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4的文章

【我與社運】愛台灣的口號可以休矣!

李根政(2004.6.26)

為了民進黨的初選、高雄市的議員選舉,街頭充斥著「愛台灣」的宣傳車,但仔細聽其內容,除了很會做選民服務外,怎麼個「愛台灣」法,則全無內容。那些「愛台灣」的民進黨候選人,再也提不出任何政績與前瞻的政治理念。

愛台灣、選民服務,已成為候選人必備的資格,接下來是黨派庇蔭,至於問政表現、政見、社會參與,都不是重點。

至此,我可以理解而且認同沈富雄所說,今後民進黨不要再說「愛台灣」這樣的語言。因為,愛台灣已被這群講上說「愛台灣」的政客用爛了,人民要看到的是真正關心社會、有能力、有才幹的立法委員與議員。

今年,高雄有一位年輕的議員要轉戰立委,但其訴求竟僅能提「拒絕收賄500萬」,代表其清廉、清流。台灣的民意代表候選人,竟淪落至可以把不收賄這種基本的人品作為競選的宣傳?

高雄市的議員賄選事件,打落了十幾個資深議員,但他們不知恥的推出其親屬出來競屬,初期還打著平反的口號,後來不提了,但仍是公開登著和收賄議員的合照,打出一人當選,兩人服務的口號。

【我與社運】環境運動雜記

李根政(2004.6.6)

現今不管是環境運動等社會運動,或由此要發展出一股新的政治力量,都必需重新面對「我們的群眾」在那裡?有多少的問題。

過去,和民進黨一起的日子,會讓我們產生一種錯覺,以為民進黨的支持者,就是我們的支持者。有些認為,民進黨是接收社運動資源從中建立自己的政治版圖,例如從反公害運動中看到有機可乘,從中介入接收資源的部分民代;但傲僈的部分政治人物,如陳文茜則解讀為是政治運動帶著社會運動往前跑。

然而,這些爭辯應留待歷史公斷了,2000年政黨輪替,以及2004年阿扁的再次執政,都讓我們看清:

民進黨不一定支持環保或其他進步的新社會理想。

民進黨的支持者,不一定就是支持環保的群眾。

而國民黨欠缺和這股民間社會對話的企圖,與民間團體的距離始終很遙遠。

如今,多數的台灣人民仍將統獨、黨派等意識型態做為選票的終極考量,而非切身之民生問題,以及攸關世代公義,子孫發展的環境問題。

相較國民黨的執政,民進黨政府並非沒有進步。

在口號上,從總統、閣揆以降,永續發展,保護生態頓時成了響亮的口號,但令人不解的是一椿椿破壞生態至鉅的工程卻一再成了選舉牛肉。

而在政務官方面,他們的確是比較了解民間社會的理想性,而不得不承認有其被政治現實、體制的束縛的困境;但同時他們也算準了解民間社會的虛弱,動員有其極限,很難持續給與壓力,同時很難反映在選票上。

最近有二件事,可以拿來探討,其一,四月二十七日,環保團體在行政院抗議新十大建設中的蘇花高、人工湖等案,過程中,前祕書長劉世芳以抗議群眾中「沒有大老」所以不出面接見。這種心態,凸顯了民進黨執政後與當前的社運結構脫節的現象,以為只有大老在環保界中才有代表性。

其二,經建會張景森副主委一句反高山纜車的環保人士是「思想幼稚、知識貧乏」,張景森的話,也許只是道出了許多參與或了解民間社會普遍虛弱的執政者心態。
如果我們從另一種角度解讀,我們會認為張景森的話不無道理。

因為環保人士充滿理想性,在處處講權謀、利益交換的現實世界裡,的確是顯得「思想幼稚」;另一方面,因為一個建設案通常是枆費數以千萬計,委由數百、數十人組成的顧問公司進行規畫,以及組織龐大的政府部門所主導,加上迄今資訊的不公開狀況,區區幾個「義務、業餘」的環保人士與其相較當然是「知識貧乏」。

再者,台灣的學者,通常以「學術中立」為其推缷社會責任的擋箭牌,極少願意挺身而出,出面指陳決策之錯…

【水資源】誰能撼動砂石業的黑金王國?─圓潭陸砂開採之夢魘

文☉李根政(2004.6.6)

即使讓砂石斷料、工程停擺,都應先讓砂石之暴力、暴利王國瓦解,
讓採砂變成透明、公開,可以由公民監督的正當行業。

6月6日,筆者一行人在李春田里長的陪同下,勘查了高雄旗山中正里(圓潭)一帶開採陸砂的情形。這是政府陸砂開採政策核准之第一案,由台糖公司提供土地供砂石業者申請在其農地上開挖砂石再回填的工程。目前四個開採區都已開挖完畢,正進行回填,但即使是在假日,台21線的砂石車仍然川流不息。

對於圓潭一帶的居民來說,從去年3月,政府核准開挖台糖農地的砂石後,便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

