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5的文章

【水資源】政府不顧政治承諾──高屏大湖(吉洋人工湖)開發在即!

文☉李根政(2005.3.28)

高屏大湖由於是設於平地,一直被視為破壞力較輕微的開發案,但是經民間調查評估,本區豐水期地下水位僅約2公尺,開挖深度卻達12公尺,一旦開挖形同將700公頃地下水暴露地表,豐水期裝滿地下湧出水,枯水期則為乾枯的大坑洞,等於挖了口超大水井,直接取用地下水,因而水資源專家的評論本案是「多此一舉」。人工湖開發完成後,700公頃良田頓時成5個大坑洞,完全不可能回復,此一損失,至今仍未有任何評估;再者開發的7年之間,台三線兩測與沿途將成砂石廠與砂石車的獨立王國,嚴重衝擊地方生活與安全,至今也未有有妥善因應方案,但開發單位仍是執意開發,其背後原因咸信與開採之砂石達6,500萬公噸,至少獲利100億之利益有關,不過在72水災之後,砂石價格已有下滑,民間憂慮如果獲利不如預期,得標者勢必往下挖深,造成更大的災難,這裡沒有值得世人重視的動植物生態,但是,對於寸土寸金的台灣而言,700公頃的良田,難道沒有更有利於生界、人民的利用方式?何以非得開發以供應資本家的用水?這一代的決策者為何可以如此草率地決定700公頃土地的命運?土地無言,因而其哀嚎世人也無從聽聞?

本案在經民間團體不斷質疑,歷經年餘的陳情、抗議後,行政院仍是同意經濟部所提的開發案,不過游錫堃院長下達的函文中提了二項但書,包括:考量部分環保團體與地方人士對本計畫尚有疑慮,請經濟部應就民間團體所提疑慮,隨時檢討回應說明並充分溝通;高屏大湖於正式全面開挖前,經濟部應擇適當地點先行試挖,並進行地下水文的監測追蹤與檢討評估,做為後續推動執行之參據。(行政院,院臺經字第0930052100號函)也就是經濟部開發前仍有責任釐清民間團體所提疑慮,並進行試挖和地下水文監測後,再據以執行。

同時在93年12月14日,高屏大湖特別預算案送進立法院,行政院游錫堃院長接受湯金全立委質詢時,也曾做了承諾:「如果有替代方案而不用挖,我是非常贊成的。其實取捨應該選擇影響最少的方案,如果有替代方案,這個當然可以不做,這是我的想法。」;「本人可以在此承諾:如果大家有想到更好的方案,我也贊成這個計畫不用做了。」(註)

另外,93年11月1日,水利署陳伸賢署長在接受曹啟鴻立委質詢時,也表示:湖要兩年後才開挖,94、95這兩年間都不會開挖,96年會開挖。在開挖之前,如果能明確證明可以拿到這些水,我們會在納入紀錄後,就不用開挖這麼多,湖面…

【守護森林】廢除植樹節,拒植樹(新聞稿)

李根政(2005/3/8)

每年植樹節官方行禮如儀的表演植樹秀,而在各種山林水土災難後,更是數十年如一日,推出「種樹」戲碼。然而,國人不知「植樹節」這個由中國引進的紀念日,在台灣演變成粉飾「伐木營林」─伐盡台灣原始林的圖騰。

1915年,中國北洋政府接受孫中山的提議,決定將每年的清明節定為中國的植樹節;1928年國民政府改為其忌日3月12日,1949年共產黨政府廢棄此一節日,直至1979年又恢復。而國民黨將此一節日帶到台灣,施行至今。為紀念孫中山的植樹節,其實充滿了政治味。

孫中山之造林思想,基本上是面對中國大陸之禿山濯濯,人民濫墾無度,因而不斷呼籲以人工廣植樹木,以作為民生利用之「林業」觀點。然而,每年的3月12這個時間,不一定適合台灣這個亞熱帶國家植樹,「人工造林」這套想法更不適用於台灣,反而造成災難。

事實上,福爾摩莎百萬年來鬰鬰蒼蒼的原始森林從來不是人工種植的,依台灣的土地條件,在自然營力(如地震、山崩)或人為破壞後的土地,如果不經人為干預,原生的植物不數年間即能演替成林,根據靜宜大學陳玉峰教授的驗證顯示,在台灣任何土壤中,平均每平方公尺表土,可萌發的種子約1萬粒,無需人為種樹,土地公比人會種樹!

