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2的文章

【守護森林】反省百年林業─以馬告為起點的山林政策改造

文☉李根政(2002.12未發表文章)

1998年的搶救棲蘭檜木林的運動,在阻止了退輔會停止枯立倒木整理後,保育團體於1999年繼續主張以更有力的國家體制─國家公園來保護檜木林,這項主張,是對目前山林政策的總檢討下,所提出的解決方案。其背景如下:

一、從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時代,台灣的山林管理,始終停留於唯用主義,百年來幾乎伐盡最珍貴的檜木林,根據民間估計,殘存的天然林不到23%。目前政府雖陸續劃設了自然保留區、野生動物重要棲息地、野生動物保護區、國有林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然而,主管全國林政的農委會,無視於現今的種種天災地變,乃源自錯誤的山林政策,始終以林業經濟的角度,不斷主張「森林一定要經營」,充滿著唯用主義,而其代表作則為2000年提出之「棲蘭山國家森林生態系永續經營示範區」。儘管十幾年來面對保育團體的挑戰,再加上政黨的輪替,仍無改於其專斷的本質,迄今政策未有任何動搖。

二、在林地的管理體系更是紊亂,有主管最大面積國有林地的林務局,為照顧榮民成立的退輔會、以及試驗研究單位之林試所、各大學實驗林及縣市的公有林等…,使得國家的林地管理呈現多頭馬車,甚至有互相鬥爭的現象。

三、1980年代開始推動之國家公園政策,係以由上而下的威權運作,長期以來淪為少數知識精英的地盤,甚至足以代表台灣自然文化的原住民也被排除在外。然而,相對於農委會所轄之林業體系,隸屬內政部管轄的國家公園,卻是目前全台唯一具有保育取向的制度,而且具有保存自然和文化發展之功能,歷來之爭議,多數為官僚體系人謀不臧所致。

四、自日治時代以來,國家體制為控制、取用原始森林的經濟利益,刻意地將原住民排除在山林之外。至今,即使以伐木為主山林政策已然轉向,但國家的山林體制,仍充滿對原住民不友善的制度,將原住民與山林切割,破壞了文化的發展,損及傳統生活的權益。也就是說,台灣山林和原住民同為延續百年的伐木政策下的犧牲品,極需謀求修補之道。

五、結束了全面皆伐的林業時代,尾隨著各種開路工程而至的是「農業上山」,平地漢人的上山濫墾,跡近無政府狀態,而政府迄今無能控管。

在此同時,由於百年的殖民政權所帶來的文明型態,資本主義所引入的市場機制,使得傳統原住民的社會、經濟、文化已然崩解,價值觀也日益漢化、消費化,而普遍的貧窮困境更是無法擺脫。迫於生計,原住民土地利用的型態,已和過去的傳統完全不同,茶園、蔬菜、果樹等山地農地,已為…

【守護森林】「馬告」的迷霧

文☉李根政(2002.12)

本月十八日高金素梅立委及賴春標先生在公聽會中質疑馬告國家公園範圍劃設、資源調查,以及共管機制、觀光、開發與保育等問題。個人認為這些質疑,大部分應由政府相關部門解釋,而涉及保育團體認知和立場的問題,則聲明如下:

一、大溪事業區10處林班早已納入雪霸國家公園

有關賴春標質疑未將林務局之達觀山自然保護區(即面積75公頃之大溪事業區33林班)或大溪事業區101~108,131~132等10處林班地未劃入國家公園有所疏漏一事。有著明顯的資訊錯誤,因為大溪事業區101~108,131~132等10處林班早已劃入雪霸國家公園範圍,何需再劃入馬告國家公園?

而達觀山自然保護區正好位於國家公園邊緣,目前已有林務局管理,若要納入顯然需要再評估。而營建署應針對範圍的建議及質疑適時澄清或進行評估,不能毫無反應。

二、有關馬告之觀光、開發與保育

整部國家公園法的精神,保育是首要,國民育樂(觀光)僅是其中一項功能。國家公園最重要的保護措施,即透過五大分區管制,達成國家公園之各項目的,從維持現有利用狀態的「一般管制區」;做為解說教育、觀光等有限度土地利用之「遊憩區」;以及嚴格禁止任何開發行為的「特別景觀區」、「史蹟保存區」;而最嚴格的分區則是「生態保護區」。因此,只要將原始檜木林劃入生態保護區,認真執法,檜木林之保護應無疑義,此即保育團體力主成立國家公園的原因。
另外,從現實面來看,不管有無成立國家公園,馬告週邊的觀光事業早已開展,除非部落主動「封山」不讓觀光客進入,否則早已不是要不要觀光的問題,而是觀光的形式、強度等問題。如果國家公園所規劃的觀光帶來的是破壞,比放任的觀光事業更糟,當然要反對,但如果是朝兼顧生態保護、減低文化衝擊,甚至有助活絡部落產業,發揚文化的方向規劃,那麼需要的是更多的參與、監督與建言。

