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資源】採砂的暴力與暴利─全面檢討陸砂開採政策


文⊙李根政(2003.5.15)
 
  三月初,圓潭居民向環保團體發出求助訊息,訴求重點在於阻止縣府核淮砂石業者開採台糖農場的砂石。居民所擔憂者主要在於每日川流不息的砂石車已造成當地安全極大威脅,二則恐懼開挖之後所遺坑洞被濫埋有毒廢棄物。前者是日以繼夜的性命威脅,暴露採砂形成的一種暴力文化帶給人民的不安全感已根深締固,後者則呈現人、地關係破裂,土地毒化的危機四伏。

   此案當然不是單一個案,近日雲林湖本八色鳥棲地遭怪手肆虐,環保團體極力奔走,國際馳援關切,然而國家元首的承諾直比蛋殼更脆弱,保育主管機關毫無積極作為,只一味喊窮,所有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雲林縣政府和地主則完全利益考量,八色鳥的保育終究不敵一個利字;再者,九二一地震後,中部地區以河川疏濬之名,掛羊頭賣狗肉的合法掩護採砂的勾當,正日以繼夜從受傷的土地創造私人財富,搞得災區地土浮動,人心幾無寧日。至於濁水溪流域採不完的砂石是山林破碎、各種不當道路經建工程的產物,有無疏濬必要?要疏濬多久?是不是「永續工程」?則無人探討!

 採砂問題的共通點,是國家以政策暴力結合利益團體的暴力,賺取暴利,國土資源以幾近零成本的方式轉進私人口袋,至於保育、人民的安危都敬陪末座。

  圓潭人的擔憂,幾乎反應了這代人的集體夢魘,只是政府始終是反應遲鈍的大恐龍。2000年,因濫採河砂導致高屏溪斷橋的事件殷鑑不遠;而農田採砂,形成大狹谷,再埋有毒廢棄物則早已泛濫,長此以往,台灣將無可耕農地、可用地下水源;而停建美濃水庫之替代方案─吉洋人工湖,可能裝的是有毒水。

  開放陸砂開採,而且由地方政府自訂自治條例來核淮,絕對是錯誤的政策,民間合理懷疑這項政策充其量只不過是「盜採砂石的除罪化」,大開方便之門,任由地方政府、議會和黑金結合得更深,共謀賤賣子孫未來財。

  砂石問題,需要供需數字的精算管理、全面檢討各類「永續工程」的必要性,以及土地資源、承載量、生態衝擊的整體考量,莫讓人民活在採砂暴力的陰影下卑微的求生,莫讓黑金政治斷送子孫、台灣生界未來的生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