台糖公司宣稱該地之地下水水位在18-20公尺間,因此開挖10公尺不會影響地下水質與水量,但是一開挖就發現地下水位遠比預期的高,至今,必需每天24小時不斷的抽水,才能進行砂石開採。筆者到達的現場,是由高雄縣政府於2002年12月13日所核准的一塊面積5.145公頃的農地,一口6寸(18公分)的大水管正日以繼夜的大量抽取地下水往外排。

由於開挖出深度低於附近的地下水位,附近大量地下水便擁入大坑中,加上日以繼夜的抽水,圓潭一帶的地下水位已劇烈下降。過去,中正里一帶的水井向來不會低於4.5公尺,但如今這樣的淺水井已抽不到水,居民只好改裝設自來水,或是另挖深達18公尺的水井取用。

另外,在高雄縣政府核准的採砂業者所提出的土石採取執行計畫書,業者聲稱:「除路面隨時保持清潔與壓損之凹凸面隨時填補整平外,於道路兩側排水溝亦定期疏浚,農業作與行道樹葉葉面粉塵亦定期清洗,以保持土石採取區四周環境之美觀。」

但是當地一條寬僅六公尺,供砂石車行走的產業道路,在採砂一年後已是處處坑洞,大、小車輛行走其間危險重重,尤其雨天更為嚴重,如此已導致居民大、小車禍不斷,怨聲載道,但砂石業者從未有任何修補動作。

再者,開挖後的大坑洞,按規歸定必需回填阿公店疏濬之淤泥,然而,李里長數度發現業者利用半夜12點、淩晨3、4點進行掩埋作業之情事,令人訥悶的是,如果是真是合法掩埋阿公店的淤泥,何需夜半進行,再者,如果行事正當,何以李里長出面關切時,需要八個大漢出面圍剿,阻止其了解作業細節。依照採取土石的計畫書,台糖公司監督人員得隨時視需要要求抽樣辦理有害物質含量檢驗,但筆者懷疑台糖公司真有意願、能力、有勇氣進行監督。

新中原、石鈞、宏圖永安、金順興等四家業者在申請採砂階段,即涉嫌偽造台糖圓潭農場土石採取聯合說明會之…

【環境與民主】民進黨執政觀點: 環保人士「思想幼稚、知識貧乏」?

民進黨執政觀點: 環保人士「思想幼稚、知識貧乏」?
文@李根政2004.6.6
現今不管是環境運動等社會運動,或由此要發展出一股新的政治力量,都必需重新面對「我們的群眾」在那裡?有多少的問題。
過去,和民進黨一起的日子,會讓我們產生一種錯覺,以為民進黨的支持者,就是我們的支持者。有些認為,民進黨是接收社運動資源從中建立自己的政治版圖,例如從反公害運動中看到有機可乘,從中介入接收資源的部分民代;但傲僈的部分政治人物,如陳文茜則解讀為是政治運動帶著社會運動往前跑。
然而,這些爭辯應留待歷史公斷了,2000年政黨輪替,以及2004年阿扁的再次執政,都讓我們看清: 民進黨不一定支持環保或其他進步的新社會理想。 民進黨的支持者,不一定就是支持環保的群眾。 而國民黨欠缺和這股民間社會對話的企圖,與民間團體的距離始終很遙遠。 如今,多數的台灣人民仍將統獨、黨派等意識型態做為選票的終極考量,而非切身之民生問題,以及攸關世代公義,子孫發展的環境問題。
相較國民黨的執政,民進黨政府並非沒有進步。
在口號上,從總統、閣揆以降,永續發展,保護生態頓時成了響亮的口號,但令人不解的是一椿椿破壞生態至鉅的工程卻一再成了選舉牛肉。
而在政務官方面,他們的確是比較了解民間社會的理想性,而不得不承認有其被政治現實、體制的束縛的困境;但同時他們也算準了解民間社會的虛弱,動員有其極限,很難持續給與壓力,同時很難反映在選票上。
最近有二件事,可以拿來探討,其一,四月二十七日,環保團體在行政院抗議新十大建設中的蘇花高、人工湖等案,過程中,前祕書長劉世芳以抗議群眾中「沒有大老」所以不出面接見。這種心態,凸顯了民進黨執政後與當前的社運結構脫節的現象,以為只有大老在環保界中才有代表性。
其二,經建會張景森副主委一句反高山纜車的環保人士是「思想幼稚、知識貧乏」,張景森的話,也許只是道出了許多參與或了解民間社會普遍虛弱的執政者心態。 如果我們從另一種角度解讀,我們會認為張景森的話不無道理。
因為環保人士充滿理想性,在處處講權謀、利益交換的現實世界裡,的確是顯得「思想幼稚」;另一方面,因為一個建設案通常是枆費數以千萬計,委由數百、數十人組成的顧問公司進行規畫,以及組織龐大的政府部門所主導,加上迄今資訊的不公開狀況,區區幾個「義務、業餘」的環保人士與其相較當然是「知識貧乏」。
再者,台灣的學者,通常以「學術中立」為其推缷社會責任的擋箭牌,極少願意挺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