掮客獲得最大利益,原住民為領取微薄獎勵金,反而把唇齒相依的山林給毀了,更悲哀的是原住民立委還把爭取「全民造林」經費視為其政績。幸而,「全民造林」政策在民間不斷揭露真相後,2004年,前行政院游錫堃院長已下令停止,此次,原住民立委提出補償條例,莫非是伐木毀林欲借屍還魂?

國府自1946至2000年在台灣的造林總面積已高達113萬公頃,幾乎是國土的三分之一,為什麼造林不斷,土石仍然橫流?這說明了人工造林並非解決國土保安的根本之道,關鍵在於山林的經營管理已到了需全面檢討的地步。

二、解決之道:林地分為保育、經濟二大類,釐訂不同的管理、補償、回饋政策。
全民造林之惡,關鍵在於把經濟營林的做法,用來推動國土保安,結果,反而變成造災運動,如果要根絕此一弊病,必需進行以下工作:

1.進行全國山地使用利用總清查(含原住民保留地),檢討土地編定的合理性(含林地、農牧用地,將全國林地區分為保育、保安用地與經濟地兩大類,並釐訂不同的施業管理模式。

2.保育、保安用地,禁止所有經濟活動、開發行為,包括人工造林。保護既有天然林,人工林應以回復天然林為目標,至於濫墾、超限利用地則全面收回,任其自生演替,少部分可透過調查、試驗,確認生態綠化之可行性。政府應籌措林地回收,以及護林獎助、回饋之經費,而非造林補助。

3.經濟林地,可進行…

【環評】山地住民發展與國土保安的死結?

坪林交流道

<2006.05.07>
坪林行控中心有限度開放為交流道(每日外來旅客限4000車次),經環保署環評會多數委員認可已經通過,該案歷經多次審議,台北市政府與國道新建工程局針鋒相對,一個站在維護水源的立場,堅持不應開放,國工局則以民意要求,坪林人生計為後盾,以管理機制為有條件開放解套。
雖然筆者對最後審議的結論表達失望,因為這並非根本解決之道。然而,也不得不承認坪林案確實難解。因為,坪林行控中心開放為限量進入之交流道,是否會對翡翠水庫的水質造成威脅,歷次審議所擔憂的威脅主要來自三方面。一是車輛在高速公路行走造成的污染,二是遊客在坪林的吃喝拉撒的污染,三為遊客進駐後可能衍生的土地、建物開發,以及茶園擴張等,前二者也許可以透過雨污水收集處理進行管控;至於衍生的違法開發,則取決於政府的公權力,這部分由於政府在山地管理上長期的輕忽與放縱,致使大眾與多位環評委員都不放心,普遍都會質問,現在的違建、濫墾都管不好,未來中央、地方機關的共同管理會報、關閉機制等,會不會又流於形式?此一決議會不會只是把爭議由環評會移轉到共同管理會報?如果未來坪林真的「貓空化」的時候,相關執法單位能否抵抗來自「民意」「生計」的壓力?

另一方面,如不應予通過,對於保護水源的風險可以降低許多,然而,如何處理坪林鄉民發展的訴求,顯非環評委員單方面要求開發單位(國工局)可以達致,如無行政院進行跨部會、縣市的協商,研擬配套,恐難照顧坪林鄉民之不平。北市府聲稱:「從87年迄94年底,由自來水費每度附徵0.2元,作為協助台北水源特定區地方建設經費,共計徵收了10億餘元,其中,共已撥付坪林鄉回饋金,約2億7千多萬元,平均一個月回饋3、4千萬元。官員說,市府已盡力在照顧坪林人了。」(聯合晚報,95.5.4)但是,到底這些錢跑去那裡了?坪林人有感受到實質的回饋嗎?
又,坪林人要多少錢才可以彌補坪林行控中心不開放外來旅客?可否進行量化的研究,這些在環評中一直無法得到答案。如果坪林人追求的是越繁榮越好?人口越多越好?遊客越多越好的模式,那麼和水源保護的目標必然衝突!