我們主張未來馬告的觀光計劃應在國家公園計劃書中明定,而計劃書擬定的過程,要有原住民和保育團體的充分參與,目前任何的質疑,都應該在計劃書擬定的過程被討論。然而,在國家公園計劃書尚未成型的階段,批評馬告國家公園的觀光計劃顯然是無的放矢。

不過,行政院之「觀光客倍增計劃」確有其隱憂,其實施結果會不會帶動國民進一步消費自然、破壞天然資源,顯然需要各界持續的關注。而長久以來國家公園給外界的印象止於觀光表象、硬體建設,而實質之保育事務的確未見彰顯,確需檢討。

三、有關退輔會…

【守護森林】鐵路時代vs公路時代──體檢奮起湖停車場工程

文☉李根政2002/11/8

從日治時代做為阿里山鐵路之物資、旅客休息、用餐中繼站的奮起湖,在實施週休二日後,再度成為一個新興的觀光據點,每當假日,大量人潮擁入,引發人車爭道,停車位不足之現象,當地人認為已造成當地發展觀光之瓶頸,遂有增建停車空間以及拓寬道路之議。

因此,阿里山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在會同部分地方人士評估後,選定了169縣道17.2公里的一條溪溝,先興建3×2.5公尺之排水涵箱導引水流,爾後準備於其上興建七十五個停車位,施工期間除大規模整地外,更砍伐了三十八棵約近六十年生的柳杉。

在全面經濟不景氣,期待觀光帶來商機,短利取向的期待下,對於政府投注任何工程、公共設施,地方居民表示歡迎之態度可以理解。然而,幾位居民和嘉義地區民間團體則採取了反對的立場,並展開陳情行動,希望能阻止是項工程,請阿管處另覓地點重新規劃,其所持理由大致可分二大項,一為停車場將危及中和國小和下游居民的安全,一為生態破壞。

對於環境安全問題,阿管處表示:「上游集水區並無人為破壞,植生覆被非常良好,經勘查後無土石滾落與斷木沖刷現象。…」;「設計標準均符合政府水保及排水技術規範要求,因此不致有水土保持上的問題。…」

然經靜宜大學生態所陳玉峰教授、台灣永續聯盟蘇銀添執行長偕同筆者等人至現場會勘。質疑如下:

一、本工程所在地的基質特性是屬於砂岩層的崩積土,只要有雨水切割,崩蝕乃司空見慣的事。工程選擇在溪溝,且以箱涵施工,此乃假設山林流水猶如居家定量排水(穩定)之設計,根本忽略了暴雨期的洪峰量。民國八十五年此處曾因上游之崩塌物嚴重阻塞排水孔導致該停車場大淹水,排水孔下方公路邊坡土石流失,路基流失100公尺,道路全部中斷之事件,可謂殷鑑不遠,然而人總是那麼健忘。

二、公路上方集水區以三條以上小溪溝集水下注工程所在地,但現場無法判斷未來水流如何引導。

三、工程完工後,溪澗的水長期下滲,日積月累,將可能導致工程移位。

四、歷來被風災摧毀或直接導致土石流的工程,有那一個不是標榜符合水保及排水之技術規範?何以阿管處可以對本工程如此樂觀?

另外,對於反對者所提生態破壞問題,阿管處在設計、施工之初,以基地內並無良好的植物生態,少數杉木(柳杉)與雜草植生,…視覺景觀雜亂為由,並未進行任何調查。爾後在經陳情後辦理之現場會勘之綜合說明中則表示「生態專家認為依本工程所砍伐的林木數量(38棵)及工程開發面分析應不致對當地…

【守護森林】致立報總編輯─回應文化大學森林系王義仲主任

此致杜文靖總編輯:(2002.5.7)本文獲立報全文刊載

看到五月三日貴報的頭版報導,讓我內心至今無法平復。

五月二日,全國教師會生態教育委員偕同看守台灣等環保團體,揭發自八十五年推動之全民造林運動,原本是為了因應賀伯颱風導致中部地區的嚴重災難,然而,多年來林農為配合此一政策,領取造林獎勵,卻變成全面皆伐原生林、次生林,再植新的小苗,而且許多還是外來種。五年來政府鼓勵人民造林2萬7千公頃,其中只有極少數是種在真正的超限利用地、違規濫墾地,也就說政策目的與實施結果完全背道而馳。(相關資料如附)

