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通往夢想的道路--投身臺灣山林保育

圖片
文/李根政 攝影/良寬

本文為國語日報邀稿,2020/02/08刊載。

李根政,一九六八年生,曾任國小教師,教育、環境刊物總編輯及非營利組織職務等,長期關注社會及生態環境議題,現任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我現在的工作是「環保團體」的專職,我和同事們專門研究調查環境議題,向大眾揭露問題和解決方案,組織群眾、發揮影響力,促進政府在法令、政策上對環境友善。

這些工作被稱為「環境運動」,目的是讓這一代和未來世代的人,都可以擁有乾淨的空氣、水、土壤和自然生態,面對氣候變遷的挑戰,和地球上所有生命永續的共享這個星球。

不過這是我小時候無法想像的工作。

硝煙中的藝術啟蒙我  我成長於金門古寧頭,當時是國共對峙時的最前線,住家附近都是軍營,晚上十點後到別的村莊要通行證。

十一歲之前的我經歷過漫長的「單打雙不打」,每逢日曆的單日晚上約七到九點,共產黨軍隊的炮火,就會從中國廈門一帶開始炮擊金門,全家都得躲在防空洞。

當時的金門全民皆兵,父親是自衛隊員,家裡分配到一把步槍,國中生的我也被編入「幼獅隊」,在全島軍事大演習時成了小民兵。

戰火硝煙中,我在美術老師的啟蒙下開啟了藝術之路,求學及擔任教職過程中,藝術創作曾是我生活的全部,最常描繪樹木和田野。

專職投入環境保護 二十五歲時,我移居到臺灣從事教職,在高雄接觸到一群推動成立「柴山自然公園」的朋友,內心開始「拉扯」。尤其畫畫時眼睜睜看著描繪的景象消失,心裡掙扎是要持續這樣畫著「自然遺照」,或為珍愛的大自然做點什麼。

三十歲那年,我和一群基層老師創辦了臺灣第一個教師的環境組織,從此放下畫筆,一邊當老師,一邊從事環境運動。但在十年後,我越來越覺得「環境運動」是專業工作,需要長久且專注的投入。

四十歲時我決定辭去教職,專心從事環境保護的工作,和一群朋友創辦「地球公民基金會」。多年來,我們的行動領域遍及山林水土、工業汙染、能源轉型、永續花東、環境民主等,其中,山林保育是我的最初啟蒙。

山林保育的啟蒙 我喜愛山林,但不擅長登山,也從未追求百岳登頂。我成長的金門只有一座三百公尺的太武山,且當時是軍事禁區,不能爬上去。

我的山林啟蒙最早是金門古寧頭的海埔新生地,在廢棄的魚塭周邊和小徑兩旁,有許多野生植物和野鳥,那是我從事創作的題材。

移居高雄後,我在柴山學習了約有五六百種原生植物,那裡有圓盾狀的血桐葉、徽章般美麗的構樹、粗壯亮綠的姑婆芋,纏繞著藤蔓構…

2020回金門紀事--一場雨鼓舞了所有的生命

圖片
古寧頭海埔地,雨後的天光。 近年來回老家的時間短,和媽媽與家人相聚之外,
我和怡賢大都把時間留給了海埔地的晨昏散步。 母親說,近年苦旱,高梁已三年欠收。 海埔地的潺槁樹看起來快渴死了,朴樹、苦楝冒出了芽,甚至有了花苞,叢生的雀梅藤則有了點點新綠。 初一晚上,難得下了整夜的雨,讓乾旱的土地和植物得到潤澤,
內海的岸邊都是在覓食探頭的魚,魚塭和雙鯉湖的野鴨和鷸鴴科候鳥也聚集熱鬧了起來,
除了常見的花嘴鴨,也來了成群色彩鮮明澤鳧、琵嘴鴨,還有線條體態很潮的反嘴鴴。 一場雨,似乎鼓舞了所有的生命。
------------



