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社運】環境運動思考

環境運動思考
李根政(2003.12.23)

政黨輪替之後,朝野政黨在經建議題上幾乎都同調,開發與經濟成長的魔咒緊鎖著這個島國,面對蘇花高、湖山水庫、人工湖等重大工程案,環保團體已無法依靠政黨力量去進行抗衡。從扁政府上台以來,社運界瀰漫著一股低迷的氣氛,無力感充斥!

到底樣的行動方案足以影響政府決策,是針對議題進行縝密的分析、探討?進行理想性的訴求、呼籲?還是陳情、抗議、告官等直接的行動?或者是進行長期教育工作,喚起公眾意識?答案好像是以上皆是。

在選票考量高於一切的情形下,環保團體也得營造、培養出「民意」來?
問題是,環保團體那來人力、財力資源?

相較於每一個重大工程背後的政府、企業部門,環保團體的力量簡直不堪一擊!想想推動湖山水庫的水利單位、雲林縣政府,亦或利益相關之砂石業者,雲林地區一些愛鳥人士算得了什麼?對比於交通部、多數支持興建的立法院、花蓮縣議會,以及等待大發利市的水泥業、砂石業等財團,花蓮的迴瀾又算那根蔥?以致於環境運動的訴求十之八九都無法達成。

但是,林聖崇先生在寫給環保團體的信中寫道提醒我們:環保運動,向來屬於曲高和寡,從另一角度而言,若不能堅持高理想性之環境訴求,每一個政黨可輕易達成,亦就不必有環保團體存在之必要。

正是如此,才凸顯了環保團體的重要性。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