坪林案所凸顯出的台北市民與坪林鄉人的利益衝突,並非個案,從去年(94)起在立法院審議的「原住民保留地造林補償條例」,正在同樣情境下的產物,然而其規模、影響層面更為深遠,如未加以關注,可能又是台灣山林與政府財政的一大浩劫。

山林保護,使用者付費
欲管制山地開…

【我與社運】國家永續發展會議

2006.4.21

為了友達的投資,經建會主委、經濟部長親自協調,排除投資障礙。國家永續發展會議上,經濟部次長、工業局局長、大財團聯手抵制溫室氣體排放的任何減量方案。他們口口聲聲說,台灣不能為了環保不要麵包,全世界那有一個國家笨到要「自宮」。

在環保團體不斷施壓,抨擊政府放任技術官僚固守本位立場,全無對話誠意下,何美玥部長、行政院蔡英文副院長出席了最後的討論,他們客客氣氣,聆聽討論;經建官員偶爾在共識條文上退讓幾個字句,便大聲嚷嚷「為了溫室氣體減量,我們已經被凌遲到這樣,還不夠嗎?」,這一切都經事先排練、沙盤推衍。

這真是做賊喊抓賊,幾十年來經建部門,他們把台灣的環境搞成這樣,才叫凌遲吧!然而,口拙,反應遲鈍的環保團體成員們,竟一時語塞。

會議結束前,蘇貞昌院長來了,說自己光頭,但不能讓地球也光頭;承諾召開行政院永續會,回顧自己種樹的政續。院長態度誠懇、妙語如珠,全場賓主盡歡。

說實在的,當下我全身無力,猶如癱瘓狀態,因為這些聽來舒服的話語,並不會為台灣的環境帶來任何改善。因為在這個由民間催生的拜拜大會,政治人物的手腕,使得經建部門凌遲環境的張力似乎化為無形,連預先要抗爭的道具,頓時失去舞台。

從搶救棲蘭檜木林開始在台北的行政部門、立法院打轉了六、七個年頭。
我其實很厭倦於和政府部門的對話。

【教育】溫柔鄉土的綠色資產保衛戰─大社鄉大社國小教室改建的爭議

文☉李根政(2006.4.1)

高雄縣大社鄉大社國小校舍改建的論戰已持續二年,起因於一排東西向的危險教室需要改建,根據校方的規劃,為避免西曬,預計將這一排教室改為南北向,未料這一番為學生著想的好意,卻準備改變學校原有的空間配置,300公尺的操場將被截斷縮小、轉向,改成PU跑道,同時必得移植或砍伐原有二排10-60年的樹木群。當地土生土長的大社國小校友於是發起陳情,呼籲楊秋興縣長讓教室原地重建,為大社鄉民留下珍貴而開闊的綠色空間。

該陳情行動開宗明義訴說,「大社國小為67年歷史的老校,老樹成林,操場寬闊,堪稱全縣各國小最自然優雅的綠色空間暨活的文化資產,師生及社區校友莫不驕傲而疼惜,居民生命、生活與之密不可分,保留這資產給下一代是上善智慧。」此一動人宣言,出自台灣邊陲的鄉間,令人動容。

對於校舍配置重新規劃,陳情人士提出若干質疑,列舉如下:在出生率降低、學校陸續減班之際,如此大興土木是否造成投資浪費?教室東、西曬問題是否可以建築規劃,搭配原有樹木之遮蔽加以克服?一旦施工,全校80%頓成工地,師生陷入二年以上的工程黑暗期,吵雜、灰塵、危險,學生受教品質嚴重受損!又樹木如何移植,存活率如何?(2005年龍王颱風吹倒校內數棵菩提樹,扶正後今已死亡多棵)就算存活也只成沒有靈魂的標本!反之,如果校舍原地重建,估計可節省超過三分之一的經費,操場老樹可完整保留,孩子們一下課就可直奔操場嬉戲運動,強健體魄、增長視力,不會被新建校舍攔阻,如遇流行病、地震等災害,利於緊急疏散、分散風險、自然區隔防疫等。