自國民政府來台後,全面皆伐344,667公頃的原始森林,面積超過三座玉山國家公園,2,500公尺以下珍貴原始林,換成了單一的人造林或不斷崩塌的山地;1965年,林業單位宣稱台灣的闊葉林是「無用的雜木林」,開始進行數萬公頃的「林相改良」、「林相變更」,將天然林砍除,重新造林;1996年賀伯颱風之後,農委會隨即推出「全民造林」的政策,結果卻演變成砍大樹、種小樹,鼓勵全民砍樹運動,毀掉的森林比新種的樹根本不成比例;2001年桃芝颱風造成200多人死亡,政府又喊出「用樹根牢牢抓住台灣的土地」,叫人民一人捐100元給政府種樹,但經民間調查,又發現高達87.5%(30萬棵)的樹卻種在與土石流毫無關係的台中大肚山。

半世紀以來,政府造林超過113萬公頃,幾乎是國土面積的1/3,這些林地無非是把天然的植被砍除,再種上人工林。種樹、造林已成了政府推卸責任的絕佳擋箭牌,彷彿造林就可以解決國土的災變,然而,不斷花大錢造林,換得竟是一次比一次大的災難!
「植樹節」正是粉飾「經濟營林」,終結台灣原始森林的神主牌,完全違反台灣自然演替、造化之功,阻礙了土地復原的生機,等同「造孽」!

歷來…

【水資源】籲請共同抵制「湖山水庫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公開信)

李根政、朱增宏2005/3/7

經濟部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為推動及執行湖山水庫工程計畫生態保育措施,正委由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籌組「湖山水庫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預計於3月10日召開籌備會,委員會聲稱這項會議之認知及前提為:1.不為建水庫背書;2.雲林地區的環境空間、承載量、最適發展、水庫是否興建、水資源之有效利用等皆不在本籌備會之議程;3.為EPA(環境影響評估)確定「湖山水庫工程計畫生態保育措施」之後,有效推動生態保育之前置作業。

對上述前提,保育團體說明如下:

湖山水庫工程計畫在2000年有條件通過了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定稿本,其中結論九為:「開發單位應按當地河流、水域生態特性並考慮天然基流量等因素,訂定本計畫影響區內保育類及珍貴稀有動物、植物之生態保育措施(含魚梯、魚道之設置及復育計畫)」,於是經濟部中區水資源局分別在2004年6月4日與2005年2月16日提出「湖山水庫工程計畫生態保育措施」,送環評委員會專案小組審查,然而在保育團體全程監督及委員們秉持專業審查下,二次都遭到退回。這段期間中水局局長田巧玲為讓水庫能儘早開工,開始尋找解套之道,乃委由中研院陳章波博士根據所謂「生態保育措施」,下設一「湖山水庫生態保育執行委員會」,試圖把環保團體、學者專家兜在一起,在預設水庫一定會興建,以及水庫興建與八色鳥保育並不衝突的二項前提下,討論本案。

對於湖山水庫開發目的,開發單位有很多說法,一開始其實就是為了提供雲林離島工業區之穩定用水,然而,開發單位在保育團體不斷質疑其圖利特定財團下,對外的說詞不斷更改,一會兒說是為民生用水,一會兒又說是為了防止地層下陷,許多支持水庫的人士更提出建水庫是為解決沿海地區人民烏腳病的問題,這些說詞其實都經不起檢驗(請參閱附件),無非只是以不正確的資訊試圖強化建水庫的正當性罷了,這從雲林離島工業區又要新增台塑之大煉鋼廠與八輕,可得明證,如果不蓋新的水庫,這些每日動輒數十萬噸水的高耗水產業,水要從那裡來?

