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山】柴山隨筆─頓悟

李根政2003-1-26

看著一群在地上覓食、吱吱喳喳的台灣畫眉、繡眼畫眉、山紅頭,我自然的舉起了數位相機,試圖捕捉近身的繡眼。

然而,步道上紛踏而至的腳步聲,驅趕了這熱鬧的景象,鳥兒一溜煙全跑了,留下帳然的我。
當下,我知覺自己的得失,完全被「相機」所制約。

其實,經驗早就告訴我,以那樣的機會、方式拍鳥成功率原本極低,倒不如好好欣賞、觀察來得強些。

只是這放下也太晚了!

我一向相信禪宗的頓悟之說,但我認為,人生的開悟是由大大小小的體悟累積、漸次增上,只不過開花結果在那關鍵性的一刻。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