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0的文章

【教育】誰來救救住在毒物身旁孩子!

圖片
李根政(2000)

自88年11月底,高雄縣大寮鄉新厝村就曾經因為不法業者大量傾倒有害毒物,並且燃燒廢五金,空氣中飄著藍霧,整整被肆虐了三天,附近的昭明國小惡臭瀰漫,師生喉嚨發癢,必需戴口罩上課,居民們則是半夜被臭醒、食不下嚥。半個月之後,環保署督際大隊南區隊,終於循線追查到傾倒廢棄物兇手,原來這些廢棄物是來自台中縣、台南縣市、桃園縣共廿一家廠商,其中包括知名的股票上市、上櫃公司十三家。事後,高雄縣環保局估算清除費用是二億二千萬元,但是這些業者將之視為天價,認為每家業者平均分攤上千萬,無異要他們家破人亡,決定成立自救會自行提出清理計劃書。

如今八個月過去了,即使環保局訂下了的清理期限,肇禍的廿一家廠商,仍未有任何動作。而新的廢棄物又在近一個月來繼續非法傾倒,濃濃的化學惡臭,從土壤底層陣陣冒出,官方據報後,到現場開挖,挖出的是鐵桶、紅竭色的流質─各種可怕的毒物。連日來的大雨,必然將這片毒物污染擴及地下水,日以繼夜的威脅著廣大居民的健康。倘若一個月內不解決的話,九月開學後,我們的孩子又得呼吸著陣陣化學惡臭,帶著口罩上學了。

令人不解的是誰無兒女,誰非父母所生,然而台灣的企業主竟狠心到把最毒的化學廢棄物丟到學校旁邊,而且拒不清理;而台灣的官員則不斷縱容業者的惡行,傷害無辜的孩子。
請問,誰來疼惜這些住在廢棄物天堂旁的孩子!

拜高屏溪水污染事件,導致三百萬人用水危機之賜,全台有害事業廢棄物的大黑洞,才又浮上抬面,這是國民黨執政五十年,帶給這塊土地和人民沈重的黑色紀念物,國民黨政權在五月被輪替了,但無比沈重的毒物島何時才能翻身呢?我們的孩子何時才能擁有美麗的明天呢?

文⊙李根政(原載自由廣場2000-07-31)

【水資源】救救母親之河──高屏溪!

圖片
檢視較大的地圖



李根政(2000)

旗山溪污染,200百萬人飲水遭毒化

  2000年7月14日被發現傾倒有機廢溶劑的旗山溪,位於旗山溪自旗尾橋下河段,旗山溪由此往南行至嶺口以北接荖濃溪,匯成高屏溪巨流,然後繼續南行經大樹、高屏大橋、萬丹、林園,歷經五十幾公里出海。沿岸取自這條河川的淨水廠、抽水站占了整個高高屏地區的一半強,計有旗山淨水廠、大崗山淨水廠、竹子寮抽水站─坪頂淨水廠、九曲堂抽水站─澄清湖淨水廠、翁公園抽水站─翁公園淨水廠、會結抽水站─拷潭淨水廠、昭明抽水站、林園抽水站─鳳山淨水廠,意思是說自旗山以南,高高屏所有的淨水廠全數在污染範圍之內,只剩下從東港溪取水的港西抽水站沒有受到影響。由這次影響的範圍來看,無疑這是繼1998年底一連串的「有害事業廢棄物」非法棄置於水源地後,高高屏地區最大的毒物災難,而這次影響更直接而沈重。

  就這個事件而言,我們認為這次有機溶劑的污染,政府必需以最果斷的決策加以處理;而長期以來廢棄物管理的疏失、施政的重北輕南,也應藉此痛定思痛,展現新政府的改革魄力。

毒物進入食物鏈

  其一、水公司期待未來幾天能靠老天爺的大量降雨,將倒在旗尾橋下的有毒廢油、液,盡快沖到下游,好恢復從高屏溪抽水。我們可以體會水公司承受的龐大供水壓力,但稍有常識的人都可以聯想得到,這次的污染事件,受衝擊的不只是高雄地區的民生用水,這些有毒廢液流過的五十幾公里河段,所有動植物生態將遭受最直接而嚴重的傷害,水中生物的大量死亡已經出現,而看不到的後遺症,將伴隨著這條傷痕累累的河川很久很久,而往後幾天,有毒的河水流出海時,河海交界,魚、蝦、貝類等最重要的繁殖地,也將遭受致命的衝繫;而當毒水出了大河,溶入海洋的食物鏈時,這些毒流將與海中的有機物,共同滋養海洋的生物,然後,也許幾天、幾個月、或幾年後,台灣人將吃著今日的毒液而不自覺,不論快慢,毒物終將無情的吞噬我們及下一代的健康。因此,我們籲請政府除了等待老天爺自淨河水外,應以最快的速度,設法將毒液清離河川。

有害事業廢棄物毒害全台

  其二、自1998年底台塑的汞污泥事件,到1999年初爆發的高屏地區有害事業廢棄物事件,凸顯了台灣有害事業廢棄物,處於無政府狀態的現象。根據環署去年的統計估算,台灣每年產出有毒物約有147萬噸,其中超過一半以上,去處不明,官方的統計共有169個非法棄置場址。目前為止,環保署僅將分佈在彰化芳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