事實上,湖山水庫的興建與台灣的產業政策,雲林的發展,水資源運用、分配的合理性,多元取水技術,社會的公平正義等息息相關,不單單是生態保育的問題,然而,此一委員會竟開宗名義說,「雲林地區的環境空間、承載量、最適發展、水庫是否興建、水資源之有效利用等皆不在本籌備會之議程」,只是要為EPA確定「湖山水庫工程計畫生態保育措施」之後,有效推動生態保…

【水資源】向資本家傾斜的新威權體制

文◎李根政(2005.3.5)

2005年初春的台灣,面對政府的重大公共決策,從基層的人民、組織、到民意代表、地方政治人物,普遍彌漫著一股無力感。

筆者一趟竹山、雲林之行,有幾句來自草根人民對當局的評論與無奈話語,令人刻骨銘心,其一是「國民黨是賣材,民進黨是賣砂石」,指陳國民黨砍盡原始森林之良材變賣現金,民進黨政權
疏濬成例行公事,砂石外加黑道橫行,沿線人民苦不堪言,集集堰的殷鑑不遠,叫竹山鎮民如何相信在清水溪興建的桶頭堰(此堰之水將輸送往湖山水庫)不會有此惡夢?921地震後,清水溪的上游震出一個新草嶺潭,然而桃芝颱風後被土石填掉一半,敏督利颱風將之全數填平,專家估計,清水溪的上游至少累積了1億2,000萬立方公尺的土石,難道這些土石會憑空消失?難道位於草嶺潭崩塌區下游的桶頭堰不會變成攔砂壩?竹山人痛陳,台灣第一大河在彰雲大橋到濁水溪之間,如今每年斷流時間超過9個月,可預見的,湖山水庫─桶頭堰也將榨乾清水溪,政府可曾計算其間的生態損失?資本家又何曾付出代價?「生雞卵的無,生雞屎的有」,這是在地人民對水利工程與工業進駐的普遍心聲。

雲林縣反六輕最力的林源泉議員,曾生動描繪六輕進駐的三部曲,充滿血淚心酸,第一部曲為籌備階段,漫天承諾,要蓋護專、長庚分院、養生村,可帶來多少就業機會云云,資本家和政府聯手營造一個工業城的美好願景,換取人民支持;第二部曲是填海造陸及造廠階段,大量工人進駐,附近特種行業蓬勃發展,土地價格被炒作,原本一公頃土地僅市值300萬,飆漲數倍達千萬元,部分漁民開始超貸轉投資,此時出現一片海市蜃樓的繁榮假象;第三部曲,運轉之後,公害糾紛開始出現,空氣污染每日如影隨行,漁業的損失由於欠缺長期監測比較,往往變成羅生門,僅少數明確個案獲得賠償,醫院、護專則始終停留在只聞樓梯響的階段,就算真的來了,麥寮、台西人也未必就有利可圖,此時地價下滑,漁民負債無力償還,而恰巧大煉鋼廠、八輕進駐,徵收漁塭消息傳來,可憐的漁民竟盼望靠徵收了卻一身債務,甘願土地交給財團,至此,不到10年間,空氣、土地、賴以維生的產業、土地全數拱手交付資本家,至於未中此一圈套下的漁民,由於工業區的興建讓麥寮的海岸消失,海岸變成台塑私有 ,變成了沒有海岸、失去海的漁民。

但受害的不只是麥寮、台西人,為了在海上填築陸地,台塑每日抽取的海砂,不僅完全免費,而且完全不必對後果負任何責任,學者邱文彥(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