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1的文章

【守護森林】禁伐令鬆綁!天然林不保!

民主進步黨將成為台灣天然林「新的劊子手」

在今年桃芝等一連串風災後,行政院高唱「用樹根牢牢抓住台灣的土地」,農委會更發起一人一樹,呼籲大眾捐款,種樹救台灣。

而民間則呼籲檢討歷來錯誤的山林政策,發起了「一人一信救森林保家園」行動。訴請總統正視「立法全面禁伐天然林」等六項訴求!

11月4日農委會陳希煌主委於黑面琵鷺博覽會中親自簽署支持「一人一信救森林保家園」的六項訴求。(如附件一)

同時,11月23日農委會正式函文給全國教師會,聲稱「全面禁伐天然林」的政策未改;並且宣稱在廣設自然保護區後,天然林已獲實質立法保障。(如附件二)

然而,弔詭的是:早在今年10月30日,農委會召開了跨部會協商會議,將1991年頒布的台灣森林經營管理方案第八條的「全面禁伐天然林」,將改為「原則禁伐天然林」。同時將伐區面積也從「每一伐區皆伐面積不得超過五公頃。」修正為「每一伐區皆伐面積以不超過五公頃為原則。」推翻了維持十年的禁伐令。(如附件三)

在國土災難頻仍之際,官方一面喊種樹,另一方面卻圖謀砍伐天然林,令人憤慨!

事實上,儘管官方於1991年頒布禁伐天然林之行政命令,然而,長期以來,林業相關單位還是以「試驗」、「研究」之名,砍伐天然林,1998年民間所揭發─退輔會在棲蘭山進行「枯立倒木」作業即是一例。如今,沒有全面禁伐令,林業單位更可以明目張膽砍伐天然林!

更且,這次修正條文中,增列之例外條款:「國有林林產物處分規則第十二條 林產物有下列情形之一,得專案核准採取:一、管理經營機關經營林業自用者。二、林業試驗研究自用者。…」這些無異是自肥條款。(如附件四)

這是標準的「只許舟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此案若經行政院通過,所有林業機關就可以大大方方砍伐天然林了。

數萬人寫信給陳總統,迄今未獲總統任何回應!
11月9日起,民間發起了一人一信救森林保家園運動。一個月後的今天,明信片被索取的數量將近十萬封,初估阿扁總統至少已收到數萬張以上的郵件,然而關心台灣山林的人民沒有收到一封總統的回函,極不尊重民意,令人失望。

加上全面禁伐令的鬆綁,如果經行政院通過,將是新政府上台以來,最大的環境醜聞,在國土災難不斷加劇情形下,此修正案與國家利益相左,同時完全違反民意,將摧毀政府自風災以來的種種承諾,與國民之信賴。

民主進步黨將成為「台灣天然林」新的劊子手。

我們強烈要求總統府及行政院立…

【守護森林】夏威夷之行心得報告(2001/7/27~8/4)

文.李根政(2001.8.30)

在行前繁複的準備工作後,7月27日終於前往陌生又熟悉的夏威夷,心中除了惦記報告的事宜外,想像中的夏威夷是可以在美麗的海灘游泳,邊游還可以欣賞火山風景的地方。

搭了十幾個鐘頭的飛機之後,眼前所見果然和平日在台灣常見的夏威夷圖像相去不遠,不過多了些臨場感、少了神祕感。在幾日的行程中,個人有些觀察與感想,簡要記錄如下。

旅遊觀察:

一、夏威夷食物粗而無味,消費奇高,大概是台灣的2~3倍,最美味的菜竟是「卡力、卡特」博士所宴請的中國菜或台菜。我這評語應算公平,並無沾染任何民族主義的成份。

二、這裡的植被外來種奇多,和台灣很類似,學校、路邊看到的花就是軟枝黃蟬、雪茄花等台灣常見的外來園藝植物,不過在機場、行道路上的植栽倒是有一些特色,那就是綠意盎然、生氣蓬勃的蕨類植物。這點我覺得台灣值得學習。

三、旅舍的庭院連續擺了好幾天的攤子,賣一些個人工作室所生產製作的T恤、藝品等,語言不通,但圖像是極好的溝通工具,我一攤攤的仔細看,發現T恤的圖樣幾乎都是當地的植物,有的用粗線條寫意的素描,有的則是將之規格化,成為連續的圖案,我印象最深是有一整攤賣的全是「龜背芋」的各種圖樣;有一攤有著台灣常見的林投樹。這樣的東西,讓我思考:什麼是文化,我們認定一個有文化主體性的國家,不論從文學、藝術、日常用品、科學研究、產業等等…,都應具有當地特色,尤其有著本土的風土民情在其中,今天我們看到台灣的本土文化其實真是空虛得不得了,台灣空有四千多種的維管束植物,其中不乏極有美感特色著,台灣有十個不同原住民族、漢人(閩南、客家),文化岐異而多姿,但我們極少發現有杯子、衣服、寢具等日常用品上有本土植、動物轉化或民族特色轉化而成的圖樣,多的是舶來圖案、大中國文化的抄襲罷了。我認為:一個有創造力的族群,不可能來自失根的文化背景。夏威夷儘管十分消費觀光化,但從這些觀點看,不失為有特色的地方。