筆者日昨在社區人士李權芳先生帶領下,走進為綠樹環繞的300公尺操場,對於一棵棵桃花心木、菩提樹,李先生有一段深情款款的談話,始終縈繞我心頭:「傍晚時分,社區裡的媽媽扶著孩子們練習腳踏車,下了班的人們赤腳漫步或慢跑於觀音大社特有的溫柔鄉土─細緻的粉砂跑道,癌症病友們在樹下閒聊、散步,相互扶持,此刻,這一小片綠地儼然人間天堂,沒有紛爭,沒有口水,人們從中舒解壓力、洗濯身心,獲得健康。」此堪稱都市綠地功能的最佳註解,如果為政者真的是「民之所欲,長在我心」,那麼綠地的建設或保留不是該列為最優先之選擇?

大社鄉人口最多的街區,幾乎是緊臨仁大工業區(往西就是高雄煉油廠),可說籠罩於全台最大規模石化工廠污染威脅之中,大社國小與工業區距離更僅200公尺,位處此等環境,綠樹無疑是救命神仙、避難所,更何況…

【都市環境】溫柔鄉土的綠色資產保衛戰

大社鄉大社國小教室改建的爭議
文☉李根政2006.04.01

高雄縣大社鄉大社國小校舍改建的論戰已持續二年,起因於一排東西向的危險教室需要改建,根據校方的規劃,為避免西曬,預計將這一排教室改為南北向,未料這一番為學生著想的好意,卻準備改變學校原有的空間配置,300公尺的操場將被截斷縮小、轉向,改成PU跑道,同時必得移植或砍伐原有二排10-60年的樹木群。當地土生土長的大社國小校友於是發起陳情,呼籲楊秋興縣長讓教室原地重建,為大社鄉民留下珍貴而開闊的綠色空間。

該陳情行動開宗明義訴說,「大社國小為67年歷史的老校,老樹成林,操場寬闊,堪稱全縣各國小最自然優雅的綠色空間暨活的文化資產,師生及社區校友莫不驕傲而疼惜,居民生命、生活與之密不可分,保留這資產給下一代是上善智慧。」此一動人宣言,出自台灣邊陲的鄉間,令人動容。

對於校舍配置重新規劃,陳情人士提出若干質疑,列舉如下:在出生率降低、學校陸續減班之際,如此大興土木是否造成投資浪費?教室東、西曬問題是否可以建築規劃,搭配原有樹木之遮蔽加以克服?一旦施工,全校80%頓成工地,師生陷入二年以上的工程黑暗期,吵雜、灰塵、危險,學生受教品質嚴重受損!又樹木如何移植,存活率如何?(2005年龍王颱風吹倒校內數棵菩提樹,扶正後今已死亡多棵)就算存活也只成沒有靈魂的標本!反之,如果校舍原地重建,估計可節省超過三分之一的經費,操場老樹可完整保留,孩子們一下課就可直奔操場嬉戲運動,強健體魄、增長視力,不會被新建校舍攔阻,如遇流行病、地震等災害,利於緊急疏散、分散風險、自然區隔防疫等。

筆者日昨在社區人士李權芳先生帶領下,走進為綠樹環繞的300公尺操場,對於一棵棵桃花心木、菩提樹,李先生有一段深情款款的談話,始終縈繞我心頭:「傍晚時分,社區裡的媽媽扶著孩子們練習腳踏車,下了班的人們赤腳漫步或慢跑於觀音大社特有的溫柔鄉土─細緻的粉砂跑道,癌症病友們在樹下閒聊、散步,相互扶持,此刻,這一小片綠地儼然人間天堂,沒有紛爭,沒有口水,人們從中舒解壓力、洗濯身心,獲得健康。」此堪稱都市綠地功能的最佳註解,如果為政者真的是「民之所欲,長在我心」,那麼綠地的建設或保留不是該列為最優先之選擇?