這樣的問題,林業單位早已知悉,民間也多次向農政單位提醒,去年11月起,民間所推動的「一人一信救森林保家園」的行動,其中一項訴求即是「停止全民造林」運動,但不幸的是,這樣的政策仍舊持續進行。

今年三、四月間,全台各地山區又如火如荼進行毀林再植小樹的工程,嚴重破壞國土保安,經過實地的調查與紀錄,我們掌握了「全民造林運動三部曲」的確實證據:砍樹、毀林;燒山、引火整地;植小苗。

五月二日的記者會上,我們即是公布這樣的證據。

五月三日在立法院的公聽會上,我們所提鐵證,現場林務局長、林業處長都無從辯駁,並應允一個月內提出檢討計劃。凸顯了85年行政院核定之「全民造林運動綱領」之「獎勵造林實施要點」六年來實施之結果,的確需要全面檢討。

然而,貴報作為社會公器,在報導上未深入探討此一嚴重政策錯誤,就事實、政策來論證?反而私下訪談文大森林系系主任,以不同之議題、似是而非之論證,批評民間為「作秀」、「誇張」,雖文化大學森林系系主任王義仲之立場,不代表貴報之立場,然貴報以「全教會落伍了!」做為標題,已有刻意操弄之嫌,完全模糊了民間所指陳之事實。

民間保護森林的力量,十數年來成長有限,相較於農政單位與森林學者所形成之共犯結構,已是相當微小,五月三日的新聞處理,已嚴重失去新聞媒體之公正,更損及貴報所關切之社會公義,對全國教師會、民間保護森林的力量造成傷害,令人失望!

至於貴報頭版及六版所引文大王義仲之論述,二氧化碳減量的問題,我只問:王義仲先生可曾了解全民造林運動之真相、可曾親眼目睹造林之過程?又,台灣有誰真正調查過長成30年之次生林,真比不上剛種下的新生小苗所吸收之二氧化碳的量?非得砍伐後重新造林?如果其理論為真,全世界之原始森林、熱帶雨林應砍盡或疏伐、修剪、整理,全數改為人工林,即可解決全球二氧化碳…

【守護森林】讓保育歸保育,林業歸林業

圖片
回應台大森林系張上鎮「砍柳杉,疏伐非濫伐」

文☉李根政(2002.4)

近日,多位森林學者論述林業政策,其觀點主要有三:

其一、部分保育人士,一味地要求政府立法,全面禁止砍伐木材,包括人工林在內。

其二、因應國際木材市場限制出口的情勢,及國際輿論要求各國的木材使用要有一定的自給率,如果現在不能未雨繆謀,培育人工經濟林,以因應未來需求…。同時以鄰為壑,勢必引起國際保育人士的抗議等…

其三、強調柳杉疏伐的正當性,聲稱早期培育的柳杉林,應早作妥善規劃利用,以免浪費大自然資源,暴殄天物。

對於這些觀點,回應如下:

一、天然林具有的水保功能及生態多樣性當然優於人工林,因此,在現今國土災難頻仍之際,保育團體向來主張應立法全面禁伐殘存23%的天然林。而現階段最重要的山林政策應是經確實調查評估後,將林地劃分為「保育地」及「經濟地」,保育地內禁止任何形式的砍伐或開發行為,而經濟地在57萬公頃人工林地內,經審慎評估規畫出生產林地,進行所謂的永續營林,作為因應危機時之民生用材之使用。因此,張上鎮為文指稱:「部分保育人士,一味地要求政府立法,全面禁止砍伐木材,包括人工林在內。」根本是刻意抹黑,意圖誤導大眾。

二、台灣的林業向來就是在摧毀原始林,培育人工林經濟林,五十年來林業單位造林超過113萬公頃,現存人工林地尚有57萬公頃(含15萬公頃竹林)。因此,台灣的問題不在於有無人工經濟林,而在於歷來的經濟營林完全沒有任何經濟效益。我們同意在森林資源日漸匱乏的趨勢,台灣確實需要面對未來國際木材市場的供應緊縮問題,然而,我們要問的是全台龐大的林業官僚和森林系學者,已營林五十年,但木材自給率不到1%,這是誰之過?

三、今年二月,林務局宣稱北部一萬五千公頃林地,三千萬棵柳杉得了黑心病,將砍除。植樹節當天經保育團體揭發「柳杉黑心不是病,而是一種品種的特徵」。然而,至今官方從未正面回應,學者明知其嚴重的認知錯誤,也不敢直言。

保育團體主張柳杉應停止任何形式的砍伐,原因如下:柳杉造林是一個歷史的錯誤,然而砍樹容易、種樹難,已然成林的柳杉對水土保持仍有相當之功效,一旦進行疏伐等措施,勢力攪動坡地,勢必會衝擊到水土的保持。再者,以長時間來看,現存的柳杉林,既是水土不服,最後必然會老化、生病死亡,如果沒有人工的撫育、疏伐等干擾,林下的天然植被將會逐漸將取代柳杉,最後形成天然林。柳杉如果沒有造成危害…

【守護森林】明知無用的工程,還要砸2200萬做試驗?