四、夏威夷的海灘,從附近植被的豐富度,沙灘、海中生物的豐富度,其實比墾丁是遜色很多,沙灘的美麗也比澎湖、金門差,但是其優勢在於氣候,即使溫度不低,但由於濕度不高,所以非常乾爽,而真正的賣點應是在於「夏威夷式的渡假氣氛」,在媒體的傳播下,已成為許多人夢想中的渡假模式,因此才能吸引那麼多人。

五、機場、旅舍等服務人員的態度、效率奇差,很難想像是「先進國家」。
六、大島的火山國家公園,地景非常壯觀,到…

【教育】高雄縣昭明國小訪談記事

圖片
檢視較大的地圖

李根政(2001)

昭明村白霧事件(1999-11-22)
昭明國小,一座位於高雄縣大寮鄉,鄰近林園工業區、大發工業區的小學,不僅如此,旁邊還是累積數十年工業毒物的紅蝦山和大坪頂。

平常,這裡的空氣就不太好,往往在雨後,由於工業區的臭氣凝聚,順著南風便會飄來一種酸酸的味道;但是這一天,似乎有些不尋常,晚上,紅蝦山焚燒毒物的氣味已逐漸瀰漫在昭明村,待到二十三日清晨,空氣中的味道已達嗆鼻的地步,昭明的師生們步入校園,空氣中濃濃的味道,是他們聞所未聞,然而此時,是那麼的不對勁,孩子一個接著一個,來跟老師報告,孩子們說好噁心哦,想嘔吐。因為實在受不了了,孩子們「自動自發」地把口罩拿出來掛在口鼻,教室裡,老師們想要把窗戶關起來上課,但實在太悶了,關不了,況且,老師怎麼對著一班戴著口罩的孩子上課呢?這種寂靜比起平常「乖巧的安靜」顯得詭異而不安。而對於懷孕已達八、九個月的洪老師而言,這一天更是難熬,「我肚子裡的孩子會不會中毒,生出來會不會有問題,如果有問題,那該怎麼辦?」這一連串的問題,迫使她不禁想要離開這個傷心地,但想到同事六年的情誼,及可愛的孩子們,真是不忍心離去。

起先,老師們以為只是幾個班級受到影響,沒想到,往操揚一看,駭人的景象更令人吃驚,原來整個操場、學校已瀰漫了濃濃的白霧。

這個事,當天政府機關有緊急處理嗎?如果不是新聞媒體的報導,縣府是不會注意到這個位於縣市邊緣的村子,或是村民的死活,儘管有了報導,但是這霧、這嗆鼻的臭仍持續了三、四天。
這就是「昭明國小」恐怖的白霧事件。

他們犯了什麼錯嗎?非得承受這樣的毒物威脅、地域岐視!

這樣甜的水,你,敢喝嗎?


順著昭明國小的圍牆往前走,越過了舊鳳林路,來到了一座路邊坡地上的小土地公廟下,隔著馬路,它的對面是就是高屏地區遠近馳名的一口井,這裡抽出來的水甜甜的,煮過又不會產生茶垢,帶路的陳老師說,小時候家住在鳳山時,舅舅便負責來這裡載水,過往,這條路可是熱鬧滾滾,從清晨到晚上十點,有的是個體戶,有的則開著卡車來,這裡講的隨緣捐獻,只要投入幾個錢,便可把水帶回去喝,就連昭明村也有八成以上的人是喝這裡的水,更何況這附近的餐飲。
不過,由於這二年來,紅蝦山一連串的非法毒物棄置事件的曝光,使得環保、衛生單位,不得不來檢驗這口井的安全性,檢驗的結果,有點勁爆,專家說,水之所以甜甜的,那是因為水中有三氯乙烯(致癌物),於是,…

【有毒廢棄物】反對取消「廢棄物清理法.連坐條款」

抗議環境政策的向下沈淪!

