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4的文章

【工業污染】後勁反五輕 盼把煙囪變公園(中時電子報)

圖片
車行過後勁,中油187公頃的廠區和大煙囪管幾乎如影隨形,甩脫不掉。這正是後勁人的夢魘。為了擺脫它,他們在上世紀發動多次抗爭,「反五輕」成為台灣環境運動史上重要一頁。儘管功敗垂成,但政府當年25年遷廠的承諾,他們銘記在心,不時提醒中油和當局:「時候到了!」他們已為這片汙損破敗的土地做了復原準備,決意要讓它成為「高雄煉油廠生態公園」。

1987年,中油的「第五輕油裂解廠」興建計畫在媒體上發布。從日治時期便挨近煉油廠的後勁居民,在被迫接受一輕、二輕,並承受嚴重汙染苦果後,對於煉油廠的擴建計畫再也無法沉默,挺身反抗、圍場3年。1990年,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帶著千名軍警南下夜宿,並宣示五輕廠25年遷廠完畢。在強勢警力戒護下,五輕正式動工。 政府允搬遷 明年到期 「新故鄉動員令」主持人、中國時報社長王美玉當年是主跑行政院記者,清楚記得這段過去。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在接受本專題訪問時則強調,後勁人反五輕的行動,並沒有因此畫上句點,「後勁每年9月舉行紀念活動,就是持續著這場仗。」 長期伴隨後勁人「倒數」的李根政,並非當地人,環保運動也原非他的志願。出生金門的他,鍾情於藝術創作,期望自己成為一個好的藝術家;他寫生埋頭作畫,常發現原本畫的樹不見了,或是哪塊景色因開路而消失,「我像是在畫遺照。」這才發覺大自然消逝速度比想像得還快。 左圖:李根政(右)被視為後勁社區成員,受邀向神明祈求如期關廠的祭拜活動。(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他的環保意識是在1993年搬到高雄,加入柴山自然公園促進會後被啟蒙,「那是一燈點亮千年暗的感覺。」由下而上、促成國家自然公園成立的經驗,讓他對高雄有了土地認同,也對公民社會有了認識。 當小學老師的他,30歲那年在教師會成立生態教育中心、而後擔任環評委員,40歲成立地球公民協會。他的藝術夢想和小學教職,都因環保志願割捨而去,「守護環境是長期的抗爭。」李根政這句話在後勁人身上實踐著。他也被後勁人的堅強意志懾服。 長期汙染 感官都麻木 他還記得對後勁的認識,是初到高雄時,看到半屏山西北側「失火」─原來那是中油燃燒塔在作業,「我最訝異的是,整個城市靜悄悄,對這情景習以為常。」李根政時常在半夜被臭醒,詢問他人感覺時,對方都不覺有異。在長期工業汙染下,「他們連感官都麻木了。」 對大高雄地區的人或許如此,但後勁人不一樣。李根政說,因為他們就住在台灣面積最大、歷史最悠久的汙染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