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森林】山地不安,災難不止

文☉李根政(2005.8.19)

海棠之後,我在台北坐上一位操著外省口音的司機阿伯,他開口便罵,「都是陳水扁啦!害我們被「水扁」得這麼慘!以前二位蔣總統時代都沒有可怕的土石流…」那天,我正為了原住民參與山林守護,到行政院提供建言,一股火氣由然而生,不禁開口述說台灣山林開發緣由,釐清歷史脈胳。

事實上,今天的崩山壞水,怪到民進黨政權,確實不公允。若要論歷史功過,應上溯至國民黨治台的兩蔣時代,以農林培養工商,視森林為生財工具,為伐木找藉口無所不用其極,在短短二、三十年毀掉台灣最重要的綠色長城,外加安置榮民伐木養人、開山築路為罪魁禍首;其次李、連政權,鼓勵農業上山,放任國有林班地、原住民保留地持續濫墾,再度摧毀維生命脈,而歷來治山防洪只是補破網,越補越大洞,如今在九二一地震後,全球極端氣候推波助瀾下,土石流、水災、旱災,甚至雨季時因濁水而鬧水荒已是常態。如果要清算總成本帳,將會發現過去伐木養人所賺取的金錢,與治山防洪、旱澇之災所付出的高昂代價相較之下,可算是蠅頭小利後。民進黨欠台灣人的帳,是從未針對國府治台五十年的歷史陳疴,經建迷思進行徹底檢討與反省,遑論為土地沈冤平反,進行價值的扭轉、釐訂根本的改革政策。

我講完後,老先生沈默近三十秒,隨後便開始依老賣老,聲稱他的經驗豐富,怎會不知道誰該負責…。總之,愛兩蔣恨阿扁,與真正的是非不一定相關,族群的銘印在這一輩人中確實不易抹滅,也許應抱以同情和理解。然而,我憂心的是朝野政黨中有權之士,舉國知識菁英,在進行決策與各種評論時,其水平似乎與這位阿伯相去不遠,同樣欠缺台灣土地的客觀資訊?

要民進黨短期內彌補過去五十年山林破碎的遺害,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然而,現今民進黨政府的短視和欠缺對台灣土地歷史的認知也是事實。

敏督利後,行政院提出國土復育特別條例,堪稱有史以來最重要的反省與回應,然而,其重點似乎在於財源的籌措,意突破舉債之限制,而不在於對歷來山林濫墾的管理,問題大都不在於法令,而在於執行不力或設計錯誤,如果當局真的有心,其短期只消從現今可行的法令嚴格執行即可,中長期則放在森林法等相關法令的修正,以及國土復育方案的研擬,然而關鍵還於朝野政黨與社會的共識,陳玉峰教授曾呼籲政府由總統出面,整合朝野政黨之共識,共同推動國土復育,其原因在於未來的國土復育工程,非經數十年無可能竟其功,以台灣政黨相互傾輒,伐木、開發勢力隨時可能反撲的情形下,可預見幾乎不可能推動,只可惜,如此格局之建言,從未被當局納入考量,只是沈溺在無止盡的政黨惡鬥口水之中。

********************************

2004年,敏督利颱風過後近十天,筆者在大甲溪河床,極目往上、下游眺望,滿目盡是綿延不絕的漂流木,除了炙熱的陽光,空氣中滿是檜木的辛香,巨大的漂流木中,樹頭、樹幹橫陳,我忍不住俯身擁抱著一段紋理、身形都是通直的扁柏,我的身軀和兩隻手臂合抱不及其周長的一半,像這樣的漂流木河床上所在都有。仔細觀察這些漂流木,共同的特徵是,多數為紅檜、扁柏、肖楠等市場價格極高的木材;巨大的木材斷面,有些具有明顯舊鋸痕,有些則可看出是經人為鋸斷後隨著河水漂流、碰撞、磨擦而鋸痕不清;木材的長短有一定的規律,明顯非自然力量所造成,上述特徵說明了民間團體長久的疑慮,其台灣的山林面臨的盗伐壓力從未止歇。

2005年7月,從海棠颱風之後,筆者陸續進行高屏一帶上、下游的環境勘查,其中以目睹林園沿海數量龐大的漂流木最為震撼。根據了解,漂流木層層疊疊從南星計畫區一路沿伸至墾丁一帶,數量多得幾乎無法清除,當地人士表示,敏督利沖出的漂流木多數較大,海棠帶來的漂流木較小,但數量更勝一籌,援中港海岸,老幼者忙著撿拾材薪,數個青壯男子有的直接在現場分解高價值的檜木,有的則拿一根小鋸子裁切樣本,找尋珍貴木材,我在佈滿漂流木的海岸爬上爬下,同樣尋找的是這些山上的土地神,一棵棵做了記號、綁上繩子的紅檜,樹皮已完全磨去,露出的是細緻紋理與辛香;直逾一公尺的肖楠,橫陳於高屏溪口,當地人說價值100萬,半夜裡大哥會吩咐小弟來看守,以防「搶奪」,顯然靠颱風發災難財已有一定市場規模與遊戲規則,我訪談林園居民,多數人表示,敏督利颱風從高屏溪帶下來的漂流木多數較大,海棠則數量多,體積較小。

有些人靠漂流木發財,但更多人受到直接和間接的傷害,一根根從山上沖的木頭,並不是只是靜靜的躺在海岸、沙灘上,隨著洪流,巨大的撞擊力足以破壞橋樑、堤岸,到了沿海一帶,更帶來嚴重的產業衝擊。7月27日,漂流木圍困琉球,全島為漂流木圍困數天,船隻進出困難,外海數十公頃箱網養殖全部淪陷,損失上億元,破壞養殖設備,摧殘沙灘、撞擊行船,損失難估計,報導稱此為琉球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漂流木災情;林邊漁港癱瘓,上百艘漁船動彈不得,養殖業抽水系統遭損,抽不到海水,大量魚蝦紛紛暴斃!東港、中芸漁港頻傳漁船撞海上浮木意外;紅毛港養殖協會有167養殖戶,災後一週以來從南星計畫到二港口,大批漂浮木綿延紅毛港海岸線,長達2.2公里,打壞當地100多個養殖戶抽水塑膠管線。

沿著高屏溪往上,不論是大樹攔河堰、里嶺大橋廣闊的河灘地,或是濁口溪、口社溪等出山口,河岸、橋墩都堆積了為數可觀的漂流木,這些漂流木正是台灣百萬年來山地安全的守護神,然而,天災加人禍致使這些土地公一一傾倒,隨著滾滾濁流一路撞擊、翻滾、拉扯而下,到了海已是滿身創傷的殘屍。

從921地震後,2001年桃芝、…2004敏督利、2005海棠、瑪莎,現今的台灣,只要那個地方下大雨,必然帶來數量驚人的漂流木,這些在河床、水庫、海岸、海上的漂流木,背後的環境警訊是什麼?當代人該如何回應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