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3的文章

【我與社運】嗚咽的後勁溪在淌血

圖片
文☉李根政(台灣綠黨召集人、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蔡卉荀(地球公民基金會能源與產業部主任)

  日月光偷排毒鎳廢水,讓後勁溪又再次上了新聞。後勁溪全長21公里,流域面積約73.45平方公里,發源於大社觀音山,到八卦寮,開始被工廠夾擠:左為台塑仁武廠、中油高雄廠、楠梓加工出口區,右有仁武工業區、大社工業區、竹仔門工業區、西青埔垃圾場,然後才是仕隆圳與援中港圳取水口,供應橋頭與燕巢共1390公頃農田用水,再經過梓官養殖漁區,從援中港入海。


  從1960年代中油在上游設廠後,帶動周邊石化業發展,大量含有強酸、重金屬、有機毒化物的工業廢水排入後勁溪再流入農田,高雄農田水利會每年引入360萬噸高屏溪水來稀釋,仍無法阻止農田逐年減少。廢水偷排頻傳,2009年台塑仁武廠地下水超標30萬倍隱匿8年不報、2011年中油3年內偷排55次,到2年日月光違法被抓包7次,無論公私營均無視於對農漁業與生態環境的衝擊。而後勁溪只是台灣眾多嗚咽河川之一。

  為何廠商屢犯不改?依據現行《水污法》最高只能罰60萬,對日月光這種年收2000億的大廠根本不痛不癢。環保署主張用《行政罰法》向廠商追討「不當利得」,但經廠商上訴後,實收非常有限。「停工」就是讓廠商有感又符合社會期待的手段,但國內並不輕易裁處停工,如何要求廠商不得轉嫁懲處到勞工身上、復工後如何確保不會再犯,都欠缺更仔細的規範。  透過政策從頭把關
  層出不窮的污染違法事件,證實以上手段仍不足以嚇阻不良業者,環保署與立法院應當修改《水污法》,視污染情節、企業規模加重刑責同時公開包含廠商主動公開使用的化學物質排放的濃度與數量、環保機關的裁罰資訊,而不是等到出事才讓媒體報導,這樣才能讓居民、下游農漁民、社區巡守隊掌握完整的環境資訊,讓上下游廠商、銀行透過消費與金融的力量,淘汰不友善環境的廠商,促使企業真正負起社會責任。

  除了末端環保管制,更應禁止工廠或工業區鄰近農漁業區或設於上游,因此內政部與經濟部應該推動國土計劃、河川流域管理,計算環境承載量,規劃限制開發區,並輔導工廠清潔生產、資訊透明。農委會、衛福部則應該針對高污染風險區進行農糧研究、風險評估、流行病調查,為糧食安全與國人健康把關。
染紅破碎的河川大地讓全台心痛,掌握權力和資訊的政府,透過政策與法規從源頭把關,這遠比末端查緝更有效。人民除了譴責、抵制企業,千萬別忘了也要督促政府做點實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