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4的文章

【我與社運】教育與環境運動的實踐之路

文.李根政(2004.12.9)

鎮也許教育的目的不能讓每個孩子都成為保衛地球的聖戰士,
但是最起碼不要讓孩子成為自私自利的環境破壞者,
成就越大,對生界、環境的破壞越大。

教師會的課外活動組

1998年6月,在理事長張輝山的鼓動下,我和一群長期在柴山自然公園促進會的義工(大都是國小老師),在高雄市教師會中成立了「生態教育中心」。沒有偉大的願景、甚至沒有明確的關注方向,靠的僅是一股對保護環境的熱情。

對於一個社會運動性格鮮明、常常在媒體曝光的部門,起初,教師會內部一直有著異見,認為教師會不好好爭取教師福利,搞什麼社會運動。不過,幸好日子一久,這樣的聲音日漸消退,教師會的領導幹部們,漸漸感受到這個部門給這個組織在社會形象上有正面加分的效應,當我到外縣市接觸一些社運界的朋友,他們對高雄市教師會從事這樣的工作都給與高度肯定。

然而,做為教師會中的一個部門,做為廣義的環保團體,我們在角色扮演上不是沒有困頓、疑惑。在教師會內部,由於生教中心的工作內容與會務部門有著相當的距離,我常開玩笑說,這個中心是教師會的課外活動組;對外,我們則是個尬尷的角色,有一次,高雄市環保局找我擔任空污委員,但是,卻要求我改掛其他團體的名號,因為「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並不是「環保團體」。

當台灣多數的環保、生態組織都各自關心著一個鮮明的議題,或是守著一座山、一條河時,我們卻是雞婆得什麼都管。1998年成立之初,我們關心校園的綠地,但隨即捲入連續4-5年的搶救棲蘭檜木林運動,幾年下來,位處高雄的生態教育中心,從行政運作和遊行規劃、動員、文宣教育,竟成了關切北台灣檜木林保護運動的主要團體,並且延續關注全民造林等森林議題,今年7月15日,歷經3年的努力,我們迫使政府停止了這項每年毀掉4000公頃森林的錯誤政策;1998幾乎與搶救檜木林同一時間爆發的台塑污泥事件,則牽引出台灣「有害事業廢棄物」的龐大黑洞,這個議題我們也是持續關注了好幾年;2001年起,前任執行長林蕙姿老師則在旗津推動了台灣第一個為期二年的海灘廢棄物監測計畫;另外也支援反美濃水庫、反焚化爐、動物保護等運動,最近我們則是積極投入反吉洋人工湖等水資源政策的運動中。

環境運動和教育;參與和就地行動

事實上,我們完全像是個專業的環保團體,生態教育中心大部分的經費都是來自募款,我們有著一群固定的捐款人(我們稱認養人)支撐著基本的人事費用,因此完全不需靠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