林務局東勢處129林班地會勘記事

文⊙李根政(2002.4)

日前,林務局東勢林管處129林班地,坡地上原有的植被遭大量砍除,後經民間團體查證,證實為官方準備進行邊坡整治工程。129林班地位於台中東勢往烏石坑的產業道路上方,約在烏石坑橋前數百公尺,九二一地震後,坡面便有鬆動、脫落現象,根據民間團體的長期監測、觀察,歷經二年多,崩塌的坡面漸漸穩定,部分區域已進入初期演替的階段,歷經桃芝颱風洗禮,毫無受損,植被正持續拓展。然而,林務局卻發包讓包商砍除現有植被,再種外來草種,謂之邊坡穩定工程。

根據林務局的說明,這個工程是應居民之要求而進行,所採工法為「複合式格網毯舖設工法」,總工程費約2,200萬。林務局謂之最符合自然生態工法要求且最便宜,並經九二一震災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推薦。然而,根據設計圖,民間團體發現其範圍涵括已穩定之現有植被,難怪現有植被被大量砍除,對此,林務局東勢處袒承未充分了解現場,設計上的確有瑕疵。不過東勢處呂處長表示,這個工程已發包,和包商有契約關係,如果不做,會受處分,東勢處同意做局部的變更設計,僅在上面崩塌處施工,現有植被不動,希望能讓工程繼續進行。

重建會大地工程處的代表在會勘時,澄清重建會非推薦特定工法,而是要求依現場狀況,調整工法,如要植生也應種本土適地的樹種、草種,同時也反對砍除現有植被。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代表則表示支持進行邊坡整治,希望能使居民免於恐懼,避免經濟動脈受到影響,其立論是:這個地方花再多錢也許真的都沒用,但是至少維持住不要發生危害。

中興大學林昭遠教授表示:129林班地為礫石層,只是表面崩落,如果沒有外力,它就安定。但侵蝕溝如果不擋住,愈淘愈深,愈崩會愈厲害,因此建議要進行蝕溝整治,只要穩定基腳,做好蝕溝,工程不需要做。不過他表示林務局壓力太大了,這裡因為交通方便,可以說是示範性質,也許浪費,但建議還是做看看。

總而言之,官方和水保學者即使明知道做下去可能是浪費國家資源,僅能獲表面或極短期的效益,但還是希望工程繼續進行。

然而,根據靜宜大學生態研究所的研究,烏石坑一帶的崩積地形,類似火炎山、九九峰,常有大、小規模不等,好像「剝皮」似的土石崩落,當地人謂之「落屎石」。此類地質恆處於不穩定狀態,崩塌所形成凸出的坡面和凹陷的山溝,一段時間後,植被會先從凸出的坡面生長,再漸漸進入凹陷的山溝,形成較穩定的狀態,爾後再經地震等環境…

【守護森林】打破造林迷思,停止「全民造林運動」

文◎李根政2002.4

全民造林運動現場實錄

1996年賀伯災變後,政府提出全民造林運動綱領(如附錄)以因應國土的災難,為號召全國民眾
推行造林,依據運動綱領第七點訂定了「獎勵造林實施要點」,以一公頃20年發給53萬之獎勵制度,在全台各地展開了「全民造林」的運動,截至2001年為止,已造林超過27000公頃。(註一)
然而,經過我們的調查訪談,竟發現全民造林已變成「全民砍樹」的荒謬運動,每年三、四月間,雨季來臨前,全台山區正熱烈上演的竟是「全民造林三部曲」,其步驟如下。

步驟1 全面皆伐原生、次生或造林植被。

民間的調查發現,屏東縣保力林場、大漢林道、德文等地,為實施全民造林,將樹齡約30年左右的次生林、相思樹林,全數砍除!而根據了解,這樣的造林方式為全台普遍現象,農委會決策官員早有所悉。

步驟2 放火燒山、引火整地。

據屏東縣大漢林道檢查哨的警察先生及林農表示:包括砍伐、燒山等程序一切合法,都經鄉公所農業局及消防局核可,還特別強調,燒了之後土地才有養份,樹才長得好,不燒根本無法造林。
步驟3 種植林務單位分配之苗木。

