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7的文章

真正前瞻的水資源政策是什麼?

圖片
評:前瞻基礎建設—水環境2500億預算,水資源的部分
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台灣水資源有幾大問題: 不是沒有水,而是河川被工業、畜牧業、家庭廢水污染了。 不是沒有水,而是極端氣候和山林水保系統崩壞,颱風暴雨就變成土石泥流,自來水設備淨化不了。
不是水不夠用,而是辛苦收集、淨化後的水,因為自來水公司管線老舊,每年漏掉五億多噸的水!相當於十座湖山水庫的庫容量。 不是水不夠用,而是家庭廢水幾乎是零回收;工業廢水回收率低,人均用水量偏高。
以下是筆者認為最優先的事情:
一、改善漏水率:管線總長度為5萬9,972 公里,半數以上是易脆的塑膠管。 台水公司降低漏水率專區資料顯示,2015年的全國漏水率尚有16.6%,但根據台水公司另一份資料,則顯示2012的漏水率為14.25%,近年來以每年投資70億元減少0.4%的目標進行管線更新。 這些數據相互矛盾說明漏水問題在基本情況的掌握都有問題。如果以2015年的漏水率估算,當年就漏掉超過5億噸的水;如果可以加速加大投資,將漏水率降到7%,不必蓋水庫,每年增供超2.5億噸的用水,這是最該優先做的事,但前瞻計劃並沒有加碼投資。(已完工的湖山水庫庫容5,676萬立方公尺;前瞻建設中的天花湖庫容為4,791萬立方公尺;雙溪庫容約為1,700萬立方公尺。合計約1.2億立方公尺)
二、改善河川污染:2015年台水公司的自來水水源中,地面水占了33%。如果全台灣的河川致力改善污染,相當於創造出新的水源。例如:東港溪的水源來隘寮溪伏流水,是最乾淨天然過濾的河川水,但為養豬廢水污染,如果改善污染,每日可以增供數十萬噸的水。水公司日前已投資後端生物除污技術,每日可以增供大高雄民生用水三十萬噸,然而,可惜的是,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沒有提出具體 方案和時程從源頭改善污染。
三、民生廢水回收再利用,提供工業用水。目前全台五十多座污水處理廠,每天處理污水量約二、三百萬噸,水利署目前預計在2031時,再生水供應量達120萬噸/日,這個目標能否達成?可不可能加速?目前已完工的高雄鳳山溪污水處理廠,今年初期將供應2.5噸,最大可供應4.5萬噸再生水給臨海工業區;台中福田污水廠則預計2020年每天可供水13萬噸。鳳山廠處理成本每噸約30元,似乎比現行水價貴,但對政府和納稅人來說,近來水庫興建的原水成本也高達20元以上,再加上自來水淨化,事實上相差無幾,應該進一步要求用水大戶投入再生水廠…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

圖片
關於大林蒲遷村,做為一個非當事人,要尊重在地居民的選擇;但是,做為一個市民、公民,我有不同的想法。

高雄市大林蒲、鳳鼻頭一帶確實是被工業區隔離,成了都市邊埵孤島,但林園的汕尾、中芸、西溪一帶,或者大寮許多地方,情境也類似。走出了高雄,我們又如何看待走不掉的彰化台西村?雲林麥寮、台西人?
政府應該告訴人民,這些被污染逼到邊緣化的人們,每天呼吸到的空氣,和大林蒲人有什麼不同,健康風險如何,是否也要來遷村?
事實上,臨海工業區590家工廠、800根煙囟造成的困境,不只是大林蒲和鳳鼻頭,也是高屏地區的困境。前鎮小港地區三、四十萬居民,同樣緊靠著臨海工業區;高雄最南端的林園工業區旁住著近八萬人,而區內新三輕的產能剛從23萬噸乙烯提高到60-80萬噸,中下游工廠也還在增產或更新,數十年內,這些人民註定或被迫要和工業區共同生活,而空污則影響整個城市,這是我最熟悉的南方。
目前規劃的大林蒲和鳳鼻頭遷村地點距離臨海工業區僅有三公里,最大的差別在於融入了都市商業區,煙囟的壓迫感會改善,不必直接面對工廠的工安意外和惡性排放,但並沒有脫離重污染區域。
最近在看林育立先生的新書《歐洲的心臟—德國如何改變自己》,裡面寫到:兩德統一前,東德的洛特伊石化工業區和周圍化工廠,曾經是全歐洲污染最嚴重的地區,統一之後,德國政府成立了專責單位進行污染整治,打造良善的基礎建設,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測水電,消防、空氣和噪音,定期大修煉油廠,確保工安環保都到位。根據最近的民調,八成國民同意化工業是重視創新的產業,信任度達七成。
德國的工業區不像台灣緊臨著人口密集的社區,政治和社會條件差異很大。但如果從現在開始,致力於改善臨海工業區、林園工業區的污染。第一個目標先把各種污染排放降到健康風險可以接受的程度,達成零事故,沒有任何意外、違法偷排;第二個目標,讓所有回饋金透明公共化,確保用於改善居住品質的公共投資;致力於強化隔離綠帶功能,聯外交通的安全便利等;第三,以循環經濟的新規範開始從改造工業區,逐步推動產業轉型。這不是比遷村更該優先做的事?
德國統一至今二十多年,他們成功的改造了高污染的石化工業區,台灣能不能試著把眼光也看向未來的二十年。

近年倡議「循環經濟」的黃育徵董事長,今年三月在高雄的新書發表會上說:如果我們是以一、二年的尺度來看,你會覺得這不可能;但如何設定在2035年,剛好是一個小孩出生到成年,從現在就開始努力邁向循環經濟…

