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6的文章

新政府備忘錄--台灣環境政策的百日維新

圖片
台灣環境問題的源頭在產業經濟政策,而主政者在經濟面臨困境時,能否真正考量當代多數人民及後代子孫的利益,避免重蹈覆轍,再次提出向財團傾斜的政策,就是第一道試金石。
回顧2000年民進黨首次執政,陳水扁總統面對經濟不景氣,在2001年8月召開了經發會,結果淪為掃除勞工、土地、水資源、環評等「投資障礙」、為富人減稅的財團大會,延續了國民黨的經濟老路,2004年的新十大建設,從名稱來看幾乎就是向蔣經國致敬,其中的蘇花高、四大人工湖計畫有很大的環境爭議;接著國光石化、台塑鋼廠、中科三期陸續上場進入環評;2006年召開經續會,其結論成為蘇貞昌提出的大投資大溫暖計畫,犧牲大面積的台糖農地吸引台商回流,產業沒有升級反而倒退。同時,中國政策也從「戒急用忍」,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從此台灣經濟加速向中國傾斜,至今已難以回頭收拾。
2008年國民黨執政至今,拼經濟的策略大同小異,2012召開的產發會,又是降低勞動成本,賦予合法快速搶地、搶水的權力,放寬環保標準的財團大會。十六年來,GDP成長的果實並未分享給多數人民,貧富差距加大,環境則持續崩壞。
新政府如果要有新氣象,首先要把環境和勞工的利益放在前面,和社會商討出路,而不是一上台就向財團請益拼經濟。
上位的經濟路線將會與下面的三大課題環環相扣:工業污染控管與產業轉型、非核低碳的能源轉型、國土與環境資源政策。
台灣的產業轉型喊了數十年,從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到產業創新條例的制定,幾乎都是掛羊頭賣狗肉,讓台灣停留在高污染、高耗能、高耗水,無法升級的產業型態。反應在環保方面,不分國營私營,石化、鋼鐵金屬、電子等工業,都衍生嚴重的空污、水污、廢棄物的問題,甚至連遵守法律的低標都做不到,一而再的工安意外、非法排放棄置,使得工業界的環境信用幾已破產,更產生了劣幣驅逐良幣的產業後果。
高雄石化氣爆事件,就是半世紀工業發展只要錢不要命的血淋淋教訓,蔡政府與其延續馬政府倡議的石化專區,不如從現在起認真推動產業轉型,提高環境和勞動標準,建立起新的工業典範,強化競爭力。而日常的環境管理,至少應從清潔生產開始,推動大幅度的污染減量,不能再放任污染失控了。
核三廠於2025年將會除役,從現在起三座核電廠的除役、核廢料的處置,以及能源轉型的工作刻不容緩,否則將會遺害子孫萬年。非核低碳的能源轉型是大工程,從1998年起,政府已多次召開全國能源會議,提出許多政策方向和建議,但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