農政單位規定的樹種僅有54種,其中還包括22種外來種,因此常常水土不服,造林存活率極低!凸顯農政單位所稱造林採「適地適種」是一派胡言,欺騙人民。

以上步驟皆以砍伐現有植被,種上政府指定的小苗,為領取獎勵金之前題,因此再大的樹也必需砍除殆盡。這項政策等同於政府以政策鼓勵人民砍伐森林,嚴重破壞水土保持。(相關鐵證請參閱附件全民造林三部曲)

基層皆曰不可,農委會一意孤行

全民造林運動從策劃到執行所產生的弊病,所凸顯的正是落伍的台灣林業經營體系與國土保安、生態保育的嚴重衝突。

為了促請政府停止這項政策,民間團體於五月二日在台大校友會館召開記者會,五月三日與立法院永續會共同召開公聽會與林政官員當面對話,由於媒體效應不佳,於是五月十三日在高雄又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揭發全民造林運動的真相。

五月十四日,在新聞媒體報導後,各地林農見證者紛紛來電,直陳當地全民造林之惡,痛心地質問政府:「原生林有何罪,非得置之死地不可!」由此可見,此政策累積民怨之深。而民間多次訪談基層承辦人員,都承認砍樹再造林是普遍的作法,更全數直指此一政策需全面檢討,甚至,五月三日由立法院永續會陳學聖、曹啟鴻立委所召開的公聽會中,農委會在面對民間的指控時,也未否認這是事實。

但離譜的是農委…

【守護森林】讓馬告回歸事實的討論

從反馬告人士提出和退輔會森保處共管談起

文☉李根政(2002)

1998年保育團體發起的搶救棲蘭檜木林到目前的馬告國家公園爭議,所凸顯的正是台灣山林的龐雜課題,那是從日治時代開啟的伐木事業、五十年來的伐木營林政策,國家林業與保育體系的長久對立,原住民被剝離土地所交織而成的人和土地、族群和族群、政府內部慘烈的鬥爭,其結果導致今天的山林殘破、土石橫流,原住民文化瀕臨滅絕。

保育團體正是基於對山林問題的了解,多年來極力主張山林政策必需總檢討,其中包括了永久禁伐天然林;林地管理一元化;收回承租林地;停止全民造林、生態工法、攔沙壩等破壞性的工程;以及原住民參與經營管理;從水費中建立保護森林之回饋機制等。其目的在於修補土地的創傷,保障台灣生態體系的穩定,力保世代的永續生存與發展。

在台灣這個高山之島,上游山地的利用型態,與下游的安危有著密切的關係,這是多次劇烈的土石流災變所給的寶貴經驗,儘管事實、原因清清楚楚指向了山林破壞是根源,然而至今政府仍無能、無識徹底解決這項困境。因此當部落工作隊和高金素梅立委,在反馬告初期主張:「成立泰雅族自治區進行山林的保育工作,就可使台灣山林恢復一百零六年的茂盛狀態」時,我們對其樂觀完全無法理解。同時,近日反馬告陣營新一波的訴求中,竟提出「與林務局與退輔會森保處共管,解決千年檜木林的保育問題!」對此,更是令人錯愕不已,我們提問如下:

一、反馬告陣營主張要與退輔會共管,是否代表認同退輔會繼續進行「枯立倒木整理」,也同意林業界提出的「棲蘭山國家森林生態系永續經營示範區」之營林計劃?難道反馬告的目的就是為了和退輔會森保處共同「經營」檜木林?

二,反馬告陣營從反「共管」要「自治」的訴求,轉變為要與林務局、退輔會「共管」,是否代表著認同共管也是一種自治的階段形式?

三、為何主張一座與原住民「共管」的國家公園的人士就是「偽善」,自己提和退輔會共管就是正確?

四、請問和林務局、退輔會共管的訴求,有多少泰雅族人支持?

事實上,我們寧願相信這是從雲端回到現實後的修正思考,但對所提方案仍不禁令人憂心是伐木派之復辟。

1999年至今,保育團體主張的國家公園與原住民共管,是希望透過國家公園的機制保護全球僅存的扁柏原始林,保障北台灣無可替代之水源、國土保安之源頭,同時藉由與原住民的共管,逐步建立原住民參與自然資源管理之經驗與機制,然後以其成功的經驗推廣至其他國家公園與山林…

【守護森林】環保團體何去何從?從NGOs與自然保育新主張圓桌會議談起

文⊙李根政(2002未發表文章)