文.李根政(2001)

1998年的台塑汞污泥事件,加上一連串的有害事業廢棄物到處流竄,致美麗島成了「毒物島」的事實揭露在國人眼前。毒害的現況是:每年超過百萬噸不明的毒物被資本家、廢棄物清除處理業者棄置在河川、山凹谷地,使得土壤毒化、地下污染,地面水飽受威脅。於是在朝野的共識下催生了廢清法的修正:其中第十三條修正為:「…事業機構委託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清除、處理其事業廢棄物者,如受託人未經許可或違反本法規定,事業機構應與受託人就該事業廢棄物之清理及環境改善負連帶責任。」希望迫使企業主正視自己生產的廢棄物問題。

然而,儘管有了嚴格的法令,在2000年的夏天,有八成竹科廠商委託處理廢棄物的「昇利化工」,仍將恐佈的有機溶劑倒入旗山溪(高屏溪支流),肇致大高雄地區百萬人民無水可用,至今,高雄人飲水仍膽戰心驚。年底「高屏溪污染事件」被媒體評為2000年十大環保新聞的首位。不過,吊詭的是,至今這些竹科高科技公司的企業主從未因此受到任何調查或被要求負「連帶責任」。

1999年底高雄縣大寮鄉昭明國小及分校附近的紅蝦山區,分別傳出不明廢棄物非法棄置,恐佈的惡臭及藍霧導致師生喉嚨發癢,居民頭痛嘔吐、寢食難安。一個月後,確定為中、北部二十一家廠商所為,其中還包括十三家的上市公司。事後,環保局估算清除費用為二億二千萬元,要求依法清理,然而,從廿世紀跨過了廿一世紀,毒物仍在現場、毒害仍在進行。最近環保署的檢驗報告出爐,毒物中是致癌物而且還會引起畸型胎兒的「鄰苯二甲酸」,含量竟比容許的濃度高出2000倍,害得民代緊急呼籲居民不得再飲用地下水,以免毒害加身。

但是,可恨的是:至今這些資本家仍然漠視居民的生存危機,拒不清理!

我們要問的是:高屏溪污染事件、紅蝦山污染事件中,有著確確實實的污染證據,法律也明文規定企業主需負連帶責任,但是,企業主漠視法律,不斷的傷害弱勢的人民、無辜的下一代及我們賴以生存的土地。

如果,廢清法取消了企業主需負的連帶責任之後呢?台灣將成為廢棄物天堂、資本家的樂土、及人民的地嶽!

2001年開春,令人遺憾的是:資本家利用政局紛亂之際,在日前的「全國經濟發展會議」,利用新政府的極需企業護主、朝野「經濟優先」的情結,要求廢除廢清法第十三條的連坐條款。而環保署呢?眼看著國土潰爛、弱勢的人民生存在毒物洪流之中,不僅無力把關,甚且在廢棄物清理法連坐…

【教育】誰記得「痛痛病」!

文.李根政(2001)

我是小六的自然老師,畢業前,有三個和環境有關的單元,讓我有一些感觸。其中有一部分談到水污染,課本上談的無非是一些沒血沒肉的東西,孩子們上了這些課程,可能只得到一些膚淺的概念,如汙水流入農田會有什麼影響?垃圾可以亂丟嗎?或是「我們要怎麼做,才能有乾淨的水。」等讓孩子編造個說法的問答。如果老師們照著課本或指引來教,那肯定只是讓孩子知道一些考試的題材,對於喚起孩子保護環境、認知環境危機,可能影響有限。

幾年來由於參與環境運動,由於想了解過去的運動歷程,因此,我不斷在回溯過去台灣的公害及環保運動史料,很不幸的這些記錄並不容易找,截至目前為止,我所能閱讀的就是民國八十年左右「人間雜誌」所做的報導及以楊憲宏等人的著作,令我感到傷心與憤怒的是,距離不過十年左右的台灣重大公害事件,已幾乎被人遺忘,如果不是有心的追尋,還真不容易了解當時發生的事。問題出在台灣人的健忘嗎?可能是的,但是,更大的問題是從小到大的教材裡沒有這些東西。

不知道是執政者聯合資本家有意要把土地和人民傷痛的歷史,從課本中徹底的抽離,或是編教材的人「心態」及「視野」有問題?

這個禮拜,我告訴孩子這麼一段故事:「現在已經空無一人的桃園縣大潭村,原先住著一群從石門水庫上游被迫遷村的泰雅爾族人,遷村之後,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辛苦的闢出自己的農田,然而,大約在民國七十左右,一家化學工廠開始生產,連續十幾年把廢水直接排入農田的溉灌水道中,廢水中含重金屬「鎘」,導致農民種出來的稻米變成彩色米,青菜的也都含有高量的鎘。村民們吃了毒米和青菜以及毒水,身體內累積了許多鎘,鎘破壞了體內的鈣質,造成骨骼、關節變形,使得村民們全身劇痛,被稱為「痛痛病」,痛痛病造成許多村民死亡及帶來終身的痛苦,最後泰雅爾族人只好二度遷村,部落拆散,族人被迫失去集體的文化及部落,一個個迷失在都市的角落。但是高銀化工不過是把廢水管子加長,然後直接把毒水排入海裡。」

這段慘痛的歷史,書寫著資本家和政客如何踐踏土地和弱勢的人民,是水污染活生生的教材,然而它就如同「李長榮化工事件」、「反三晃農藥廠事件」、「二仁溪綠牡蠣事件」、「鹿港反杜邦事件」等公害、環境事件一樣不曾出現在教材中!是台灣人健忘嗎?還是國家和資本家控制的教育體系及教材,有意的遺忘?