大社鄉人口最多的街區,幾乎是緊臨仁大工業區(往西就是高雄煉油廠),可說籠罩於全台最大規模石化工廠污染威脅之中,大社國小與工業區距離更僅200公尺,位處此等環境,綠樹…

【文明反省】為了您的到來!我們無條件奉獻所有

記中科后里農地基地的環評審查

文☉李根政(2006.2.27)
今天(2/27)環保署環評大會審議「中科后里基地」開發案,審議結果是9票支持有條件通過,2票要求進入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1票認定不應開發下,通過本案,本人投票要求應進入二階環評,不過,設定其開發條件時,本人亦提出建言(附件二)。回到高雄機場,騎車回家時,心中出現幾年來罕有,一種幾乎要掉淚的難過。僅以此文交代這次的審議過程的觀察與感受,至於審議時個人所提意見摘要,附於文章「中科后里基地,應嚴謹評估」(附件一)中,請逕行參閱。

力晶、華映…,可敬的「高科技」企業們!

我們認定您是台灣參與國際經濟競爭唯一的選擇,唯一賺錢的道路(註1) ,

於是,當您要擴廠,

我們把台糖134.3公頃的農地,馬上變更為工業區(註2) ,
如果不夠,我們會再想辦法(註3)。

儘管有毒工廠緊臨淨水廠(註4) ,
但我們不惜冒著大台中地區300萬人用水被污染的風險!也要支持您!

儘管用水已很緊繃(註5),
但我們不惜讓農地休耕,農民失業(註6),
如果不夠,我們將努力從已快乾涸的河川中,再擰出水來,貢獻給您!

儘管國庫日益空虛,
但我們仍然願意花幾百億,為您興築各種基礎建設,
甚至,減稅,減稅,再減稅! (註7)

我們馬不停蹄加快環境影響評估的腳步,
不惜動用媒體、電話向委員們施壓,
我們努力為您排除環境保護的障礙,
管他什麼「程序正義」! (註8)

我們展現了十足的誠意,搬開了所有妨礙您的大、小石頭,
這一切,都是為了拼經濟,讓您願意「根留台灣」。

但是,我們關心,您要賺多少錢才算夠?

未來,您將繳交多少稅收?
會不會如您的高科技朋友一樣「8年繳稅負30億」(註9) ?

還有,我們關心,
您所造就的高科技新貴,
他們是否幸福?或者,只是您的賺錢工具(註10) ?

再者,我們關心,
您使用了這些向我們及子孫借貸來的環境、社會、金錢,
會不會增長您對台灣的愛?
當外國(包括敵國)提供更多誘惑時,
您願意把有恩於您的台灣土地和人民,放在心上(註11) 。

最後,我想請您幫個忙,
未來,
當我們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活在一個被污染的大地時,
能不能給一個「非如此不可」的理由!
好讓我們的行為有個正當的解釋。

作者/第六屆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委員


註1、環評的審查會中,國科會中科籌備處一直強調,台灣的光電產業面臨韓國競爭的壓力,該國只要業者有需求,馬上就提供300公頃,日本也是。台灣如果不趕快設廠,就來不及了…

【水資源】湖山水庫後記--國民黨、親民黨傾全黨之力,支持一個有爭議的開發案!

圖片
2006年2月☉李根政紀錄
環保團體從2005年12月起,在立法院推動刪除湖山水庫預算案,立委中最積極當屬賴幸媛、田秋堇、王塗發、尹伶瑛等永續會立委,這些算是立法院中少數堅持理想的稀少動物!

