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路】吃披蕯與反核電





文☉李根政

有一對從事藝術創作的戀人在橋仔頭糖廠經營手工披蕯,他們說,店裡的五種披蕯配方,都是來自上界「宇宙光」的指示,大部分是素食,唯一的葷食是蝦子和蛤蜊--宇宙光指示不吃帶血的動物。我去吃了一次,覺得風味獨具,還想再去。

不過令我更感興趣的還有他們的生活哲學,以及神奇的「汽化爐」。這是一個藝術家呂沐芢先生的實用創作,用不鏽鋼做了一個高效率的火爐子。爐子的結構分內外二層,中間是空心的,用來導熱。爐子裡層有個隔板,下面用廢木料起爐火,上面可以來烤披蕯;剩餘的廢熱被導引至上方,先經過左右二個烤爐,可以用來烤地瓜和麵包,然後經過二個煮湯的小鍋子,最後的熱能從中間最上方排出,這裡還可以煮一鍋比較大的湯或者炒菜。總之,這是一個燃燒效率高,可以同時煮很多種食物的爐子。

這對戀人叫奈特和烏特,他們打算存夠了十萬塊就結婚。

存十萬塊對於生活節儉的上班族,可能不是難事,但對他們來說就有點難。這個汽化爐,一次只能烤一個披蕯,即便是假日,一天也只能賣個二十個左右,扣除每個月一萬塊的房租,還有材料費,賺不了什麼錢。但是,對他們來說,賺錢並不是最重要的事,生活才是重心。他們不想要急急忙忙的大量化生產,要的是可以和客人邊聊邊做,交流理念,分享生活。

最近,日本的核災讓舉國上下看到核電的危險,「非核家園」似乎看到了一些實踐的動能。然而,經濟部一再「恐嚇」人民,沒有核電,台灣的電力供給會不足。對於這種恐嚇,宇宙光實驗所的模式提供很好的對照和省思。
宇宙光實驗所的汽化爐可以同時用來烤披蕯、地瓜、煮湯、煮飯…,盡可能的利用木材的熱能,而且用的是廢木料。不過,同樣的木材,同樣的時間,在野外炊事可能只能燒一壼開水。這就是使用了同樣的能源,但因為效率高,所以生產了更多東西,創造了更多的產值。

然而,台灣供電比重最大的燃煤電廠,大部分的發電效率竟只有40%,廢熱完全沒有回收;台灣的工業生產從1992年到2008年至今,能源效率(耗能與產值比)越來越差,高耗能產業(石化、造紙、水泥、煉鋼…)耗用了大量的能源(30%以上),創造的產值卻越來越低(5%以下)。

打個比方,台灣的發電和工業生產使用能源的方式,還停留在戶外燃燒木材炊事,或者傳統爐灶的作法。如果我們能夠提升發電效率,回收熱能,提昇工業生產的能源效率,減少高耗能產業,即使關掉所有核電廠,也不會有缺電的問題。更何況,台灣在去年尚有30.2%的備用容量,而三座核電廠的備用容量僅占10.6%,更有條件廢核。

宇宙光實驗所的汽化爐,雖然只是個小而美的實用藝術,但直指解決能源問題的根本邏輯。對於奈特所連接的宇宙光我無從證實,但我相信重新連結土地,聆聽自己內在和天地的聲音是當代工業文明的救贖。

這幾天,地球公民義工群組裡有位年輕媽媽就說:「雖然物價都在上漲,但是我寧願付每度4元的電費,也不要擁有無法計價的恐懼!!」

日本核災無疑是對當代科技文明、物質主義的警示,也是關乎人類社會價值的選擇。

這對戀人的生活實踐未必真能改變這個世界,但告訴我們另一種生活是可能的。今晚,我和一群朋友要再去找耐特和烏特,品嘗神奇汽化爐烤出來的披蕯*。(*本文於2011.3.30寫作,如今這對戀人已搬到恆春生態農場。)


〈關掉核電廠,台灣更美好!〉
探討這個問題,要先了解台灣有多少「備用容量」,也就是閒置不用,以備不時之需的電廠。
依據2008~2010年陸續能源局公布的「長期負載預測及電源開發規劃」顯示:2008年備用容量率25.6%,2009年是30.2%,同一年,三座核電廠的裝置容量比例僅有10.6%。如果能源局的資料是正確的,那麼即使現在關掉三座核電廠,台灣還有20%左右的備用容量,而日本的備用容量不到10%,德國更僅有5%。30%的備用容量代表全台有近1/3的電廠是處於閒置狀態,是嚴重的浪費。
台灣擁有如此高的備用容量,但是台電公司卻老是恐嚇人民說,不蓋新電廠幾年後就會缺電…。這絕對不是真的。
如果從現在起,透過能源稅、能源管理法等政策工具,抑制高耗能產業的成長,致力於提高效率,節約能源,發展再生能源,不僅不會缺電,更有機會讓「電力需求零成長」,甚至達成「耗電負成長」,讓台灣真正邁向低碳社會。
核四廠的興建已經走過漫長的17年,預算三度追加至2,737億元,目前立法院正審議第四度追加142億的預算,一路直逼3,000億。如果當初拿這些錢來推動節約能源,提升既有電廠的發電效率,推動回收熱能等「無悔方案」,就不會讓社會為此爭議和虛耗了十年。
福島核災證實了低碳靠核能是「請鬼拿藥單」,和魔鬼交易所付出的代價,不僅止於核災,還包括阻礙台灣邁向真正的低碳社會。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