對歷史不了解,使台灣人欠缺時空的縱深及廣度,失去了反省能力,即使再大的事件,也是船過水無痕,一件件…

【我與社運】請他們搬到外太空去!

李根政(2001)

公元2001年的台灣,人們聽到滴滴答答的雨聲,再也沒有詩情畫意的想像,
看著嘩啦嘩啦的大雨,心情沈重又憂心,因為不是土石流就是淹大水。
公元2001年的台灣,望著土地上豐美的蔬果、稻穗,卻無欣喜之情,
因為毒物肆虐,擔心是否中了毒?
是怎麼樣的一座島嶼啊!
福爾摩莎!連綿綠之海!
不過百年間,中低海拔的原始森林伐盡,土石橫流!
不過數十年來,河川全面死亡,土壤毒化,空氣污濁!
不必中國武力侵台,不必經濟爛帳繼續擴大,台灣已日漸衰微。

然而,「經發會」照開,資本家要求政府釋出保安林、工廠免環評…,
這一列清單,盡是資本家貪婪的血口,
這張血口要加速吸盡土地、人民賴以生存的資源。
有一天,他們賺飽了,或再也不能從土地中榨取剩餘價值了,他們會出走,
到中國,到東南亞…
到可以任意壓榨土地資源和人民血汗的地方去…。
如肉上的蛆,食飽了化蛹變成蟲,飛走再找一塊肉…

台灣不要這樣的資本家,地球也不要。
請他們搬到外太空去!

【守護森林】期待一座原住民與國家公園共存共榮的國家公園

李根政(2000)

棲蘭山,因為生長著許多名為「馬告」的民生植物,於是泰雅族便稱這座山為馬告山。此一原始的林區自古為泰雅原住民族的生活領域,是各部落狩獵、採集、遊耕的場所,為原住民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生活天地。

然而,幾十年來,退輔會在宜蘭縣境內全面砍伐馬告山6000公頃檜木原始林,在民國八十一年行政院宣布禁伐天然林後,更改以「整理枯立倒木」為名,越過雪山山脈在桃園、新竹縣內砍伐枯立倒木及林下的原始闊葉林,甚至包括活的檜木,其面積廣達800公頃。如此嚴重破壞國土保安、違反保育原則的作為,讓民間的保育人士憂心如焚,於是在1998年~1999年兩年來發動「搶救棲蘭檜木林運動」,獲民間十數萬人連署支持,在不斷陳情、請願、遊說,甚至發動連續兩年數千人的「為森林而走」大遊行,終於獲致行政院宣布不再整理枯立倒木。

同時,為了保全這片全球僅存的扁柏原始林,北台灣無可替代的維生體系,民間在考量國家公園在法源、組織、事權分工、管理、防杜不法行為、保育措施等面向,皆為國內最嚴謹的制度,於是在1999年年底提出「催生棲蘭檜木國家公園」的訴求。具體要求退輔會退出棲蘭山,成立千禧紀念公園,選前並獲陳水扁總統承諾,當選後立即宣布成立國家公園。

選後至今已四個月有餘,在民間殷切期待下,新政府終於著手實踐諾言。然而,日前原住民的民意代表、鄉長等人在拜訪行政院副院長時,明確表達反對國家公園的設置,這幾天宜蘭大同鄉、新竹地區的泰雅族人也準備聯手反對。對此,我們深切了解根本的衝突在於:台灣自一九八四年以來,布農、太魯閣、泰雅族的傳統家園內,設置了玉山、太魯閣及雪霸國家公園,由於援引美國「無人國家公園」之制度設計,限制了國家公園內原住民對該地資源之使用,同時由於「由上而下」的決策模式,原住民完全沒有參與決策及經營的機制,在未依互為主體的原則下考慮原住民的生活方式,便制定了許多爭議性的法令,造成原住民經濟活動受限、生活上極大的困擾,甚至侵犯了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及尊嚴。國家公園在原住民這個部分的設計的確需要大幅改變,應在兼顧自然資源保護與保障原住民傳統文化、經濟生活於不墜的前提下,調整過去的由上而下的籌備、經營方式。

因此,我們建請行政院在宣布成立「馬告檜木國家公園」的同時,從正名開始,明確宣示讓原住民充分參與策劃、經營「馬告檜木國家公園」。並且具體實踐陳水扁總統與原住民所簽署的「原住民族與台灣政府新的伙伴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