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污染】中油半年內連三爆,震撼大高雄〈現場紀錄與省思〉




文/李根政(2007.10-2008.1)

為了要求政府落實中油104年遷廠、確保工安,後勁居民埋鍋造飯,準備長期抗爭。

2007年7月29日(星期四),位於後勁的中油高雄廠,第六蒸餾工場發生火燒。

2007年11月26日(星期日),第六蒸餾工場發生大爆炸。

據後勁人士表示,爆炸大約發生在10月26日下午 5點 40分以前, 5點52 分發生大爆炸,社區的人形容有如幻象戰鬥機在起飛時發出的巨大聲響,講電話根本聽不到對方的聲音。

雖然環保局說明,本次爆炸並未有毒性化學物質洩露,但社區人士說,約在下午 6點 25分下起油雨。晚上 9:30時天空下起毛毛雨,原本就已有些刺鼻的臭味,更加濃厚,即便戴著口罩仍然聞得到,雖然聞聞身上的雨滴並未有明顯的刺鼻味,但筆者站在中油東門外約略可體會什麼是油雨。
這是近幾個月的第二次爆炸,前一次在 7月 29日 ,僅是跳機引發,規模較小,但對社區居民來說,每一次的爆炸都銘印著更深的危機感與反對意識。

夜深了,後勁人仍守在煉油廠旁,守著這個可怕的鄰居,他們在等待中油給個交代,等待政府承諾的安全家園─遷廠。但我心中還想著,如果石化業這麼恐怖,何忍再遷到別處傷害同樣弱勢的人民。是不是該「關廠」,盡早規劃對環境、人民友善的就業機會?

其實後勁的煉油廠距離市區並不遠,北高雄近來住商發展迅速,筆者在離開爆炸現場,不到 7、 8分鐘車程就進入正蓬勃發展的新商圈,對比強烈,這就是高雄!(寫於2007/10/26周末夜10:47)


2008年1月6日 星期日,中油高雄廠第二真空製氣油工廠大爆炸,聲聞20公里。

2008年開春,1月5日晚間7點多的晚餐時間,位於後勁中油高雄廠發生大爆炸。後勁居民表示,北至燕巢深水,南至美術館區,都可聽到巨響,個人也是見證人之一。

去年的7月29日、10月26日,高雄廠的第六蒸餾工場陸續發生了二次爆炸,在後勁居民和環保團體的強烈抗議下,中油公司才於11月9日於鳳屏宮前公開道歉,保證會改善工安,沒料到今年的1月5日晚間,第二「vc2」(真空製氣油工廠)發生了爆炸,且比前二次更嚴重。前二次的爆炸至今未有任何調查報告,中油公司高層無人為此負責,工安不僅沒有改善,還持續惡化,實是草菅人命。

高雄廠在本次爆炸同樣是牛步反應,爆炸發生後40分鐘,後勁居民集結新北門,竟無人出面說明;後勁居民要求中油高層南下說明亦未獲廠方正面回應,居民在忍無可忍情況下,於晚上8:10左右首度衝進廠房,然距爆炸現場約100公尺處即籠罩強烈化學氣體,乃撤退。晚上8:30左右,連環保署的化學災害應變小組都被中油阻擋於門外。

在中油接二連三發生爆炸,居民飽受威脅的情況下,後勁五輕鄉遷廠促進會成員,於晚間10點左右搭起棚架,請出聖雲宮的保生大帝,決定長期抗爭;夜深了,許多居民仍守在中油新北門外,近12點,李玉坤董事長宣布了圍廠抗爭的決定,由各里排班,直到中油給個滿意的交代為止。後勁居民持續的抗爭,為的是爭取基本的生存、環境權。

我們該繼續忍受這樣的高風險、高污染產業嗎?經濟發展非得以犧牲弱勢人民為代價嗎?(寫於2008/1/6)

2008年1月28日(星期一),六個月連三爆,後勁居民召開里民大會,決定持續圍廠。

有鑑於六個月內中油高雄廠連續三次爆炸,一次比一次嚴重。後勁居民從一月七日已展開圍廠,至今已進入第22天。

後勁居民向中油訴求,董事長潘文炎為連續的工安事件下台以示負責,政府應告知後勁104年中油遷廠的預定地,勿拖延時間,而引發後續更大的抗爭;整廠立即進行全面安全檢查,再有爆炸事件,整廠停止營運。但未獲任何回應。

今天晚上7:30至9:20分,後勁五里舉辦里民大會,決議由5里102鄰動員持續圍廠,每日每鄰派一人參加,直到中油有明確回應為止。對於只寄戶在後勁卻未實際參與圍廠行動的幽靈戶,多人表示對於圍廠的輪值班表須明確規定寄戶也須參與輪值參與圍廠行動,若未出席者則取消其該享有之福利。還有居民表示,希望在農曆1月13日,懇請保生大帝到中油高雄總廠繞境,祈求老祖護佑家家戶戶平安。(寫於2008/1/28)



IMG_4063
從一月七日開始,後勁居民在中油高雄廠新北門的圍廠行動現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