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4的文章

【守護森林】山林筆記──滿洲鄉全民造林林地現勘記事

文☉李根政(2004.1)

2003年7、8月的滿洲之行,調查著殘破的山林,訪談幾位對土地充滿熱愛的老農,至今,五味雜陳的感受仍不容易釐清。筆者本篇先陳述滿洲造林地之見聞,兼論全民造林運動之惡,為此行、為土地留下一份記錄。

伐木造林何時休?

七月中旬在滿洲村民謝先生的帶領下,筆者於一行人從200號縣道,經滿洲過響林右轉福興路,過福興橋前行,跨越港口溪的支流─小路溪,左轉福興一路(沿小路溪),西行到達小路部落,小路部落有位於小路溪的兩側,在部落中途左轉越過了小路溪,於村尾沿陡坡上行,到一海拔210公尺之山頭。調查區即於此山頭之西南側。

這一片造林地,為去年十月間砍伐後再造林的林地,在南台夏日的高溫和雨水的滋潤下,次生的植被已是生機蓬勃,芳香的植物食茱萸非常優勢,對於台灣植被沒有概念的人,對於現場「綠油油」的景象,可能會認為僅是一片荒地罷了,沒有感到任何不妥。但是,在謝先生的帶領下,一行人的腳步落在一小叢的茄冬枝葉旁,當長柄鐮刀砍除部分野草後,露出來的赫然是一棵直徑達八十四幾公分的樹頭,原來這些高約一、二公尺的茄冬枝條,其實是這棵大樹被砍除後的萌蘖枝。接著沿著溪谷,每隔七、八公尺,一棵棵的被砍的茄冬巨木的樹頭就在草叢中一一出現,這樣的茄冬巨木至少被砍除四十幾棵,我們測量了其中六棵的巨木,在離地三十公分的位置,直徑從76公分至135公分不等,最大的一棵接近要三人合抱。然而被砍的不只是茄冬巨木,我們從現場各種樹頭的萌蘗枝條調查,在直徑30~70公分左右的喬木,還有白榕、大葉楠、樹杞、山菜豆、白雞油、土楠、朴樹、澀葉榕、七里香、無患子、魚木等;其他如九節木、山柚、玉山紫金牛、菲律賓饅頭果、九芎等則是廣泛分布,只是樹徑較小,未特別紀錄,而已完全死亡的樹頭則尚無法辨識。

根據這些殘存的樹種,事後請教靜宜大學楊國禎教授,其推估未被砍伐前的森林,是以榕樹、楠木、茄冬為主要組成的森林,正是恆春半島原生林中的骨幹植群,通常位於全年氣候潮溼、溫暖,土壤發育良好,海拔300公尺以下之中下坡溪谷(註一)。由於台灣之低地開發最早,原始植被幾已蕩然無存,僅餘部分破碎林分。(註二)在一見的原生林,至於全面皆伐後所種的樹則是外來種的檸檬桉以及耳莢相思樹。

我們沿著裸露、破碎的土地,沿著伐木道路往上爬,看到一片片休耕的梯田,令人訝異的是這些梯田竟是需要大量引水灌溉的水稻田,稻田位於小路溪上游幾條溪溝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