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命之喜!


選後,有很強的感受是自己不適合參政。

前陣子拜會了一位尊敬的民主運動前輩,他輕描淡寫的說,這不是問題,政治人物要有多樣性。

另外也問了他對社運和政運丶參政目標和手段之間的看法。

前輩同樣淡淡的說,政運只是社運的一種,方法丶手段並無不同。
要達成理想不可能用現實的手段達成。

嚴格說來,自己並非不知道這答案,但確實受到當前的政治現實環境衝撃,至今還在品味思考。

人生就是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永無止盡的拔河,更恆常處於悲欣交集。

就像每天起床前,得掙脫地心引力和黏人的床,直立起來,有時容易丶有時艱難。

每人總有受挫低潮的艱難時刻,需要重整身心,找到再出發的動力。

我,總以為自己是堅強的人,常常不願承認也會有低潮困頓的時候。

選後,適逢二位親人、一位好友辭世。

那段日子,我總愛拍晨昏的光,捕捉春天植物的新芽,
回看年少時愛讀的六祖壇經丶金剛經丶松尾芭蕉,日本徘句和一些禪宗生死文學。最後,心緖停在了吉田兼好(1283?-1352)的這些句子:

「人皆有死,然尚未及待,已襲掩而至,
宛如淺灘相隔千里,潮水瞬間已掩至腳邊砂石,
是故,人當恨死愛生。
存命之喜,焉能不日日況味之。」
-一徒然草,第137段,李永熾中譯本。

後來想想,那段時間就是自己重整身心的時候。

每個人總有過不去的時候,也許直視活著的可貴,就能找到再出發的動力!

我相信天命,但我認為的天命是把這身臭皮囊發揮到不浪費。
就像貧瘠的土地裡,即使是一根小草,也是奮力活著,開花結果一樣。


........給正面臨人生難題,或者因親友離世而傷心的朋友!

一起在生命的道路上加油!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