反空污運動的下一步

圖片
猶記地球公民基金會從2011年開始推動反空污運動時,最大的挑戰是:人民無感。
如今,看到空污議題已經成為火熱議題,也排上政治議程,對我們是很大的鼓舞。隨著手機APP的廣泛運用,每到空污季節我的FB版上滿滿對空污不滿的聲音,各地也開始有許多的行動,但是空污仍然很嚴重,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第一個答案是,如果依照環保署歷年的統計,空污並沒有越來越嚴重,而是改善幅度有限(從這點可以知道以前的空污多可怕),只是人民越來越有感,越來越無法忍受。這對國家社會很重要,如果沒有這些不滿,政府根本無動於衷,行動總是很緩慢。
第二個答案是:解決空污要有對的方法,也需要時間,這對政府和人民都是考驗。
在政黨輪替前,地球公民從2011年起槓上了經濟部及大工廠,要求環保署啟動空污法中閒置12年的法律工具「空污總量管制」,從全台空污最嚴重的高屏地區開始實施。因為高雄是鋼鐵、石化、電力業的重鎮,固定污染源很多,而且許多高污染的大工廠想要進駐,最有效的方法不是一家家管制,而是制定總量上限,逐年下修達到整體減量的效果。
經過我們結合社會各界多年來倡議角力,2015年6月30日高屏地區開始實施空污總量管制,第一期程在政府、NGO、工業角力後,具體的成果是:盤查和管制了五百多家工廠,把政府原先給了太高的許可量,大約打了七折,重新給了認可量,並要求在2018年6月底再減量5%,據了解,這其中屬於高雄市的列管工廠有一百多家必須實質減量才能符合規定。對於這項成果,我們並不滿意,但認為爭議的焦點應放在從2018年6月要執行第二期程,其中「指定削減目標」—要工廠減量的幅度,預計是一個新的角力場域。另外總量管制還有許多子法也有修正的必要,也是公眾應該關注的重點。
中部和南部的情境不同,這裡有全世界最大的台中燃煤電廠,還有污染巨無霸六輕—麥寮燃煤電廠,是最顯著的焦點。因而,中部環團的訴求聚焦在「減煤」,地方政府也做了一些回應。雲林縣府和議會通過禁燒生煤石油焦自治條例,台中市府制定管制生煤和禁用石油焦自治條例,彰化縣也訂了電力業加嚴管制等二項自治條例,但這些自治條例都被中央政府退回,理由不一,但都說是違反了空污法。雲林縣府提出的「禁燒」由於中央政府通過的可能性不高,被認為只是高調的打假球,不過,雲林縣政府在給六輕新的許可中,要求減煤22%,最近官司打贏了台塑,這說明既有的行政手段就可以處理許多事。
除了減煤,中興大學莊秉潔教授及許…

「能源轉型」關鍵時刻 公民站出來

圖片
春節過後,街頭上率先登場台中和高雄同步的219反空污遊行;緊接著,將於311上場的是已連續舉辦6年,在台北、高雄、台東進行的廢核遊行。

人民上街吶喊表態的動力來自:北部有核一和核二的威脅,中部有嚴重空污,台東有核廢貯存場的問題,而南部更是嚴峻的挑戰,同時面對核電和空污。這反映了台灣區域環境問題的差異,但背後是整體能源和產業模式的課題。核四封存和非核家園政策,不代表台灣核電問題已經解決。就南部來說:位於屏東的核三預計2025年除役,將是台灣最後除役的核電廠,但也是核安事件最多、唯一有斷層帶直接通過的核電廠,未來更需面對跨世代的核廢料問題。我們必須確保核三廠不延役、核廢料不被政府持續擺爛。做為台灣第二大都會的高雄市,石化和煉鋼等製造業是基本盤,區內有台灣最早的石化業聚落,現存林園工業區、仁大工業區、中油大林廠等,還有污染大戶中鋼公司;發電廠則有燒煤加天然氣的興達電廠、燒天然氣的南部發電廠,還有正在更新二座大型燃煤機組的大林電廠;另外高雄港的貨輪及上萬台的貨櫃車,相當於超大型的工廠污染;由於大眾運輸發展遲緩,人們高度仰賴200多萬輛機車和80幾萬輛汽車,加起來也是龐大的污染源。


整個城市的運轉,從工業、能源、港口、交通都仰賴著骯髒的燃煤和汽油等化石能源,只有推動非核低碳的能源和產業轉型,才能不讓執政者有核三延役的藉口,同時徹底改善空污。因此,南台灣廢核行動聯盟在今年311的遊行提出以下主張:一、制定節電目標,達成用電負成長,增加備載的電力,讓供電更穩定;天然氣取代燃煤電廠,做為過渡階段的能源,讓再生能源有逐步發展的空間。二、蔡政府提出2025年再生能源20%的目標,應有未來8年具體的策略和時程表,讓每任總統任期都有可以被檢視的政治責任。三、課徵能源稅,將所有破壞環境和人們健康的成本內部化,是發展潔淨能源的必要法制。從2009年起,國民黨馬英九總統到民進黨蔡英文總統都把這個法案列為政見,但至今,連聽到樓梯響都沒有。四、空污季節要有加強管制的整合性因應對策,協調燃煤電廠、大工廠降載減排,鼓勵搭乘大眾運輸,強化高污染車輛管制等。環保團體爭取多年的「高屏地區空污總量管制」,即將於2018年進入第二期的指定削減,應該達成有感的實質減量,同時引導產業轉型。能源和產業轉型是全體國民「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而建立相互信賴合作的社會文化,是重要的基礎工程。政府必須率先改變,提出具體讓人民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