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消費】國土不設防,澎湖海域成魚族墳場

文◎李根政(2003.11)

近月以來,因反對觀光局將把吉貝嶼最重要的觀光據點以BOT方式出租〈出租五十年、收取二千萬〉之因緣,結識幾位吉貝的朋友,經引介得以訪談吉貝地區擁有數十年捕魚經驗的耆老楊先生。

楊先生已七十多歲,但仍不時出海捕魚,談起三、四十年前自行研發捕、釣魚的裝置、技術,意氣仍風發;細數每一次滿載的漁獲,眼神仍是透著亮光。三十幾年前,靠著一條小船,晚上五、六點出海釣魷魚,直至清晨轉而釣魚過魚,一小時左右便可釣個六、七條長達一公尺以上,五、六十斤的大魚,一個捕魚季的漁獲量可達200條;有時一公尺左右的鮸魚一天竟可抓4、500隻。
民國五十年前後,楊先生靠著捕撈丁香魚、魷魚、小卷、魚過魚、鮸魚、鰹魚等,一年的漁獲收入可達十幾萬,在當時的物價條件下,算是豐厚。

可惜,如今一艘480馬力,五、六個人操作一整天,有時僅能抓一條十幾斤的魚土魠魚,當年富饒的漁場早已消失!許多漁民根本未真正出海捕魚,僅是向大陸漁船購買,進行轉手買賣。

筆者試問近年漁獲減少之原因,楊先生直指大陸漁船之越界捕撈,最是關鍵!其常目睹大陸漁船恐怖的漁具,如「半天網」,以鐵鏈為先鋒,刮起海底任何障礙物,包括珊瑚礁等,在無可躲藏空間之下,魚族不得不現身;接著以大貨車輾輪過海床,鋪天蓋地之漁網則隨後而至,如此一來,幾乎是一網打盡,一個良好之漁場,不到一個月的作業即成一片死寂。再如專捕龍蝦之「三層網」,雖僅三尺高(約90公分),但一艘船架設之漁網即達四、五萬公尺,可謂天羅地網,,這些恐佈的「玻璃絲」(透明色之漁網),一旦為海底礁石鉤破,多數就被棄置於海底,形成層層疊疊、無所不在的陷阱,致使海底成為魚族墳場。

澎湖,昔日魚蝦蹦跳、此起彼落的海域,如今只剩一抹可怕的寂靜。就生態圈的觀點,如此作為,無疑是物種可怕的浩劫,只能苦吟一首末世悲歌;就人類的觀點,則是竭澤而漁,耗盡子孫未來財。

然而,最令人氣憤的是:大陸漁船這種無法無天,殺盡、撈盡一切的捕漁行為,有關單位至今無能處置,面對澎湖漁民之指陳,仍是散漫以對,國土依然不設防。

我們不得不質問:當局倡言獨立之國格,追求台灣之國家主權,豈是一句空話;當局奢言永續發展,怎能坐視海域變死域?

在此,筆者僅代如楊先生等見證海洋資源淪亡之漁民,以及關心海洋產業、文化之國民,訴請政府責成有關單位,確實負起守護國土之責,啟動防衛國家之機制,禁絕任何大陸漁船越界捕撈,同時積極規劃善後事宜。

原載自由時報2003.11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