色彩模糊的NGO會議

號稱前進約翰尼斯堡.地球高峰會的「台灣環境十年系列論壇NGOs與自然保育新主張圓桌會議」,七月二十六日在台北舉行,這個會議凸顯了台灣NGO的困境,雖然,運動界不乏積極可敬的新一輩運動者,或堅持理想的「老運動者」,但更多的是價值、立場混亂的環保團體和個人。
本次的主題是自然保育的伙伴關係,主持人是主辦單位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李偉文,還有一位是立委趙永清,他後來沒出席,另一位是國家永續發展委員會的委員王鑫教授;而引言人中一位是鼓吹環保理念的鄭先佑教授,談的是分散多元的原動力,較具民間色彩;一位是理想色彩濃厚的官方機構研究人員趙榮台博士,他談的是生物多樣性;另一位則是台大森林系系主任鄭欽龍教授,他談的是森林原則,鄭欽龍教授和多年來的保育運動完全沒有關係,甚至對歷年來NGO對森林的主張也不以為然。

會場上我們仔細檢視這些名單和聽取發言,赫然發現NGO不見了!

一個宣稱回顧台灣環境十年的自然保育的圓桌會議,竟然只有官方、學界角色模糊的人士來進行「生物多樣性」和「森林原則」的基礎認知引言,完全沒有台灣NGO在自然保育的努力經驗,更沒有多年來從事自然保育和森林運動的NGO成員。是NGO無知嗎?是NGO認同政府、民間兩邊通吃的學界立場?我更要問,NGO存在的價值在那裡?

NGO的定位

NGO是英文“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一詞的縮寫,直譯為「非政府組織」這類型組織在20世紀80年代以後開始蓬勃發展。而類似的名詞還有NPO,為“non-profit organization”的縮寫,直譯為非營利組織。這個詞較容易劃清公益組織與企業的界限。不過顯然台灣的使用習慣上以NGO同時代表了NPO,有點分不清了。

而管理大師杜拉克認為,大政府體制幾乎把公民的概念摧毀殆盡,為了恢復這種概念,後資本主義政體除了一般體認的兩個部門外(企業部門,政府部門),也需要「第三部門」。那就是獨立的「社會部門」。

根據這種分法,我將社會部門分為基本的二種類型,一種是彌補政府現有機制的無能或不足所成立的組織,例如社會服務等慈善團體等…,這類團體方向和政府較一致,由政府提供部分資金是應該,也比較沒有立場的考量;而另一種是從事社會改革,體現社會公義的團體,這類型的團體「立場」就變得很重要,因為我們要改變現狀,要監督政府或企業,如果立場…

【守護森林】共管、自治的共同課題

文☉李根政(2002)

十月三十一日,達悟族的夏曼.藍波安,寫了一篇「好好走我們自己的路」,其主要意涵說明,當前原住民自治最大的挑戰其實在於族群內部的共識以及自主的想法和準備。並以原住民政治人物的操作手法,提出原運應「跳脫傳統權利意識與悲情訴求,沉靜下來在各族群內部從事民族智慧的啟蒙,建立族群共同體,尋找族群自治的新機制與新模式。」

這篇文章所揭示的深刻自省能力和遠見和開闊格局,確為目前原住民運動所需。

放在馬告這項議題而言,目前部落面對的最大困境的確也未脫夏曼文章的主要意旨,那就是泰雅族內部共識的凝聚以及誰能代表泰雅族的問題?

反馬告的主要操盤手,其實是假藉「部落工作隊」名義的關曉榮和張俊傑,結合立委高金素梅,對在地的泰雅族來說,前者完全是外來者,後者則是擁有媒體光環的政治人物,然而他們卻大剌剌的以泰雅代言人自居,透過選舉造勢的方式,散播成立國家公園後「不能狩獵、不能種菜(不能用雞糞施肥)、沒有水源(不能引水源…)」等不實的言論(註)來造成部落人民的恐慌,到處以鬥爭手法來羞辱支持馬告的族人。而為了達成十月二十六日群眾動員的效果,甚至還以十族要共同宣誓傳統領域的名義設計司馬庫斯的三位長老下山,結果到了台北的記者會現場只有他們三位,而且還被偷渡了「反馬告」的訴求,刻意扭曲「封山」的意含,惹得司馬庫斯的長老們隔天馬上發表聲明反駁。

高金立委以豐沛的資源,加上部落工作隊的鬥爭意志,一再激化族群內部的對立,這種種的作為,明顯都不是要尋求族內的共識,根本違背了原住民追求自治所須要的基礎。

面對「一O二六光復傳統領域」街頭運動,夏曼含蓄的指陳這樣的運動停留在一九八O年代中期「還我土地」中的「吶喊團結」,尚未從「街頭戰場」轉換至與政府坐在「平台」上。但除了這種運動策略上的差異外,其實這波反馬告運動中,更赤裸裸呈現了選舉制度所埋下的原住民社會的矛盾。

