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5的文章

台灣的傷,地球的痛!誰該負責?

圖片
〈關於本文〉

齊柏林攝影、陳慧屏撰寫圖說的「悲歌美麗島」一書,近日已由行政院經建會出版,該書透過驚心動魄的國土破壞影像,以瀕危的部落與高山、吃山吃海的文化、侵略山林的道路、鳴咽的河川、沈淪的地平線、消失的海岸等六大主題,道盡台灣國土災難與危機。
筆者受邀撰寫導讀之一,雖對經建會歷來角色及該書敘述角度有所批判,但其呈現的影像、文字仍值得國人了解省思,在此藉拙文拋磚引玉,推薦國人閱讀本書,以為跨世代之國土復育累積民氣。(該書為政府出版品,三民、青年書局有售)

文☉李根政(2005.4.23)

台灣島浮出水面約200萬年以來,最恐怖的外來種生物,無疑就是人類,其中又以400年前渡海來台的漢民族破壞最大,雲門舞集的薪傳搭配陳達唱出的思想起,歌頌的是唐山過台灣,先民披荊斬棘,胼手胝足,以啟山林的悲壯移民史,但其另一面也是台灣原始生態系和原住民災難的開始。

荷領時代消滅了在西部草原奔馳的梅花鹿;日治時代,阿里山、太平山、八仙山檜木的伐採,開啟台灣大規模伐木事業,但荼毒山林最甚者為國民政府,1956年國府在13個林區厲行多造林、多伐木、多繳庫的三多林政;1959年公布台灣林業經營方針,下令全省之天然林,除留供研究、觀察或風景之用者,檜木以80年為清理期限,其餘以40年為清理期限,分期改造為優良之森林;1965至1976年間,林業機關更進行林相變更、林相改良,將原始闊葉林改造為單一人工林,數十年來,國府的林業政策,就是砍盡台灣原始林,變賣木材換取金錢的政策,此為鑄下今日土石橫流的主因,而隨後山區道路開闢,尾隨而至的農業上山,全民濫墾則是在傷口上灑鹽,再次重創台灣山地。

而淺山、平地的土地開發同樣如此,早在1959年,地理學家陳正祥研究國府從1949年來台10年之間,耕地所增加的24萬公頃,絕大部分為山坡、河灘、塗灘、沼澤以及劣地等,當時,其評論此等荒地之起用,正可說明台灣土地利用已達極限。然而,進入工業時代後各種開發更加恐怖,挖山採礦,截流取水蓋水庫,道路、港口,各式工業區等堆疊出台灣的經濟奇蹟,不僅土地利用達到極限,連水、空氣、土壤的健康也早已透支。

「大地之慟」傾訴半世紀以來被蹂躪的國土,然而,其中仍有避重就輕之處,例如批判雲林沿海的淡水養殖導致地下水超抽,卻未檢討為何農漁單位持續鼓勵養殖業的發展?在批判彰濱工業區抽砂造陸導致生態浩劫,工業區土地閒置,造成國庫沈重負擔之際,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