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社運】悼一位真摯瀟灑的反核青年--陳炯霖

李根政@2013.7.25

從臉書上傳來炯霖落海失蹤的訊息後,我和大家一樣都期盼著有奇蹟,
但老天爺帶走了他,偉傑說:這個世界終究關不住他。

我跟炯霖只見過幾次面,一次是日本導演鐮仲瞳在高雄影展期間,
主辦人--尚恩在御書房辦了一場小型論壇(2011.10.25)。
由我和簡秀芽、王敏玲、蔡卉荀與鐮導對話,
炯霖流利的翻譯真是令我們大開眼界,最厲害的就是從日語直接翻成很有味道的台語。

另一次是他帶著一群台、日、韓的朋友,環島走了一趟「跨越國界,找回自己之台灣巡禮」
2011年12月9日一行人來到高雄,借宿在辦公室,順便跟專職和義工做了分享。
談些什麼已忘了,只記得他們隨意的坐在地板上,團員們一邊彈著吉他、直笛,一邊分享的情景。
炯霖給我感覺就是被太陽晒得「黑金、黑金」充滿活力、真摯而瀟灑的年輕人。

看到這麼有才華的年輕人,我有一度動念想請他來地球公民工作。
沒想到,炯霖就這樣走到另一世界。

時局真亂,炯霖的離世,特別令人傷感。
有時在想,他是不是故意往大海中游,不想回來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