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反省】台灣希望2008

李根政,地球公民協會執行長  <2007.09.13>

1995年我輾轉從金門、台南市到了高雄任教,剛來到這個城市的課餘時間,我戴著口罩坐在民族路旁畫著「悲情半屏山」,接著我畫著鍾愛的柴山,十幾年來,我走過被污染的大地、殘破的山林,投入一場又一場的環保運動,一個新移民漸漸產生了與土地深刻的鏈結。

如今,我深刻體會到:滋養我們的土地是文化、社會、經濟的根。我的經驗是,如果每個人都好好重新認識台灣二百萬年的自然史,百年開發史,對於台灣生界報以更高的關注,將可以超越黨派、族群、世代,讓彼此形成一個生命共同體,產生真正的土地認同感。

台灣經過4、50年的經濟發展,犧牲了最弱勢的農、漁民,剝削了不會講話的森林、土地和河川,如今真正的原始森林只剩約百分之二十幾,被毒化的農田超過五萬公頃以上,工業劇毒物每年數十萬噸被非法棄置,半數河川遭受程度不等的污染,幾十年前可以摸蛤仔兼洗褲、大口呼吸的天然環境,已經在這二代左右給斷送,我們留給子孫的是污濁的大地。

可惜的是,目前各政黨的政治人物由於對台灣生態的無知,加上私心自用,還是繼續以傷害土地,餵食人民興奮劑的方式來發展經濟,他們嘴巴講的愛台灣,實際上卻是在害台灣。

不論誰先來後到,相較於地球乃至台灣島的大化流轉中,人只是轉瞬間的過客,作客的人當對大地謙卑、惜福、感恩。今年我教書滿17年,決定辭去教職全心投入環保運動,希望補償一點人在世間對地球的傷害,這是我認為最有價值的事。

(李根政口述,袁庭堯整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份心痛的名單】興建湖山水庫,損失的野生動植物…

台灣大伐木時代,到底砍了多少樹?

真正的人道是解決污染,不是遷村