要求刪除湖山水庫預算的遊說工作,一開始便面臨重重阻礙,首先是見不到立委,事先約說沒空,直接拜會一樣見不到人,其次是承諾了、連署了也不保證兌現。政黨協商時,僅台聯黨賴幸媛等人堅持刪除湖山水庫預算,與雲林立委張麗善等人對幹,最後以交付院會表決收場。在投票之前,環保團體積極到各立委辦公室散發文宣遊說,希望爭取支持刪除預算,其中台聯黨團堅定表示支持刪除預算,親民黨團總召黃義交表示本人支持刪除,黨團開放投票(但黃義交二次表決仍投反對刪除,前後矛盾);民進黨和國民黨則混沌不明,「在地立委」的意見,始終是每個人最重要考量。

預算表決當天(1月12日)民進黨團經多次討論,在田秋堇、王塗發等人的努力下作出開放投票的決定;國民黨團則在許舒博、張碩文等人堅持下,由黨鞭曾永權決定祭出黨紀支持湖山水庫的興建,此時勝負幾乎已成定局。

表決當天下午,環保團體兵分兩路,在立院議事廳必經的兩個路口(青島東路、鎮江街),手持「刪除湖山水庫預算」海報,散發文宣盡最後的努力,傍晚6點40左右,表決結果出爐,立院以73票支持刪除預算,125票反對,6票棄權決定了水庫的興建。其中,支持刪除預算的計有台聯黨12人;民進黨58人;國民黨2人(雷倩、邱毅);親民黨1人(劉憶如)。反對刪預算的計有民進黨26人;國民黨79人;親民黨14人;無黨團結聯盟4人;新黨1人;無黨籍1人。

這項表決結果最可議的是國民黨、親民黨和無黨聯盟,身為在野黨竟傾全黨之力支持一個有爭議的開發案,除了利益,還有什麼理由呢?在野黨中真正願意支持環保的立委真的太少了!

2006年1月12日,湖山水庫計畫預算表決結果

水利署95年度預算,第3目第3節「水資源開發及維護」項下「水資源工程」編列之湖山水庫計畫費用4億5,000萬元,基於湖山水庫計畫規劃欠妥,備受爭議,建議全數刪除。
提案人:賴幸媛;連署人:王塗發、王榮璋、田秋堇、林滄敏、林國慶、莊碩漢、尹伶瑛、林樹山。

第一次表決結果:在場委員199人,贊成者68人,反對者120人,棄權者11人,少數,不通過。隨後台聯黨團要求重付表決。

第二次表決結果:在場委員204人,贊成者73人,反對者125人,棄權者6人…

【環評】環評與國土政策、民間運動

第六屆環評委員個人記事之二

文☉李根政(2006.2.4)

本文為個人擔任環評委員五個月後(2005.9~2006.1)所整理的想法,完成於今年二月初,然期間環境議題仍層出不窮,不及以本中心電子報發表,如今轉眼又過了近三個月。這期間中科后里基地之后里、七星農場案,環評會承受來自行政院、經建部門的龐大壓力,背負經濟發展絆腳石的罵名,引發社會討論;未來,台塑大煉鋼廠、國光石化園區的審議,更是焦點,不過這些個案尚未終結,非本文討論範疇,容後再敘。

新任環評委員投下的震撼彈

過去的環評會,有很多個案明明有很多問題,但礙於經濟開發的最高價值取向,常做「含淚通過」之決議;相反的本屆委員則有好幾件被委員「含淚否決」,避免國家社會為帶有爭議之開發案再付出高昂代價,例如北宜直線鐵路、台8線關興橋改建案、麥寮人工湖、萬榮林道等被陸續認定不應開發;彰工火力發電廠要求進入二階環評;高雄臨港輕軌建設、中科后里基地則退回專案小組再議(本案再送大會已通過)。

這些一新耳目的審查結果,為環評業界和開發單位投入震撼彈,環保署長因此被立法委員修理,環保署相關部門的預算被大筆刪除;顧問公司對於一些有生態破壞疑慮的開發案普遍投標興趣缺缺,造成多次流標;有些則表明這二年就不送案件了,有的則在網路的討論區針對少數委員進行言詞攻擊,甚至以書面在立法院進行遊說 。

