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9的文章

【我與社運】論抗爭的愛與慈悲

圖片
文☉李根政

2005-2007年間,我與詹順貴、文魯彬等環保人士擔任了環保署第六屆環評委員,在號稱具有否決權的環評會中,與徐光蓉、周晉澄、郭鴻裕等學者委員,共同對抗了來自民進黨執政者對環評會的掌控。

但是,今年我拒絕了各界推薦參與第八屆環評委員之甄選,原因是,即使被推薦了也鐵定不會當選,更重要的原因是從擔任環評委員的過程中,看到環評制度的致命缺陷,確認了體制外抗爭之必要。

環評委員共有21席,其中7席是研考會、農委會、國科會等政府部會的官方代表,14位是遴選委員選出的學者專家,依據環評委員遴選辦法,遴選委員由環保署副署長擔任召集人,成員包括5位環保署推薦的專家學者,5位機關代表組成(內政部、交通部、經濟部、農委會、環保署綜計處長),依此組成,色彩鮮明之環保人士如何進入?第六屆委員的產生是民進黨執政者在黨外時期與環保人士併肩作戰的淵源,加上對環評制度還不熟悉的特殊政治情境下意外促成,不僅空前,也應是絕後。

依現行環評委員會的組成,只要政府下指令給7位官派委員,加上掌握4位專家學者的支持,投票就過半數。在一些顯著破壞環境,且政府視為「雞肋」開發案,環評委員或許可以否決,但只要是執政者支持的大開發案,環保署就得貫徹執政者意志,環評會則淪為開發者背書的工具,頂多要求開發單位減輕環境影響。民進黨時期,爭議極大的中部科學園區后里、七星基地,被要求限時限刻完成環評審查,我們在環評會道理說盡,投票就是輸;台塑煉鋼廠硬是要通關,用盡卑劣手段,幸好碰上經濟不景氣,才暫時停擺;現在換成國民黨執政,中科四期二林基地,還沒送案審查,就對外宣布7月底要動工,為了配合施工進度,環評專案小組幾乎是每週一審;台電大林廠擴建案,環保署費盡心力為台電公司辯護,動用國家資源打壓環保團體、地方環保機關,卻不見對破壞者的環保要求!

其實,翻開台灣環境運動史,環境保護從來就不是天上掉下來的,沒有抗爭,就撐不出環境保護的空間。抗爭的過程當然要講道理,但是講道理是為了喚起更多人意識覺醒,是為了增加談判籌碼,壯大反對力量,而非天真的以為講道理就可以講贏。

如果不是新竹水源里民的圍廠抗爭,李長榮化工怎會遷廠?
如果不是鹿港人走上總統府,杜邦公司怎會撤離?
如果不是宜蘭人堅定反六輕,今天雲林麥寮的癌鄉就換成了宜蘭。
已通過環評的美濃水庫、吉洋人工湖,如果不是因為人民抗爭,逼得政治人物表態,怎會停建?

這樣的說法,不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