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森林】3000萬株黑心柳杉不是病!但疏伐還在持續

2002.3.12,3000萬株柳杉不是病!聯合晚報。
2002年我去南投竹山訪問了黃英塗先生之後,完成了這篇「從黑心柳杉看台灣林業」。

在植樹節前夕,以「全國教師會生態教育委員會」的名義,找了幾個民間團體共同召開記者會,揭露黑心柳杉不是病的真相。

當時為了讓媒體看到紅心和黑心柳杉的真實模樣,特別請朋友從溪頭運送二塊木頭到高雄,由於市區已找不到切割原木的木材行,只好買一把小鋸子自己拼命鋸。

柳杉的切面和話題有點吸引力,隔天聯晚以近半版刊登了這則新聞。就我初步了解,後來,新竹林管處沒有全面執行砍除3000萬棵柳杉的瘋狂計畫。

但是,柳杉疏伐還是在各地進行和試驗中,由於森林及環境議題非常龐雜,以我個人有限的人力,加上一位助理,很快的又投入別的議題,之後便沒有再繼續追蹤。

2009年7月,我和同事楊俊朗在花蓮瑞穗林道調查伐木造林的案子,看到一個50公頃的疏伐計畫,一輛運材車在顛跛泥濘的林道上,把柳杉運下山(如下附照片)。

至今腦中不時仍浮現的疑問是:

1.這個區位真的適合經濟營林嗎?

2.山區道路是造成坡地崩塌、土石流失的重大因素。
請問,維護這條除了伐木造林以外,沒有任何用途的漫長林道,意義何在?

3.疏伐後的柳杉林成長速率?市場價格?何時可利用?提高多少木材自給率?經濟效益?

4.如果疏伐後是為了增加生物多樣性,何不放任自然演替?(參考附錄:阿里山柳杉林 擬疏伐瘦身)

只要真正體驗過自然生長的森林,是多麼豐富和美妙,當然會覺得單一樹種的人工林實在單調得可怕。而且,不論就生物多樣性,水土保持等功能,實在難以和天然林相提並論。

百年來柳杉的造林錯誤,至今仍在收拾殘局,怎麼做比較好?政府應該整合並公開歷來柳杉營林試驗的成果和資訊,讓社會好好討論,做為盤點全國經濟營林和人工林政策的重要依據。

李根政@2016.3.16
-----------------------------------------------------------


2009.7.1,花蓮瑞穗林道。
2009.7.1,花蓮瑞穗林道。

2009.7.1,花蓮瑞穗林道。
2009.7.1,花蓮瑞穗林道。


附錄:阿里山柳杉林 擬疏伐瘦身【2009/05/20聯合報╱記者謝恩得/阿里山報導】

阿里山森林遊樂區柳杉人工林經50多年來生長,已極度鬱閉,林務局計畫疏伐「瘦身」,但怕引發外界有「砍樹」的誤解,昨天邀專家學者評估疏伐程度,並將宣導、安排當地學校戶外觀摩。

嘉義林管處昨天邀嘉義大學森林系教授詹明勳、阿里山鄉中正村長陳清廷等人,勘查柳杉人造林。嘉義縣野鳥學會理事長謝世達說,柳杉人工造林區的鳥類棲息情況不理想,數量也不多,應是極為鬱閉及不良木的環境造成,如果進行逐步疏伐,反而可以健康生長,動物也會遷移到此處。

嘉義林區管理處長楊宏志指出,阿里山森林遊樂區的祝山鐵路沿線是森林育樂區,當地柳杉林樹冠相當鬱閉,也無其他地被植物,林木會因密度競爭淪為不良木,衰退老化並降低物種的多樣性,且柳杉無法天然下種更新,大面積柳杉純林,並不符合生物多樣性原則,整個林相會漸漸枯死。

林管處表示,5月初林業試驗所博士陳財輝陪日本東京大學渡邊教授等人來訪時,指出國內種植的柳杉已逐漸鬱閉,生長停頓,對溫室氣體減量沒有多大效益,需透過疏伐作業改善。

與會人士熱烈討論後,將以帶狀進行疏伐,並優先砍伐容易生病等林木。為了讓民眾了解柳杉人造林疏伐的必要性,將安排學校師生戶外觀摩,並利用疏伐後的柳杉,製作相框、筆盒等DIY林產加工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