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社運】為了一個不同的台灣


【為了一個不同的台灣】
在這不愛我們的世界裡
孤伶伶的台灣
以剽悍的決心
改變自己的命運
我們以正直的衝撞
逼迫猥瑣的政權
做出最最卑劣的自白
為了一個不同的台灣
寧願負罪
不願在沉默裡羞愧
台灣已佔領我們每個人的心
吳介民2014.4.10
--
李根政(台灣綠黨召集人)
  受到大家都在回顧318的氛圍影響,有時候心頭上也掛著這件事。
  在318滿一週年之際,態度或心情上,我仍然非常正面的看待這場運動。在社運二十年中,經歷過大大小小的個案或政策的抗爭,爭個三、五年,甚至十年都是常事,這一場緣自2013年夏天的反黑箱服貿,到2014年春天的佔領國會運動,或許在運動訴求的達成度還有待努力,但所開出的燦爛之花已是難得的歷史成就。
  只是,至今關於318中的社運工作者的角色尚未被關注或書寫,或許我和伙伴們也該找出點時間,在快速捲動、容易遺忘的台灣社會中留下紀錄,為這運動補上一塊拼圖。
  幾天前,想起了出關時 吳介民所寫的詩作(記得最後一句是 吳銘軒寫的),原本打算做為刊登在蘋果日報的「堅持,直到島嶼天光」的廣告文,後來沒有採用。我當時曾答應介民寫成書法送給他,幾天前的傍晚試寫了幾幅,算是紀念屬於我所經歷的318。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