田間的樹木和灌叢,是金門農田特別的風情,也成了野鳥重要的棲地,
環鵛鴙華麗的雄鳥,一身樸素保護色的雌鳥,
難得一見的鵪鶉,笨拙的褐翅鴉鵑,
總是來不及看清楚就躲進這樣的樹灌叢。 過去,從湖下到金城的的慈湖路兩側,
樹灌叢和小小落差起伏的丘陵景緻,十分迷人。
如今因為金門大橋的興建和住宅的擴張,
大都已經消失。 古寧頭南山聚落的農田,
則尚未面臨開發的壓力,依然保有。 這是我認為金門最重要的鄉村景觀。
少數僅存的野生植物生育地。 然而,這些樹灌叢之所以被保留,
並非金門人的保育觀念,
最可能的因素是「風水」,南山是古寧頭最早的聚落,六百多年來陸續埋葬了先人的遺骸,有些墳地並無墓碑,甚至清明時節已無後人祭拜。
但耕種的人多數知道可能有「黃金」
不會輕易免觸怒先人,久而久之,就長成了一小片多層次的森林。
如果再連結鄰田間農人種植防風之用的芒草,就會形成了一個長條形的綠帶。
近年來,以機械化作業種植的麥子、高梁,
往往粗暴了移除了田埂,讓地主找不到自己和鄰田的界限,
少部分的樹灌叢也被夷平。
另一個威脅則來自部分農民引火焚燒。
什麼是有效的保育制度或文化?
金門的風水禁忌形成的野生動植物棲地,提供另一種思考。 不過,在這個位於中、台交界的最前線,
看著對岸高樓不斷拔地起,
這片土地能否抵擋開發或戰爭衝突? 談生態保育,會不會是短暫的奢侈?

我服完了政治役,回到環境運動的位置上持續努力!

圖片
今年我並未參選,但因為礦業法的行動引起討論,以及曾經是綠黨召集人、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不分區候選人等因素,被捲入一些小黨競爭的紛擾。當前國家重要大事很多,我在這裡簡要說明,不希望後續再耗費力氣回應處理。

2016年選舉過後至今近四年,偶爾還是有人問起我為何不再參選,是不是因為選舉受傷太重,才不願意再出來。每次我都顯得有點尷尬,因為不再參選的理由一時講不清,直到有一天想到一個比喻--我已經服完三年的政治役,該是說告別的時刻。
我上過成功嶺,但沒有服過二年兵役。從小在金門長大,1988年新竹師專畢業後回金門教書,被編入自衛隊屬乙種國民兵,1992年解嚴之後,戰地政務解除,理論上,金門人要開始服一般兵役,但因為我曾經做過自衛隊員,依規定得以免服兵役。
因為適值解嚴前後,自衛隊的訓練時數其實並不多,我算是受惠於老一輩自衛隊員的犧牲,賺到了二年的自由。因此,我告訴自己,從2013-2016共三年多的政治工作,就算是去服兵役,盡一個國民的責任。
2013年因為一股改變政治的衝動,決定加入綠黨並成為召集人。我的初心是對理想政治的渴望,開創進步政治力的責任,而非對於權力的企圖。否則也不會拒絕二次其他政黨不分區立委的邀請。
當時,天真的認為,我可以當政黨組織的經營者,不一定要參選。但到了2016年促成綠黨和社民黨合作結盟後,才發現如果自己沒有跳下來參選,既找不到資源也會讓支持者沒有動力,只好排入不分區,以綠社盟召集人和不分區候選人的身分打了一場選戰。回顧這個過程,真的學習到很多參政的基本功課,二方面也從中找到自己比較合適的定位。
2014、2016兩次選舉,我和綠黨的伙伴,開創了台灣民主化之後一波台灣社運人士、青年參政的先河,如今,參政百花齊放,已非什麼禁忌,所以已沒有捨我其誰的想法。
2016大選後,我負起敗選責任,隨即辭去了綠黨召集人,由於環境運動忙碌,日益淡出綠黨活動。但為了讓綠黨順利接棒,和第十九屆中執委共同清理選舉債務(2016選後綠黨選務缺口70萬元 http://bit.ly/37PsT9h),保留綠社盟存續的空間,於是仍保留中執委的身分。
2018年8月22日,我發函綠黨辭去中執委,也辭去與社民黨對口之三人小組成員,已完全沒有參與綠黨的活動。綠社盟破局之後,2019年12月3日我退出綠黨,目前是無黨籍公民。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目前綠黨的經營已與我無關,更無意參與綠黨的權力或路線競爭或…