目前,大同鄉和尖石鄉這兩個在馬告議題上對立最激烈的地區,也正是不同的政治勢力、立場角力最強的地方;地方反馬告的帶頭人士,背後其實是為下一次選舉累積政治資本,以及某種程度的政治意識型態之爭;而反告的原住民立委中,其角色更是曖昧,一位資深原住民立委,過去仲介蘭嶼核廢料的工程,然而也跟著高金素梅去蘭嶼反核廢料,這次更是前期反馬告的推手(這是原運界一個公開的祕密)。同時,在馬告釋出共管訊息後,就不斷傳出原住立委已積極運作,意圖安排自己人卡位…

【守護森林】催生馬告檜木國家公園有待努力

文☉李根政(2002)

政府無意積極推動設立國家公園仍有爭議

自2000年5月陳總統就職後,行政院雖已從當年六月起進行馬告(棲蘭)檜木國家公園的規劃作業,但過程粗糙,民間團體和原住民都深表不滿。在九月,行政院根據研考會的建議,函文內政部,要求以27,000公頃進行國家公園的規劃,此一妥協而粗糙的方案(註),衍生了日後的種種爭議。

雖然,在民間團體的督促下,內政部成立了馬告檜木國家公園諮詢委員會,匯整官方各部會、保育團體、原住民的意見,根據會中的共識提出了新「國家公園與原住民共管」的願景,並辦理座談會展開與國家公園範圍附近部落的溝通,2001年3月中旬則舉辦了「原住民與國家公園國際論壇」,試圖建立原住民對新國家公園共管機制之信賴。

但是,迄今馬告檜木國家公園僅有內政部利用極其有限的資源在推動,政府高層仍未積極提供必要的政策和經費上的支持,以致過去所做的努力根本不足以化解原住民對新國家公園的疑慮以及建立相關的制度。

同時政府高層在面對退輔會等既得利益機構之反彈,始終不敢有明確的決策;林業單位則視反對此一國家公園為其權力版圖的保衛戰,其中傳統伐木營林勢力的更是強力反撲。以上種種因素,使得國家公園的進程仍處於膠著的狀態!對於是否設立國家公園各方仍在角力之中。

最新動態國家公園範圍有待行政院做最後決策

2001年11月30日,內政部召開了馬告檜木國家公園,有關範圍的跨部會協商會議。

出席的主要部會、機關有農委會、林務局、退輔會、宜蘭縣大同鄉鄉長、台北縣烏來鄉祕書、桃園縣復興鄉鄉長、新竹縣尖石鄉鄉長…等。這場會議中內政部堅持必須以53000公頃才能完整保護檜木林,退輔會則提出以行政院之函文27000公頃,再扣除已經過人工撫育經營區域12,878公頃,即約14,122公頃為本案最適方案,原住民四鄉鄉長則仍表示反對立場。會議結論以各自表述之意見送行政院,由院會決定。

馬告檜木國家公園〈範圍〉之角力
時間 主張之機關、團體 面積
2000-9 行政院(研考會建議)唐飛之函文 27,000公頃
2000-12-20 馬告檜木國家公園諮詢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建議 53,000公頃
2001-1-12 退輔會 14,122公頃

為什麼我們仍堅持要推動馬告檜木國家公園

儘管在官方遲疑不決,原住民仍有疑慮的情況下,我們仍堅持推動新國家公園的成立,理由如下:

一、檜木林的保護:

目前國內現有的保護區、…

【守護森林】林業邪靈的復辟─反馬告陣營主張泰雅族要和退輔會森保處共管!

文☉李根政(2002)

1998年保育團體發起的搶救棲蘭檜木林到目前的馬告國家公園爭議,所凸顯的正是台灣山林的龐雜課題。

在台灣這個高山之島,上游山地的利用型態,與下游的安危有著密切的關係,這是多次劇烈的土石流災變所給的寶貴經驗,儘管事實、原因清清楚楚指向了山林破壞是根源,其中,林業單位長久以來的伐木營林等思維主導的山林政策,正是摧毀台灣原始森林的元凶;而近年來農業上山等山地產業與國土保安的矛盾,則更徹底的摧毀了土地復原的機制。然而,以政府之公權力,至今仍無能、無識徹底解決這項困境。

因此當部落工作隊和高金素梅立委,在反馬告初期主張:「成立泰雅族自治區進行山林的保育工作,就可使台灣山林恢復一百零六年的茂盛狀態」時,我們對其樂觀完全無法理解。尤其,近日反馬告陣營在給陳水扁總統的一封信中,竟提出:「在精簡政府單位的大方向下,再成立一個馬告國家公園來實驗共管機制是不對的,「共管」林務局與退輔會森保處不就解決了千年檜木林的保育問題嗎?」對此,更是令人錯愕不已,我們提問及質疑如下:

一、反馬告陣營主張要與退輔會共管,是否代表認同退輔會繼續進行「枯立倒木整理」,也同意林業界提出的「棲蘭山國家森林生態系永續經營示範區」之營林計劃?難道反馬告的目的就是為了和退輔會森保處共同「經營」檜木林?要一起整理枯立倒木,分享利益?這不正證實了先前保育團體的憂慮─反馬告最後的得利者是退輔會。

再說,反馬告陣營從主張裁撤退輔會到要求與其共管,這樣的矛盾,如何自圓其說?

