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資源】審慎評估四大人工湖計劃

文◎李根政(2003)

總統大選前,政府宣示了五年5,000億的新十大建設,其中,攸關水資源的重大政策為四大人工湖案。此一計劃,相對於山地水庫集水的工程,無疑是水利署面對南台灣反美濃水庫運動衝擊之下,所引進較為進步的思維。然而,以目前的吉洋人工湖設置計劃來檢驗,我們會發現,這項跨高雄、屏東兩縣,面積約700公頃,總工程費用約243億,蓄水面積588公頃,開挖深度約12公尺,每日供水34萬噸的大型水利建設,存有多重缺陷,值得當局審慎評估:

一、設置地點錯誤!形成超抽地下水,少量補注地下水!

興建人工湖的目的原本是為了取用豐水期的地表水,補注入地下水層,通過地下水層之天然過濾再取用,全台在地質、水文特性上,最為適合的地點為濁水溪沖積扇和屏東平原之扇頂地區,地下水位低,補注空間最大;但是吉洋地區已位於中、下游地區,地下水位極高,平均約2~12公尺,一旦人工湖開挖至12公尺,地下水必然立即湧出,等同於直接將700公頃的地下水層暴露於地表,如此相當直接取用地下水,若加入廣大湖面的巨量蒸發量及地下水源污染的風險,其效益還不如直接挖井抽取地下水!

另外,吉洋人工湖預計以高美攔河堰引荖濃溪水注入,估計年入滲量為1,100萬公噸,出滲量為800萬公噸,也就說年補注量僅為300萬公噸。這樣的入滲量,對於地下水之補注簡直杯水車薪,簡直沒有什麼地下水補注的功能。

二、合法採砂,圖利業者,環境受創,人民遭殃!

根據水利署的估計,700公頃的吉洋人工湖,預計可開採砂石6,500萬立方公尺,保守估計可獲利100億以上。這一項大規模的陸砂開採行為,其所帶來的環境問題如地下水源污染、空氣污染等可有評估?再者,吉洋之砂石預計分三年開採,估計每分鐘三輛砂石車,如同屨帶般奔馳於旗山、美濃、里港、高樹一帶,可想而知,施工期將對當地居民的安全和生活環境產生如此大的衝擊!
然而更荒謬的是,所謂人工湖的BOT方式,竟是將最賺錢的採砂工程由民間參與,而其他的水利工程由政府出資,此舉不意味著將圖利有權勢、有財力的砂石業者?同時本案由於是水資源開發建設,所以規避了「土石採取法」之相關規範,將來政府要如何管制BOT廠商違法超挖等行為。

三、現有污染不除,人工湖將成毒龍潭?

吉洋人工湖預定地一帶,目前為採砂和盗採最為猖獗的地區之一,當地許多農田己被開挖成一個個深達2、30公尺的大狹谷,地下水自然湧出,當地人戲稱千島湖,加上不明廢棄物的侵入,一個個深潭宛若「毒龍潭」。然而,至今政府未有任何整治對策,人工湖相關的環境影響評估及施工計劃從也未將此負面因素列入考慮,未來,人工湖一旦開挖,地下毒水擴散,吉洋700公頃的人工湖豈不要成了超大毒龍潭?

四、迷信大建設,忽視有效的水資源利用方案

1923年,日人鳥居信平在於林邊溪上游河床下,興建了一個「地下提堰取水工程」,即「二峰圳」。儘管至今已歷80年,有部分損毀,而且原本埋藏於地下之堰體已部分露出,然而,目前每日的平均出水量仍達8.2公噸,年出水量可高達29.91百萬公噸,竟比阿公店(7.13百萬公噸/年)、白河水庫(25.03百萬噸/年)還高。這樣一個地下堰體工程,所獲之水質極為優良,所耗工程時間、費用極低,對環境衝擊小,堪稱是最符合屏東平原地理特性的水利工程之一,如以今日的工技覓地建造,其效能定能超越八十年前。

再者,以現今屏科大丁澈士教授在林邊溪沖擊扇扇頂的萬隆農場,所進行的地下水補注試驗來看,當地一個30公尺見方,深度僅為3公尺的補注池,一天可下滲20公尺,一天便可補注18,000公噸,年可補注約180天,其總量約可達324萬公噸,竟比一個700公頃的吉洋人工湖預計年補注量還高。

上述花費少、效益高之案例,對比了吉洋人工湖的大而無當,更凸顯了水利署一貫花大錢搞大建設的迷思!

結語:

總體而言,現今的四大人工湖計劃是為農地採砂解套的最好方案,是觀光遊憩的建設方案,但卻不是水資源利用有效的利用方案。我們肯定政府停止美濃水庫興建,尋求替代方案的努力,但卻不願見到替代方案又造成環境和人民另一項無法彌補的創傷,儘管吉洋人工湖已通過環境影響評估,但是,民間仍高度質疑這項工程的效能及環境影響!請當局審慎再評估,到林邊溪上游向80年前鳥居信平先生的水利工程請益,不要讓台灣的水利工程退步100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