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社運】國家暴力只會激化社運

李根政(台灣綠黨召集人、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林義雄先生的禁食行動,催化了許多團體和個人採取了積極的反核行動。公投盟選擇包圍立法院;核四公投促進會的成員,則是每天靜默地從義光教會繞行到立法院。由於媒體怠惰或忽視,這些不同團體發起的行動,全屬被簡化為「反核團體」,讓社會看不到多元的公民行動。這裡並非要切割或議論是非,而是要說明,任何一個團體所發起的行動,都必須承擔各自的責任,包括對參與的群眾,或者歷史的問責,我們亦如是。

雖自制仍多人受傷
  4月28日當晚,由於國民黨釋出了停工的讓步訊息,廢核平台原本要在當晚九點撤出,但一直等不到行政院的正式聲明,為了確保此階段性的戰果,因而決定持續佔領。
  我們知道警方可能從半夜開始驅離,為了盡可能保護群眾,平台的幹部及糾察志工,確立了不強力反抗、拖延的策略,同時也告知群眾。凌晨近三點,警方開始驅離,一開始是抬離、丟包、警備車載走,但很快的出動盾牌、警棍,及次數破紀錄的水柱攻擊,隨後霹靂小組侵入人行道搶奪喇叭,摧毀指揮系統,接著就是揮舞警棍毆打、逮捕群眾、攻擊媒體。
  警方的暴力益加激化了群眾的抵抗意志,部分群眾甚至開始指責主辦單位為什麼要撤退,甚至想用暴力回擊。
  面對持續升高的鎮壓,幸好是青年幹部和糾察志工站上了第一線,他們的肉身夾在了警方的盾牌、警棍與激憤的民眾之間,不斷呼求雙方克制,就這樣一路苦撐到天亮。至今我腦中不斷出現這些青年幹部及志工們,被擠壓的身驅、扭曲的臉孔,叫大家後退的手勢,還有沙啞的呼喊聲。坦白說,他們所承擔、背負的壓力,並非我們第二線指揮系統所能體會。
  即使主辦單位和群眾高度的自制,但這場驅離行動中,衛福部統計有54人受傷,廢核平台則蒐集到74人回報受暴情形,其中有23位遭到警具攻擊,至少有5位女性表示受到男警的言語及身體上的攻擊及騷擾等。
  請問,相較於這次行動的高度自我克制,郝龍斌市長在下令警方揮舞警棍,以暴力激化對立時,又是什麼樣的心態?當所有體制內尋求社會正義的管道都已封閉,當國民黨為所欲為,代議政治已崩壞到底的時候,人民還有什麼選擇? 

還權於民才能和解

  江宜樺院長下令警政署對「新型態群眾運動」,立即執行公權力排除,警政署要對抗爭者採取的「預防性羈押」,以及郝市長任意指責在街頭的人是劫機犯,不僅無法澆息人民怒火,反而是為激進路線加添薪材,為抗爭者強化意志,準備讓台灣社會烽火連天。為今之計,只有執政者深切的自省,和公民社會對話,展開一系列還權於民、民主深化的政治改革,才有可能讓社會和解。
  否則,往後的社會衝突,就不是夾在警方和群眾之間的青年幹部,可以用肉身平衡的大洪流。 
蘋果日報同步投書:http://goo.gl/d8BpE0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