二,反馬告陣營從反「共管」要「自治」的訴求,轉變為要與林務局、退輔會「共管」,是否代表著認同共管也是一種自治的階段形式?那麼,為何主張一座與原住民「共管」的國家公園的人士就是「偽善」,連支持國家公園的泰雅族人也要被無理的羞辱?而自己提和退輔會共管就是正確的主張?

三、如果政府所承諾要推動共管機制是「謊言」,那麼反馬告陣營所提和退輔會共管,這項毫無根據、無人背書的方案又能對族人帶來什麼保障與願景?

四、在隨意編造95%反馬告數據的同時,我們不得不反問:主張和林務局、退輔會共管的訴求,有多少泰雅族人支持?

事實上,我們寧願相信這是從雲端回到現實後的修正思考,但不得不憂心這些慢慢露出來的馬腳是伐木派邪靈之復辟。

1999年至今,保育團體主張的國家公園與原住民共管,是希望透過國家公園的機制保護全球僅存的扁柏原始林,保障北台灣無可替代之水…

【教育】彭厝的生態校園

文⊙李根政

一個在優美、豐富的自然環境中長大的孩子,如果經過教育曾搭起自然和孩子的橋樑,會對生命比較敏感,從中滋生的愛心和學習的興致將是真摰而熱切。

我們需要自然度較高的生態校園,而不是僅有視覺效果的花園。

彭厝國小在校長的支持,詹主任和幾位熱心於生態教育的老師共同努力下,正實現著「生態校園」的理念。綠蔭成亭的鳳凰木見證了彭厝建校60年的歷史,中庭二排樹齡四、五層樓高的桃花心木、鳳凰木、毛柿和前庭的國寶樹竹柏,展現了令人羡慕的綠色校園…,但這裡動人的不僅是眼前樹林的綠意、花園般與動人的色彩,更值得一提的是這背後的經營理念與教育內涵。

落葉

彭厝國小,在大葉桃花心木落葉的季節裡,有半個月到二十五天不掃地,讓孩子可以在厚厚的落葉堆裡,玩耍、體驗、學習,他們進行的是落英繽紛主題學習。

毛柿樹下,厚厚的一層沃土,仔細一瞧,原來是落葉形成的天然堆肥,當果實掉落,種子逕自在母親的身旁發了芽,這些可愛的小苗,被老師叫做「黑美人」,有些讓它們在校園中自然成長,有些作為學校的禮物,慎重的送給有心的人士、機關;有些讓孩子們帶回家種,毛柿的小孩,成了綠天使,傳遞著綠色的希望。

校園的角落,有著三堆小丘,那是落葉堆肥區,一堆剛堆起的樹葉;一堆不時加水提高溼度,定期翻動,用帆布蓋著提高溫度,正進行堆肥化的過程;另一堆則是迷人的天然肥料。

我好奇的問,彭厝處理落葉的原則是什麼?校長和主任說:水泥地、磚地上的還是每天掃,但是樹下的是一個星期掃一次,每到週五,孩子們便用耙子輕輕地盡量不要帶起泥土集中到堆肥場,草地上的則是用撿的。平常環境整潔工作重點則擺在撿紙屑等人工垃圾。

彭厝的落葉處理,是一個理想的模式嗎?許多人可能不同意。

但我們應看重的是其中的彈性與不同的思維。詹麗足主任說:「轉個彎,視野更寬闊。」的確,彭厝顛覆了現在大部分學校對落葉處理的方式,落葉不被當成垃圾,而是教學的主題、珍貴的資源。

因為落英繽紛的專題學習,孩子們對桃花心木有了感情,成為票選出來的校樹,因為教育,人和樹有了新關係。落葉再也不是在求學階段的麻煩垃圾、整潔比賽的頭痛區域。這才是新教育要彰顯的價值,而不是憑空堆砌大量學習單,卻忘了自自然然的素材。

隨處可見的生態教材

彭厝的「怡園」,水池裡有常見的荷花、睡蓮、香蒲,最迷人的是富有亞熱帶氣息的姑婆芋、桫欏,不起眼的黃槿、還有台灣欒樹,阿媽時代做嫁妝用的「烏心石」,則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