如何評價民進黨環境成績單

圖片
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2018九合一選前,有媒體問我,如何評價民進黨上台之後的環境表現。
我說,沒辦法給一個簡單的答案,因為環境領域多元,個案差異極大;而且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層級不同,就責任政治的角度,需要一個個盤點,才可以得到公允的答案。老實說,這應該是學術界或綜合性的智庫和監督組織,花時間去蒐集資料(包括環保團體的評論),進行討論或辯論才有可能。
後來,我想一個辦法,就地球公民基金會所關注的業務範疇,在中央執政的層面,畫了這張成績單。由於分數的表現法相對主觀,因此我以正、負面並列,沒有計算總分的方式呈現,就請大家參考。
先說結論:要討論民進黨的環境成績單,還是要把2008-2016國民黨馬英九總統執政拿來比較,就地球公民所關注的環境議題上,國民黨幾乎都是站在對立面,八年執政帶給台灣的是停滯和倒退。相較而言,民進黨蔡英文總統執政下,在能源、空污、森林議題上有所前進,但在國土計畫、違章工廠與礦業改革上,則是失分大於加分。
這張圖的「實線」代表已經確定,「虛線」尚在進行中,不確定其結果。
能源、森林該給肯定
民進黨二次執政最值得肯定的是能源政策,確定2025年要邁向非核減煤(從47%降到30%)、再生能源達到20%的目標,可以說是台灣環境政策上,很大的前進和突破。三年多來,太陽光電在尖峰最高的發電量已超過核二或核三廠的兩個機組。
相較而言,馬政府時期強推大林燃煤電廠、彰工燃煤電廠,把再生能源當丑角、擁抱核四等作為,都讓台灣的能源轉型大幅落後先進國家。
但是,蔡政府在能源轉型和減碳的規劃,尚缺2025-2050的具體路徑和目標。行政院長賴清德在深澳電廠的頑固保守,天然氣第三接收站和藻礁保育上大失分。2018擁核公投期間,民進黨選擇冷處理擺爛不作為,讓環保團體抗衡擁核幫和國民黨的選戰大軍,最後落得難看的公投結果,也是嚴重的誤判。而地面型太陽光電在區位的選擇上,至今尚未建立環境與社會檢核機制則需要立即改進。
民進黨在能源這題有加分也有減分,但是從大的方向和格局來看是該給予肯定。
台灣百年來的林業和森林政策,長期停留在大伐木時代的思維和作法,2008年馬英九總統執政期間,官僚體系又以減碳為名,強推錯誤的造林政策,把許多森林砍伐掉再種上小樹苗,浪費公帑破壞森林水土,違反國際減碳作法,也沒有帶來經濟效益。
2016年蔡政府上台,農委會曹啟鴻主委提出了三大方向:天然林禁伐、人工林認證(如FSC)、…

