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1996的文章

【金門】回鄉偶記1996

圖片
李根政1996年12月3日

前引
父親過世後的喪假期間,回到金門古寧頭期間,每每晨昏之際,總是走向慈湖的海埔地,這片海埔地原是一個海灣,父親常說,國共戰爭以前,中國大陸三支梶的大船可以行駛到家裡附近,現今國家公園的西區管理站即以前的港邊的集散商號「金源遠」。國共戰爭起,國軍為縮短防禦線,遂築慈堤,從此,古頭頭人與壯闊的九降潮永別。深入村莊的海灣成為雙鯉湖,原本退潮才能朝拜的關帝廟築起道路,關帝廟後方的海灣一部分海水放乾成為了魚塭、慈湖農莊,慈堤內稱慈湖,與桃園大溪的慈湖同為蔣家政權的歷史見證。

我的家在雙鯉湖東北側的北山,與湖僅隔著池塘和一間房子。這一帶的鳥況極好,走出家門1990年在金寧中小學任教時,與村內同事李智能在課餘時間到處拍鳥,我偶爾拿起畫筆畫些簡單的速寫。

這一片海埔地是我在下班後最常留連的地方,散步賞鳥是每天最放鬆的時刻,父喪的傷痛在當時似乎無法用言語表達,留連於寬闊的天地間,似是逃避也是寄託。(2008/2/17後記)


1996年12月3日
一早起床望見窗前的亮光,猜想今天大概是個好天氣吧!出了門果然陽光已籠照半邊屋頂,尖尖燕尾已閃耀著耀眼的金色陽光,上頭佇立著一隻麻雀。帶著望遠鏡走到雙鯉湖畔,在新開挖的湖邊,一隻魚狗正用那奇特的蹲姿守候獵物,蒼鷺發出嘎嘎的叫聲,伸開巨型的翅膀時而飛翔時而收身降落。日前大哥灑了三次手網,二次都是滿滿的數百隻吳郭魚,另一次有數隻體型較小的鯉魚,身體細長優雅,兒時對池塘的記憶,僅僅靠這幾隻魚有了連接。而未開挖的湖,湖畔內外長滿了牽牛花、蘆竹、蘆葦、香蒲,湖面上黑黑圓圓的白冠雞緩慢的游動,紅冠水雞輕快的游著,發出唧唧的叫聲,互相追逐嬉鬧。花嘴鴨則在離人們遠遠的水面覓食。鸕鶿拖著笨重的身軀在低空穿越。魚塭裡數十隻鴨,琵嘴鴨、尖尾鴨、赤頸鴨。黃昏時大約五點半,五百餘隻的灰椋鳥停在電線杆上,天色已暗,起初不識,隔天去古寧國小借單筒望遠鏡,才看出是灰椋鳥。

12月4日
下午五點半昨天的灰椋鳥仍準時停在電線杆上,魚塭裡尖尾鴨已飛走。


12月5日下午5:30
灰椋鳥五、六十隻停在電線杆上,三百、二百隻一群從空中快速飛過。有水的魚塭裡花嘴鴨和小鷿鷉一、二隻單獨一池。乾魚塭裡七隻濱鷸,一隻東方環鵛 ,休息時單腳縮頭站立,警戒時縮頭呈蹲姿,並向左右張望。一隻蒼翡翠停在廢棄的魚塭變電器,天色灰暗時夜鷺單隻單隻從香蒲、蘆葦叢中飛出。鸕鶿林已嘎嘎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