也就是說,新任環評委員以較寬廣的視野,跨世代的利益,更深入的論述,擺脫科技專業的自我設限進行全盤考量,確實已踩到政府經建部門、開發單位、顧問公司所結合的利益共同體的痛處。然而,筆者不得不指出,即便有幾位環評委員以環境保護為出發點進行審議,但現有的環評制度仍是建立在一個對開發絕對有利的設計,極需各界之支持,避免政商利益反撲的勢力,試圖左右環評審議。

環境影響評估與國土政策

筆者參與5個月之環評審查,最大收穫在於打開窄隘視野,審視各種開發案涉及之環境問題,經初步彙整,提出以下看法,提供各界參考:

一、截至目前為止(2006.1),個人收到正、副本,含括各種類型報告書共有78件,其中以交通、道路建設最多計有20件,次為工業區開發17件、能源11件、大專院校7件、土石採取5件、休閒渡假園區7件、住宅3件、礦業2件、水資源建設2件、高爾夫球場1件、教育訓練中心1件、其他2件。如以此統計做為NGO著力之參考,或許應加強對交通部門、工業部門之監督工作。

二、交通建設之…

【守護森林】國會沈淪,誰來抗衡?

最可悲的不是政治的黑暗,而是沈默的人民。

李根政(2006.1.12)
國民黨祭出黨紀,支持一個有爭議的開發案!

為阻止湖山水庫的興建,環保團體近二個月來,在立法院推動刪除湖山水庫預算案,立委中最積極當屬賴幸媛(台聯黨)、田秋堇、王塗發(民進黨)等人,以及在地立委尹伶瑛(台聯黨)等永續會立委,至於其他立委的動向則始終不明,目前的立法院有理念且堅持理想的立委,已變成極需保護的稀少動物!

要求刪除湖山水庫預算的遊說工作,一開始便面臨重重阻礙,首先是見不到立委,事先約說沒空,直接拜會一樣見不到人,環保老將林聖崇在拜訪民進黨立委李俊毅時,這位立委寧可在辦公室吹笛子也不願接見,拜會立委洪奇昌時還一度被警衛驅離;其次是承諾了不保證兌現,例如12月29日,反湖山水庫和曾文越域引水的團體陸續拜會各黨團時,國民黨立委羅世雄、林益仁出面接見,現場承諾在湖山水庫仍有爭議的情形下,黨團願支持凍結或刪除預算,留待社會討論,然而政黨協商時,僅賴幸媛等人堅持刪除,與張麗善等人對幹,國民黨藉立委羅世雄雖曾提議凍結,但黨團全以尊重在地立委為最終考量,最後湖山水庫預算以交付院會表決收場,曾文越域引水則以保留50%,輕騎過關,更荒謬的是雲林民進黨立委林樹山提案凍結預算,但真正要表決時便撤案,直接向環保團體表態支持湖山水庫的興建。

在投票之前,環保團體仍積極到每個立委辦公室散發文宣、專論,希望爭取支持刪除預算,其中最堅持支持刪除預算者僅台聯黨團,親民黨團總召黃義交本人支持刪除,黨團開放投票,無黨聯盟因為張麗善的因素,全部反對刪除水庫預算,僅高金素梅有連署凍結預算。然而最關鍵的兩大黨則始終混沌不明,在拜會兩大黨重量級人物時,「在地立委」的意見,始終是每個人最重要考量,直到預算表決當天(1月12日)民進黨團經多次討論才在田秋堇、王塗發等人的努力下作出開放投票的決定;國民黨團則始終態度不明,即使有幾位有心人士如林滄敏立委、永續會執行祕書蘇俊賓等人的努力,還是敵不過許舒博、張碩文等人的利益結構,最後黨鞭曾永權決定,祭出黨紀支持湖山水庫的興建─不開放投票,此時勝負幾乎已成定局。

表決當天下午,環保團體兵分兩路,在立院議事廳必經的兩個路口(青島東路、鎮江街)手持「刪除湖山水庫預算」的海報,並散發文宣做最後的努力,傍晚6點40左右,表決結果出爐,立院以73票支持刪除預算,125票反對,6票棄權決定了水庫的興建。

對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