〈新森林運動〉讓台灣人成為山的子民

圖片
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近日,行政院宣布了「山林解禁」五大政策,開始要鼓勵人民親近山林,鼓勵孩子冒險、探險及溯溪等活動,贏得了山友與各界的掌聲,這確實是正確的方向,但是如何避免加重消費自然的疑慮,需要好好討論「山林教育」的內涵以和執行,才有辦法落實蘇貞昌院長在記者會所標舉了「向山致敬」的精神。
除了目前提出的「登山能力與自主管理、無痕山林」之外,筆者認為,應該讓登山不只是登山,在享受大自然的同時,也應建立起台灣人與山林的臍帶關係,讓台灣人真正成為山的子民。爬一座山,就要對這座山的自然生態、人文歷史有基本的了解;進入81條林道的任何一條,應該知道林道的開發過程,損失了多少原始森林與自然資源?得到多少木材?促進保育的思考,進而培養更多有能力參與山林保育政策討論的公民。
台灣的山地占國⼟面積70%,而森林覆蓋國土60%,它是台灣精神文化的根,許多原住民族的聖地,無窮的知識寶庫,野生動植物及難以計數的生命居所,先來後到的⼈們得以安⾝立命的家園,更是不分族群地域人們生活與產業發展,珍貴的水源寶地。
台灣森林覆蓋率算是蠻高的,但並非都是原始森林,從海拔約2500公尺以下的針闊葉混合林,到低海拔地區的原始森林,都曾遭受過極大規模毀滅性的破壞,如同現在進行式的亞瑪遜或東南亞雨林。
四百多年來,漢人來到台灣墾殖、材薪與樟腦等需求,造成了低地森林的破壞,日治時代則開啟了大規模的伐木事業,往中海拔針闊葉混合林伐木,一直延續到1991年國府宣布禁伐天然林,歷經約八十年的大伐木時代。伐木事業結束後,林務局業務開始轉向生態保育,但是政府組織、林業學界的觀念和作法,仍停留在過去的伐木時代,因此衍生許多錯誤政策,引發重大爭議。例如棲蘭檜木林整理枯立倒木、先砍伐森林再種小樹的全民造林政策等。
2016年蔡政府上台,新任農委會主委提出了三大方向:天然林禁伐、人工林認證(如FSC)、里山倡議,開始要和國際的保育作法接軌,發展具有環境、社會、經濟的永續的人工林,某種程度來說,是為過去的爭議劃下了一個停損點,讓山林政策要邁向正常化。同時,蔡英文總統也向原住民道歉,成立了「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這其中,原住民傳統領域與國有林有絕大部分的重疊,必然要檢討山林制度,整體而言,這是一個涉及層面很廣的轉型工程。
台灣絕大部分人口住在都市和平地鄉村,但山林保育與每個人息息相關,很需要得到更多關注,在這個山林政…

2008.2.26 〈挑戰謝長廷〉座談會逐字稿

圖片
每逢選舉,公民社會總是不斷要面對和民進黨的關係!

我有一個舊資料夾叫「環境與政治行動」。前陣子因為在找資料,就進去看看,結果看到我留存了這份檔案。

印象中,主辦方應該有邀請我,但我後來沒答應去。那是2008年,民進黨執政八年和公民社會的許多領域幾乎割袍斷義,謝長廷要參選總統,找了公民社會的幾個人來對話,算是一種檢討或者試圖要修補和社運關係,重新取得支持的作法。

我覺得在此刻,這些提問和檢討都有其對照的價值,值得一讀。當然,2008年的中國和香港因素,以及國民黨的狀態都和現在很不一樣。

最近,有一批運動圈優秀的年輕朋友進入民進黨,這是好事。不管怎麼,民進黨仍會是台灣最重要的政黨,我並不想唱衰,如果內部有更多堅定的改革派,台灣就有機會往前走。

2016選後,我自許的責任在於壯大公民社會,已經脫離了所有政黨活動,如今是一個無黨籍的社運工作者,也無意加入當前政黨競爭之局。

如果民進黨願意改革,我很願意合作協力;如果不是,一定是監督促成改變,這是做為一個社運工作者的責任。

翻出這一段小歷史給大家參考、思考,在當前國家狀態下,政治和社會部門如何在各自的位置上,創造出正向的循環,共同守護台灣成為重視民主自由、環境、人權與平等有尊嚴的國家。

雖然說是逐字稿,但可能是整理過的版本,我在網路上看到這篇--有關陳芳明和吳叡人的提問整理。 http://bit.ly/2Sjv65z  內容更長一些,也可以再參看。
----------------

〈挑戰謝長廷〉座談會逐字稿 時間:2008年二月二十六日18:30~20:00 地點:謝長廷競選總部--維新館 (長安東路一段22號一樓) 出席者:陳芳明、姚人多、林世煜、簡錫堦、吳叡人、李明璁、林淑雅
【主持人林世煜】
開場詞 謝律師,好久不見,今天國家面臨很大困難,每個國民心理都充滿危機感。你身為民主進步黨的總統候選人,我想,全國每個人都想針對國家的危機和未來,就教於你,以便於可以激發創意、集思廣益。這是台灣選舉史上的創舉,讓總統參選人直接面對公民社會裡面的知識份子與社運團體的挑戰與質問。我們幾位現在就開始提出,這些全國人都很渴望探討的問題。
【陳芳明教授】
請問謝先生,你將如何重建進步的民主論述? 本土論述是使民進黨從草根社會崛起的重要動力,本土論述也是使綠色執政遭到重創的主要原因之一。面對這次立委選舉的慘敗之後,你認為本土論述在什麼地方出了差錯?你如何使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