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森林】漂流木圍島

文☉李根政(2005.9.5)

近日,泰利颱風帶來近千公釐的超大豪雨,高屏溪上游傾倒的樹木又隨著大水漂流而下,最嚴重的災情仍是圍港問題,林園鄉的汕尾漁港整個被堵住,若不及時清除,漁民估計一、二個月無法出海捕魚,然而,這不是特例。

2005年7月,從海棠颱風之後,筆者陸續進行高屏一帶上、下游的環境勘查,其中以目睹林園沿海數量龐大的漂流木最為震撼,根據了解,漂流木層層疊疊從南星計畫區一路綿延數十公里到墾丁一帶,數量多得幾乎無法清除,這一根根從山上沖的木頭,並不是只是靜靜的躺在海岸、沙灘上,隨著洪流,巨大的撞擊力足以破壞橋樑、堤岸,到了沿海一帶,更帶來嚴重的產業衝擊。7月27日,漂流木圍困琉球,全島為漂流木圍困數天,船隻進出困難,外海數十公頃箱網養殖全部淪陷,損失上億元,破壞養殖設備,摧殘沙灘、撞擊行船,損失難估計,堪稱琉球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漂流木災情;林邊漁港癱瘓,上百艘漁船動彈不得,養殖業抽水系統遭損,抽不到海水,大量魚蝦紛紛暴斃!東港、中芸漁港頻傳漁船撞海上浮木意外;高雄市災後一週以來從南星計畫區到二港口,大批漂流木綿延紅毛港海岸線,長達2.2公里,打壞當地100多個養殖戶抽水塑膠管線。
這些漂流木從那裡來的?沿著高屏溪往上走,不論是大樹攔河堰、里嶺大橋廣闊的河灘地,或是濁口溪、口社溪等出山口,河岸、橋墩都堆積了為數可觀的漂流木,說明這些漂流木正是從上游一路沖下來的。

2004年,敏督利颱風過後近十天,筆者在大甲溪河床,極目往上、下游眺望,滿目盡是綿延不絕的漂流木,除了炙熱的陽光,空氣中滿是檜木的辛香,巨大的漂流木中,樹頭、樹幹橫陳,仔細觀察這些漂流木,發現多數為紅檜、扁柏、肖楠等市場價格極高的木材;巨大的木材斷面,有些具有明顯舊鋸痕,有些則可看出是經人為鋸斷後隨著河水漂流、碰撞、磨擦而鋸痕不清;木材的長短有一定的規律,明顯非自然力量所造成,上述特徵說明了台灣的山林面臨的盗伐壓力從未止歇,另一方面,根據高屏溪口的觀察,敏督利時木頭較大數量較少,而海棠則是木頭較小數量較多,筆者大膽推估,2001年的桃芝颱風、2004敏督利等颱風在全台沖出第一波巨大的樹木,是源自盗伐、濫墾加上921地震的影響;2005海棠、瑪莎、泰利則在前述颱風造成的新崩塌上繼續侵蝕,於是大批原生、次生、人工林上的活樹大批傾倒、流出山地,台灣百萬年來山地安全的守護神,便在天災加人禍加乘影響下,隨著滾滾濁流一路撞擊、翻滾、拉扯而下,到了海已是滿身創傷的殘屍。

漂流木所帶來的災難及其後續效應絕不僅是圍港,高屏一帶土石橫流的機會已不遠了!未來的台灣,只要那個地方下大雨,驚人的漂流木、濁流、土石流必是常態,面對似乎無止息的災難,政府是否應從源頭的森林盗伐、濫墾治理,停止不當開發案等著手,至少以半世紀的時間尺度,審慎思考國土與水資源政策,而人民更該監督、鼓勵政府進行施政的長遠規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