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污染】論五輕遷廠及反石化業運動

8月13日,經濟部次長鄧振中帶著中油總經理陳寶郎來到後勁聖雲宮,代表政府再度聲明五輕遷廠的承諾不變──繼續執行中,旋風式的宣示前後只有20幾分鐘,連給記者發問的時間都沒有。

然而,對後勁人來說,鄧次長此行可說是得來不易。

從去年7月至今年1月,中油公司連續三次的爆炸和火災事件,再一次激發了後勁人要求政府兌現25年遷廠承諾的意志,因此,從1月5日起在中油公司新北門進行圍廠,至今已7個多月200多個日夜。期間適逢總統大選馬英九、蕭萬長當選正副總統,後勁人和地球公民協會等環保團體透過一系列的行動,向甫當選的正副總統喊話,要求來後勁Long stay,引發媒體大篇幅報導。

這一切的鋪陳,讓馬蕭開始運用國民黨在地立委與後勁社團、民代接觸,促成了這次的宣示。
從520至今也將近三個月,這段期間為什麼國民黨政府不爽快的再宣示一次?馬上可博得重視誠信的美名?

1987年後勁反對五輕廠興建,透過圍廠、走上街頭、北上立法院等抗爭,搞得威權時代的政府,最後只好由軍頭轉任的郝伯村行政院長帶領1,000多名軍警夜宿後勁,並由經濟部長蕭萬長親自承諾25年後遷廠,此時已是1990年,遷廠日期是2015年。同時,在仁武大社居民的抗爭之下,經濟部也承諾2018年,仁大工業區也要遷廠。如此一來,等於整個北高雄石化業將連根拔起,屆時以中油為核心的石化體系要繼續發展,勢必得找另外一個地方。

於是在扁政府時代,中油和中下游的石化業者組成了國光石化公司,準備在雲林台西(離島工業區)發展成上中下游整合的石化專區。不料在提送環評時,遭到環保團體、蚵民、漁民的抗爭,被環評委員認定對環境有重大影響,要求進入第二階段環評,國光在台西設廠似乎面臨著不確定的風險。

相對的,彰化縣政府和大城鄉正敞開雙臂,歡迎國光石化的設廠,在鄧次長來高雄之前,政府剛敲定要將生產石化原料的基地移至彰化大城,煉油則移至高雄的大林埔或南星計畫區。另外,林園三輕乙烯的產能從23萬噸提昇到60-80萬噸的更新計畫,則剛在7月31日通過環評專案小組,對經濟部和中油公司來說,可以算是吃下定心丸。因此,我們推測就是這種情勢下,鄧次長才會南下向後勁居民再次宣示。

欣喜與憂慮

做為一個長期反對石化工業的環保運動者,能夠見到後勁人18年的堅持,不為回饋金收買的志節,終於得到應有的社會與歷史正義,當然打從心中欣喜,我相信所有後勁人以及像李玉坤先生、黃石龍議員、黃奕凱、鄭懷仁先生這些社團代表、意見領袖,都立下了台灣反公害史上典範。相較的,剛通過環評的林園三輕擴建案,縱使有如詹雅雲醫師、蘇義昌老師,以及反公害護家園協會諸多人士努力,卻在林園鄉長一開始就提出20幾億的地方建設回饋做作設廠的交換條件下,使得在地居民無法凝聚出強大堅勒的反對力量,徒讓林園有識有心之士扼腕。

五輕遷廠對後勁居民當然是喜事一椿,然而,石化業在島內的遷移,代表著如彰化大城或雲林台西的環境和人民將遭到蹂躪;如果遷移到越南、中國等國家,就是換個地方受害,確實令人憂心。

但是,我們能夠因此主張應讓後勁人繼續受苦嗎?林園人、台西人、大城的人能說,都是後勁人、高雄人害的,才讓石化業搬到我們這裡來?

1990年在宜蘭人的反對下,台塑六輕輾轉到了雲林縣,雲林縣長廖泉裕、議長張榮味、國民黨縣黨部主委薛正直、麥寮鄉長林松村,齊赴台北與王永在晤談,取得在麥寮設廠的默契,隔年雲林人更組織了後援會舉行萬人大遊行及慶祝大會,歡迎台塑到雲林來。但是十幾年後,六輕承諾當年的「長庚醫院、醫護社區、安養社區、購物中心、護專、客運中心、海濱休閒遊憩中心、15萬人的麥竂新市鎮等」全數跳票,有的只是恐怖的空氣污染,被毀壞的漁業生產環境,還有被榨乾的濁水溪,讓雲林領受著冬季的沙塵暴,雲林人該怪宜蘭人嗎?還是欽佩宜蘭人的遠見?

