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污染】遍地黑心工廠

文☉李根政(2005.10.16)

我的家在高雄。
我的家空氣污染指數不良日數,獨步全台,同時分送可憐的高雄縣、屏東縣。
我的家,北有中油煉油廠、仁武大社工業區,東有大發工業區,南有臨海工業區、林園工業區,還有其他小型工業區,這裡號稱工業重鎮。
每天我們望著灰濛濛的天空,呼吸著全台最毒的空氣。
然而,大賺其錢的資本家,主管經濟、環保的政府官員並不住在這裡,他們住在光鮮亮麗的台北都會。
污染不會因為城市光廊、愛河漫波而消失。
「高雄亮起來」只是一口大麻,讓我們天真的以為環境改善了。


最近,筆者帶著環境報導工作坊的學員陸續訪查後勁、林園、臨海工業區,附近居民們普遍控訴空氣、水、土壤污染嚴重,往生者多數死於癌症,直陳此為惡毒症。後勁人腳下的地下水十幾年前點火會燃燒,如今仍是醬油色;林園人說,要吸毒氣,只要半夜十二點後進駐林園,必有斬獲;臨海工業區則更肆無忌憚,光天化日排放著各式各色毒氣、黑白彩色水,鋼鐵公司廢爐渣、轉爐石、高爐石露天攪拌處處揚塵,集塵灰逸散司空見慣,如此號稱資源回收再利用。

原因何在?工廠是二十四小時運作,我們的稽查人員卻是每日上班八小時,因此工廠利用清晨、夜晚、假日,甚至大雨一來便偷排毒氣、廢水,受害者苦不堪言,投訴無門,待稽查人員上門,污染者瞬間又變成環保模範生;至於環保局委託顧問公司設計運作的電腦自動連線系統,廠商要謊報、虛報更易如反掌,全憑「良心」,但偏偏資本家只有錢多,良心則早已束之高閣。這些大都是上市上櫃的大公司,人民和資本家一起賺黑心錢。

不僅這樣,每天產出的固體廢棄物,到那裡去了?高雄縣市交界的駱駝山、大坪頂,那裡看起來綠意盎然,草木扶疏、土雞城生意興隆、重劃區透天厝賣得火熱,但底下全是集塵灰固化成的小丸子、一包包開腸破肚的脫硫渣等各式污泥、步道上的廢鐵渣,各式毒物保守估計至少百萬噸,黑道橫行魚肉鄉民,長年亂倒如無政府狀態;政府抓得緊些,無地填埋,便官商合作搞個資源化,於是毒物公然被充為道路路基、建築級配料,不信可挖看看高雄市光華四路底下埋的是什麼?

我們的環境保護就是這樣幹的!經濟部門、資本家只管經濟成長,不管環境成本、社會公平正義,環保機關總是來不及擦屁股,誰都知道這樣幹不僅禍及當代,更殃及子孫,今日所賺之錢財完全無法彌補環境、人命健康之損失,但幾乎所有的人都選擇沈默、放任,甚至歌頌賺黑心錢的資本家。

於是空氣如常污濁,河川照樣排放著彩色水,遍地毒物流竄,這就是我的家!

我常想,如果高雄人無法從這樣的惡絕的環境中生出環境意識,累積足夠的教訓,那麼就是被白白糟踏了!


圖說:
臨海路旁的中鋼大排,光天化日排放如墨汁般的毒水。 整座駱駝山填滿煉鋼業棄置的集塵灰、污泥。圖為固化為小丸子的集塵灰。

煉鋼廠產出的廢棄物露天攪拌,稱號在做資源回收再利用。 每天,高雄市都籠罩在這樣灰濛濛的空氣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