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森林】明知無用的工程,還要砸2200萬做試驗?

林務局東勢處129林班地會勘記事

文⊙李根政(2002.4)

日前,林務局東勢林管處129林班地,坡地上原有的植被遭大量砍除,後經民間團體查證,證實為官方準備進行邊坡整治工程。129林班地位於台中東勢往烏石坑的產業道路上方,約在烏石坑橋前數百公尺,九二一地震後,坡面便有鬆動、脫落現象,根據民間團體的長期監測、觀察,歷經二年多,崩塌的坡面漸漸穩定,部分區域已進入初期演替的階段,歷經桃芝颱風洗禮,毫無受損,植被正持續拓展。然而,林務局卻發包讓包商砍除現有植被,再種外來草種,謂之邊坡穩定工程。

根據林務局的說明,這個工程是應居民之要求而進行,所採工法為「複合式格網毯舖設工法」,總工程費約2,200萬。林務局謂之最符合自然生態工法要求且最便宜,並經九二一震災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推薦。然而,根據設計圖,民間團體發現其範圍涵括已穩定之現有植被,難怪現有植被被大量砍除,對此,林務局東勢處袒承未充分了解現場,設計上的確有瑕疵。不過東勢處呂處長表示,這個工程已發包,和包商有契約關係,如果不做,會受處分,東勢處同意做局部的變更設計,僅在上面崩塌處施工,現有植被不動,希望能讓工程繼續進行。

重建會大地工程處的代表在會勘時,澄清重建會非推薦特定工法,而是要求依現場狀況,調整工法,如要植生也應種本土適地的樹種、草種,同時也反對砍除現有植被。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代表則表示支持進行邊坡整治,希望能使居民免於恐懼,避免經濟動脈受到影響,其立論是:這個地方花再多錢也許真的都沒用,但是至少維持住不要發生危害。

中興大學林昭遠教授表示:129林班地為礫石層,只是表面崩落,如果沒有外力,它就安定。但侵蝕溝如果不擋住,愈淘愈深,愈崩會愈厲害,因此建議要進行蝕溝整治,只要穩定基腳,做好蝕溝,工程不需要做。不過他表示林務局壓力太大了,這裡因為交通方便,可以說是示範性質,也許浪費,但建議還是做看看。

總而言之,官方和水保學者即使明知道做下去可能是浪費國家資源,僅能獲表面或極短期的效益,但還是希望工程繼續進行。

然而,根據靜宜大學生態研究所的研究,烏石坑一帶的崩積地形,類似火炎山、九九峰,常有大、小規模不等,好像「剝皮」似的土石崩落,當地人謂之「落屎石」。此類地質恆處於不穩定狀態,崩塌所形成凸出的坡面和凹陷的山溝,一段時間後,植被會先從凸出的坡面生長,再漸漸進入凹陷的山溝,形成較穩定的狀態,爾後再經地震等環境因子的影響,反覆進行崩塌、自然復育的循環。

也就是說這裡是屬極不穩定的地質,根本的錯誤在於開了這條產業道路,將坡腳剷除,破壞了坡面的安息腳(穩定腳),難怪會有經常性的崩塌。如今再多的工程,只是創造更大的工程、更大的災難,一旦做工程,永遠都要做工程。等於社會在養一個點,而這個點是無底深坑。

129林班地的邊坡穩定工程,僅是各種災後復健工程的冰山一角,從這個事件,我們看到了國土政策的荒謬性格:政府不去檢討開路、人民任意侵占河床種植果樹、蓋別墅,導致的高度風險,卻不斷砸冤枉錢,以換取當地人民「有建設」、「重視災民」的認同。基層官僚的著眼點僅在完成上層交辦任務,而高層僅是短線操作,不求國土之長治久安。這其中是否還尾隨著不法的利益,我們不願揣測。但從烏石坑溪,鎮日砂石車、怪手穿梭不停、採砂不斷,築壩不絕的滾滾沙塵中,我們看不到居民的未來,土地復原的生機;只看到利益相關人士想盡各種辦法,從個受傷累累的大地中,將稅納人的錢,一次又一次轉帳到私人的口袋,而錯誤的政策,則數十年如一日,即使政黨輪替,仍然一錯再錯。

(原載自由時報2002)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