同理,由於美濃人反水庫的成功,致使政府開始推動曾文越域引水工程、吉洋人工湖,那麼高雄縣桃源、三民鄉民、吉洋一帶的居民,該怪美濃人嗎?

其實,我們更該問的是,為什麼彰化縣由縣長卓伯源領頭歡迎著石化業的進駐?難道他沒有看到高雄、雲林所付出的代價?還是和廖泉裕、張榮味一樣,昧著良心帶頭欺騙人民?還有,為什麼彰化大城的人民會同17年前的雲林人一樣敞開雙臂歡迎石化業?

部分的後勁人、美濃人當然有一種心態,如果替代方案越可行、越容易推動,他們的壓力自然得以解除,但是,問題的徵結在政府、在石化業,甚至是這個高度仰賴石油的當代文明。

當今之計,唯有提昇人民的意識,打破靠污染性工業就可以讓窮鄉僻壤得以脫胎換骨的繁榮夢,團結起來才能與其抗衡。

工會的焦慮與心態

台灣石油工會第一分會的代表屢次都提到他們也很關心、支持做環保,但是,石油工會的朋友們一直刻意的把「環保(彷彿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環保)」和他們的「工作權──勞動人權」對立起來,但事實上,他們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忽略了,與他們工作權直接相對的,其實是附近居民最基本的環境人權、健康生活的權利。

我在幾次的會議和公開場合,接觸過高雄廠或是林園廠的石油工會的代表,他們對在地居民所遭受的污染事實漠不關心,無視於居民的痛苦,欠缺同理心,甚至永遠和他們的雇主採取一致的立場,支持環境成本持續外部化,讓企業主賺黑心錢,不斷宣稱工廠已努力做好環保工安。工會幹部們所自豪的所謂的獨立工會精神,實際上只是在捍衛會員利益、爭取更高薪資福利時的獨立,大多數的情況,他們始終和雇主沆瀣一氣,不問社會、環境之公義。

高雄地區因為發展重工業造成了全台最恐怖的環境污染,但的確也創造了為數頗眾的從事人員,維持著許多家庭的生計。然而,石油將在40年內耗盡,石化工業注定將在短時間內成為夕陽工業,我們不可能再依賴石化業來創造下一代的就業機會。五輕的關廠,恰恰好是高雄或是中油公司進行產業轉型的良機,轉型的過程中當然會面臨陣痛,但如果我們等到石油耗盡才來轉型,屆時勢必付出數倍,甚至無法承受的社會成本。

據我們的了解,現有中油高雄廠的員工約有1,700多人,加上仁大工業區的中下游石化業數千名從事人員,如果2015年關廠,即便扣除可屆齡退休的員工,確實還會有許多人需要妥適的就業、轉業安排,政府當然有責任積極處理,但絕不像中油和石化業者所宣稱的11萬6千人會因此而失業。──這是被人為刻意誇大,藉以恫嚇社會大眾的說詞。

轉型確實不易,因此我們從2004年即不斷向政府、社會訴求,必需盡早在五輕遷廠上做出明智的決定。筆者曾為文對民進黨政府呼籲:「期待2008年前,民進黨政府面對石化業和鋼鐵業的重組和擴張,必需在持續國民黨政權高污染重化工業的產業方向,或者是積極為台灣找出一條不傷害土地和人民的產業方向,做出負責任的決策,如果拖到2008年總統大選後再決定,那就是對台灣不義。」然而,遺憾的是,過去八年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既無遠見又無魄力與能力,面對五輕遷廠問題,真的什麼事也沒做;如今,換上重新執政的國民黨政府,可怕的是不僅毫無遠見,更擁有破壞力十足、圖利財團的魄力與能力,上台不到三個月,中龍鋼鐵、林園三輕等重大爭議開發案,迅即草率通過,完全走著過去的老路,我們看不到產業轉型的可能。

石化業無論遠到那裡,都是污染,我們當然反對。但是,如果沒有在地居民願意團結起來,堅定意志做長期的對抗,憑環保團體有限的影響力,很難捍動這條到處尋找脆弱人性的噬血怪獸。

李根政2008.8.15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