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鷺




















夏天過去了,黃小鷺也差不多都走了,除了變成留鳥的。
年輕時,有幾年的時間,我常帶著望遠鏡看鳥、畫鳥。
這幾天整理舊作時,看到這四張用簽字筆畫的速寫,覺得蠻有趣的。
雖然我們一直把黑面琵鷺拿來告訴政府和人民,茄萣溼地有多重要,
但是,我和伙伴內心裡知道,溼地的保護不只是為了明星物種。
對我來說,那是個豐富令人流連,充滿生命力的聖地。
不該讓水泥道路把它變成沒有生命的地方。
—1993左右,畫於金門古寧頭溼地。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