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污染】我愛灣寶 不要工業區

文.攝影☉李根政

△兼具生態、生產與地景美感的防風灌叢。

△陳幸雄會長站在自家的稻田旁。

在灣寶,我看到最有自信,樂於從事農作,不迷信工業發展的農民。
在灣寶,農地經過完整的重劃,土壤改良,灌溉、排水、產業道路佈設健全,是極佳的農業區。

位處苗栗中港溪口南側,距台灣海峽僅1-3公里的灣寶庄,由於東北季風強烈,每一、二分地的農田之間都種著防風的灌叢帶,早期應是以木麻黃、黃瑾、竹林為主,後來則栽種林務局免費提供的朱瑾、白千層等植物,地被層則自然生長著月桃等常見的本土植物。防風功能取向的灌叢不僅豐富了農村地景,更成為野生動物重要的棲息環境,這是台灣西南沿海許多農村共同的特色。同時,因為「風」的吹拂,減少許多病蟲害,農民說:同樣的作物,灣寶可以比其他地區少噴好幾次農藥,是發展有機農業極佳的地區。

灣寶庄的北側是一高程介於5-65公尺之丘陵地,大都為國有保安林,之後地形從東北往西南緩降至不到1公尺,如此緩坡的排水自然極好,目前種植的作物有稻米、花生、西瓜、地瓜等,質量均佳,據種植稻米的灣寶愛鄉自救會會長陳幸雄先生表示,該區每甲稻米可收成11,000斤以上,扣除用藥、肥料仍有獲利。
筆者現場參訪洪箱女士所種植的花生,顆顆碩大飽實,不施農藥、無化肥,甚至不除草,造就雜草與花生共存的「野田」。當日正值主婦聯盟合作社吩咐200斤交貨,全家人總動員在田裡拔起花生植株,手捻一顆顆的花生入桶裝袋,大人、小孩在充滿泥土香味的天地之間工作,偶有朋友來訪,聊天、撥幾顆新鮮花生入口,如此鄉野情趣令人流連。





△洪箱女士和家人正在田裡收成花生。

雖然,這裡同樣面臨酸雨、氣候變遷的威脅,但許多農民仍然對灣寶的農業充滿信心。

「風頭水尾」原本是許多雲林台西、彰化大城鄉親,自怨自艾,視為落後、蕭條、謀生困難,種種負面表列的地理特徵,並且以此做為爭取高污染工業區設置的重要理由。但是,在灣寶「風頭水尾」卻變成一種優勢、特色。

在地的畫家洪江波先生,用膠彩、水墨畫著家鄉的地景,細膩的歌頌著田園、山水,層疊的山巒、金黃的稻穗、被風雕刻塑形的木麻黃…,還有許多宛如處女地的台灣山川,表現一種靜謐唯美的台灣風土,令人著迷。在我走訪台灣土地的十幾年間,我一直夢想著有人(或者自己)能夠刻畫出這樣的美感,填補台灣人對土地美感的空窗。洪江波在他的故鄉後龍──灣寶做到了,對於一個執著過藝術創作的我來說,有著些許的羨慕,甚至嫉妒。

當今世界的文化強國,無不費心保護、活化該國代表性文學家、藝術家所居、所遊之地景與文物,日本17世紀徘人松尾芭蕉行旅之處──「奧之細道」,成為日本最著名的旅遊勝徑,豐厚了該國之文化,我在十幾年前造訪後,至今仍印象深刻。洪江波或許還未被認可為台灣本世紀代表性藝術家,但其描繪的土地及藝術成就,絕對是不可忽視的藝術家之一。

單憑筆者半天行腳之觀察與體驗,就領受灣寶在台灣無可取代的文化、社會、永續產業之價值,如有機會細細深究,必然不僅如此。一個稍有見識之政府,實應細心呵護才是。




△ 畫家洪江波的家也被列入強制徵收。

然而,苗栗縣政府對於灣寶交織的豐厚人文、地文卻視而不見,1996年硬是要在這裡規劃一個科學園區,在沒有照會任何住民的情況下,以超低地價爭取園區的設置,成為三個候選園區之一,之後因土地價格與國科會談不攏而停擺;但縣政府仍不死心,2007年又劃設一個362公頃的後龍科技工業區,預計要引進食品、化學、橡膠、機械、電腦、通訊、視聽電子、運輸工具、醫療器材等製造業。其中25%要用到保安林地,其他則要徵收200多公頃的農地,涉及4、500位地主。

台灣經近半世紀之工業發展,已付出慘痛的代價,我們失去乾淨的水、土、空氣,失去了故鄉的記憶,變動之快,甚至令遊子找不到歸鄉之路。如今住在工業區附近的人民,正淪為環境公害難民,飽受各種毒害。或許台灣有許多人仍有著工業等於高度就業,賺大錢的迷思,但灣寶人很堅定的說不要。

單憑這樣的覺醒,對農業、土地的執著,就是一種難得的價值。一個號稱民主體制之國家,何以如此霸道,要強徵民地,毀棄珍貴的農業生產環境?

後龍科技園區開發案,正在內政部區域計畫委員會、環保署環評會審議之中。農委會罕見的表示「不同意農業用地變更為非農業使用」,灣寶農民和環保、消費者、農運團體,以及專家學者也合力向二個委員會陳述反對意見,抗議苗栗縣政府之暴行。就國家糧食安全、濫用土地徵收權力、侵害人權、農業與農村價值等面向多元論述,期能喚起國家機器之理性良知。在此期間,雖獲多數委員認同,但在台灣政治指導、破壞式經濟掛帥之情勢下,灣寶仍有可能被出賣。

在此呼籲當局、有識之人民,齊力否決後龍科技工業區,給灣寶──台灣一個希望。

作者/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2007.7.17灣寶行後記)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守護森林】台灣山林的悲歌

國共一笑泯恩仇,人民放那邊?(2015李根政的家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