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1的文章

【工業污染】台塑工安,中油取經?

文☉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台塑一年內連七爆,迫使馬政府下重手以免影響選情。同時,台塑也「破天荒」的向競爭對手中油取經。一時之間,中油公司彷彿從工安問題生變成「模範生」,這是真的嗎?

三年多前,中油高雄廠也曾在半年內連三爆,而且一次比一次嚴重。2007年7月29日第六蒸餾工場發生火燒;同年11月26日周末夜,第六蒸餾工場發生大爆炸;2008年1月6日周日夜,第二真空製氣油工廠發生規模更大的爆炸,聲聞20公里,但中油的反應緩慢如牛步,爆炸發生後40分鐘,後勁居民集結新北門,竟無人出面說明,居民在忍無可忍情況下,衝進廠房,然距爆炸現場約100公尺處即籠罩強烈化學氣體,乃撤退,隨後即展開在新北門長達221天的圍廠行動,直到經濟部次長南下再度承諾2015年遷廠後才結束。

這三年來中油真的脫胎換骨了嗎?如果中油僅僅是三年沒發生過大爆炸,就可算是工安模範生,這樣的標準也未免太低了吧?

面對六輕連環爆,除了工安問題的檢討外,政府更該檢討產業政策和管理。

一、六輕的設廠是一連串的決策錯誤,釜底抽薪的辦法在於逐年關廠。台塑的油品至今仍有七成外銷,如果能要求台塑逐年關掉風險最大的工廠,只保留台塑三成產能,完全無損於國內油品供應,且大大降低各種風險。

二、六輕及麥寮電廠是空氣污染的超級大戶,環保署及雲林縣政府應藉此民氣,要求台塑公司逐年降低污染排放總量,如能以每年降低5%為目標,十年之內,即可讓污染減半,大大降低國民健康風險。

三、台塑把我們的天空、海洋、土地當成廉價的垃圾場,污染偷排已成習慣。去年十月環保署所進行的「六輕總體檢」,就發現按規定一年中「緊急使用」不得超過100小時的廢氣燃燒塔,六輕竟然全年無休地使用,而其污染落點恰好是當地的小學。這種不公不義,以犧牲人民的健康和安全,換取高額利的經營模式,經濟部和環保署不應該再放任下去了!

四、工安和環保的體檢,以及日常的監督,除了專家之外,一定要讓各種資訊完整、透明公開,建立民眾參與機制,才能有效杜絕官商勾結,取信於民。

從李登輝時代至今,國、民兩黨執政者讓台塑予取予求的時代應該結束了。雲林人的六輕繁榮夢已碎,往後將是如何對抗這個大怪獸,收拾家園的年代,而其成功關鍵將在於擺脫污染黑金政治,厚植清白、自主的民間力量,捨此,只能期待六輕爆到無廠可爆了。

【鄉村農業】澎湖的菜宅

圖片
菜宅是因應強烈東北季風而演化出的農耕型態,我認為這是澎湖陸域最美的人工景觀。


那天,我們坐著雙澤的箱型車,剛好看到路邊的菜宅裡有一
位阿伯正在採取花生,我忍不住提議下車去聊聊, 慷慨的阿伯,隨即請我們吃剛採取的花生,我去井裡打了一桶水清洗後,大伙立即剝開來吃,真是非常清甜可口。
傍晚柔和的光線、溫暖的人情、和諧的地景、口齒留香的花生…,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菜宅的側面,底部較寬,上面較窄,越往上縫隙就越多,這樣的結構除了防風也能通風,可以說是澎湖人為了生存累積出的生態智慧。
我觀察到澎湖人的現代菜宅,有些是用水泥築牆,除了不美以外,作物要能長得好也很難。 
李根政2011.8.14






【文明反省】澎湖海岸的水泥化

圖片
從澎湖回來的那天晚上,躺在床上腦中仍是美麗的沙灘、湛藍的海水。至今,這些影像仍然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中。

不過,澎湖的絕美的沙灘旁常常伴隨著最醜陋的堤防和消波塊。

在澎湖山水沙灘附近,看到一個正在灌製消波塊的工地,第一次看到這樣巨大的鋼鐵模子,每個消波塊都有編號,那天看到已完工的編到390幾號,還有些未乾的,據初步了解,這些就是要就近丟在山水沙灘附近。

這樣的工程過去運用離島建設基金做了不少,實在是沙岸最大的殺手,看不出有什麼效果。

另幾張照片是隘門沙灘,可以看到很明顯的凸堤效應。
隘門沙灘旁有澎湖難得的防風林,但是政府在推動一個大型的BOT案,打算將珍貴的觀光資源財團化。

好友雙澤很關心這個案子,希望有機會集眾人之力,阻止這樣的開發案。

李根政2011.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