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0的文章

【工業污染】從六輕到國光.發展誰的經濟?

李根政.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短短18天之內,六輕連二爆,不僅說明台塑六輕的工安已經失控,企業形象更快速崩解,台灣社會有必要檢討所謂「發展經濟」、「繁榮」的集體迷思。

1998年底,台塑無視於巴塞爾公約的規定,將2,799公噸的汞污泥「偷偷」運到柬埔寨,重創台灣國際形象;1999年初屏東鯉魚山被發現8,700公噸的汞污泥,種種跡象都指向台塑公司;2002年台塑林園廠,被公告為地下水污染「控制場址」;2007年台塑前鎮廠被檢出土壤中鋅和汞濃度超標,又被公告為土壤污染控制場址。台塑公司污染了每一塊用過的土地!

然而,這一件件的污染醜聞,似乎沒有動搖王永慶先生「經營之神」的地位。

巧合的是,王永慶死後,台塑的污染再也紙包不住火。

今年(2010年)3月,台塑仁武廠污染爆發地下水中1,2-二氯乙烷超出管制標準30萬2,000倍的恐怖污染,35.38公頃的土地被公告為「整治廠址」,更可惡的是台塑公司自2002年即已知情,竟長期隱匿,任由15種恐怖的毒性化學物質在土壤、地下水中四處流竄。

六輕18日內連二爆,似乎將這把火從高雄燒到了雲林。

然而,六輕的問題絕不只爆炸這類工安意外,筆者試舉如下:早在建廠之初,政府為了供應台塑六輕的用水,花了238億興建集集攔河堰,專管直送六輕,枯水期不夠用,九成以上還得調撥農業用水,間接加速了地層下陷;六輕和麥寮電廠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占了全國四分之一,等於全國2400萬人住宅和運輸排碳的總合;附近學校師生因嚴重的空污必須經常戴口罩已是常態,養殖漁業生長遲緩更是漁民不敢宣揚的痛。2009年6月,台大教授詹長權的研究更指出:麥寮、台西、東勢、崙背、四湖等鄉鎮罹癌率與六輕廠的空氣污染有「顯著相關」,鄰近鄉民愈來愈多人得癌症,例如台西鄉,民眾得肝癌的發生率成長了三成,全癌症的發生率成長了八成。

雲林人在六輕運轉十年間,就已嘗受如此污染的惡果。我們要進一步追問的是:六輕建廠之初所承諾的「繁榮」在那裡?

1993年,台塑承諾六輕建廠後,將興建長庚醫院、醫護、安養社區、護專、客運中心、海濱休閒遊憩中心,建造15萬人的新市鎮,引進37,500就業人口等。然而,如今,只有醫院在興建中,其餘全數跳票,就業人口只有1萬人,其中外籍員工占六成,如此嚴重背信行為,可曾有人追究?

猶記1991年8月,當時的雲林縣長廖泉裕、議長張榮味、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薛正直、麥寮鄉長林松村,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