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消費】液晶電視

文☉李根政
<2006 .06.11>

家裡一台21吋的映像管彩色電視,是丈人送我們的結婚禮物之一,尺寸是我們決定的,至今已有12年。不過螢幕已泛黃5年以上,喇叭也成破嗓子,確定無法修復,成了快絕種的機型。我和老婆盤算了好幾年,始終捨不得換,一來是看電視很浪費時間,既然把第四台都切了,何必換新,二是覺得浪費。

記憶中,生命中看電視最快樂的時光,似乎永遠只停留在小時候擠在柑仔店前,看著畫面不時跳躍、閃爍的黑白電視,那時候不管看什麼節目,心情遠比現在興奮多了。2006年,台灣的熱門八卦新聞首推趙建銘和泰安休息站,我常在想,擁有42吋液晶電視的人和21吋老電視的人,看同樣的節目,誰比較幸福? 當整體自然和社會環境急速惡化之際,人類的幸福感會隨著液晶電視的尺寸而增長嗎?再者,人們追求大尺寸液晶面板對環境會不會加重負擔呢?

去年八月,我擔任環保署的環評委員,我接觸了二個與液晶電視相關的個案,一是雙喜礦場,一是中部科學園區的后里基地。

雙喜礦場是位於苗栗的舊礦場新開採案,去現場勘查時,環評委員指定要去看已開採的礦場復育情形,一到現場發現原本被覆完整次生林的蒼翠山體,被開腸破肚,映入眼廉的全是光禿禿的景象,礦主種上幾十棵直挺挺,沒半片樹葉的小樹苗,竟宣稱說這已是在做復育。

矽砂礦是製造玻璃的原料,玻璃是液晶面板的主材料,全球液晶電視的需求增加,意味著要開採更多的矽砂礦,在全球各地免不了這種慘烈的開發。

后里基地是中部科學園區的三期基地,屬半導體和光電產業,其中后里農場進駐的廠商是華映、力晶,七星農場是友達,友達所生產面板(TFT-LCD)[1]就是液晶電視的螢幕。國科會和經建官員不斷向環評委員說明,面板業是政府重點扶植的產業,正面臨激烈的國際競爭,對手是韓國,如果稍有遲疑,商機頓失,國人則普遍有著高科技產業低污染的錯誤認知[2],在此情形下,幾位環評委員的審慎把關,竟引發行政院、經濟部、大企業主、工商媒體大反彈,不斷批評環評委員是經濟發展的絆腳石,在關鍵的時刻更由官派委員當投票部隊,硬是把這樣一個有爭議的案子通過了。

然而,台灣發展面板產業的背後,要付出龐大的環境和社會成本。

面板業的建廠需求動輒上百公頃,隨著面板尺寸而擴張,沒有人知道這種競爭有沒有個限度,政府也不管台灣有沒有那麼多完整的100、200、300公頃的土地,可供面板業無限擴廠;面板業的投資額動輒數千億,這些錢大部分是向銀行借的,源頭是廣大的存款戶,另外就是台灣慷慨解囊的股市投資人,由於液晶電視的價格掌握在全球幾個大品牌手中,台灣面板業的關鍵技術掌握在日本,因此得付出高昂的智慧財產權費用,於是成了一種高負債、低獲利的產業,全體國人承擔極大金融風險;面板業製程中會產出大量致癌的有機揮發氣體,小小的后里鄉因為中科進駐就要承受全台中18%的致癌毒氣;而其排放水即便合法也可能有高毒性的物質,中科一、二期基地運轉不過數年,因為排放水導電過高已導致數百公頃農地鹽化,筏子溪嚴重污染,大肚溪的死亡指日可待,在中科三期(后里、七星)營運後,可預見連大甲溪、大安溪也完了;更令人憂心製程中使用的化學物質一換再換,毒性極強的有機溶劑,處理難度高,很難不產生二次污染。再者,其耗水量大,形成區域水資源調用緊張,農地休耕,更是一個不定時炸彈。更令人不平的是,為了扶助高科業者,政府在中科后里基地已先投資近200億等廠商進駐,接著還有各種獎勵投資的減稅優惠,幾乎達到不用繳稅的地步。

這是液晶電視背後的局部真相,當液晶螢幕越做越大,42吋快成為主流商品時,意味著環境會更加惡化,社會更加不公平。但是,映像管電視走入歷史已是事實,平面、液晶、電漿電視已成為大眾消費的主流商品,電視再也不是珍貴的家電,而是用過即丟的消費產品,液晶螢幕的尺寸,就如同現代人的慾望般,似乎永無止境,人們寧可待在電視看著綜藝化的世界,卻越來越懶得親身體驗有血有肉、可以聲息相聞、觸摸得到的真實世界,當今全球面臨同樣困境是,「資源有限,人類的慾望無窮」。

環保人士的微弱呼聲能阻擋這種趨勢嗎?弱勢的農民能夠抗衡富可敵國的資本家嗎?我很悲觀。但是,如果盡可能延長舊電視的使用壽命,拒絕購買破壞環境、欺負弱勢人民的黑心電視,或者不看、少看電視,檢視生活的每一個環節,在滿足基本的物質條件下,追求身、心、靈的富足,而非奢華的物質享受,也許是每個人最基本且有效的環保行動。

作者/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本文寫作於2006年6月11日。

[1] TFT-LCD全名叫做「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Thin Film Transistor Liquid Crystal Display)。在兩片薄薄的導電玻璃上,運用半導體的顯影蝕刻技術,布滿薄膜般的「非晶矽」(a-Si)電晶體群,再在這兩片刻著垂直凹槽玻璃間灌注畫素(pixel)液晶;當電流通過電晶體,就會驅動液晶顆粒「扭曲」成一條捲毛巾般的螺旋狀,露出空隙讓背後光源發出的光線通過,當這些或多或少的光線再經由彩色濾光片、偏光板,我們肉眼便可由螢幕上看出紅、藍、綠三原色組成的深、淺彩色畫面。
[2] 竹科發展25年,員工體內含砷量高,地下水有三氯乙烯的污染,排入喀雅溪的廢水,致使出海口香山出產毒牡蠣,迄今死無對證,有機廢溶劑非法棄置,則導致高屏溪污染事件,威脅200萬人飲用水,然在業者財大氣粗,新聞全力封鎖下,竹科的毒害國人迄今所知仍有限。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